♥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0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法之導師(善法周年文)

鳥,在許多的宗教經典上,都被遵奉為具有不凡力量的神祈。 牠們具有雙翅,能夠在人到達不了的天空飛翔。因此,牠們可以從天廳帶來神佛的旨意,將神佛的恩賜或災罰降至人間,是非常具有靈性的動物。更甚者,牠們有屬於自己獨立的國度,在超脫凡俗之外的聖域。 而在鳥類的王國中,吉祥鳥就是統宰一切的王。 吉祥鳥又稱做歡喜鳥,換個通俗的說法就是布鼓鳥。相傳布鼓鳥能帶來一切幸福的旨意,牠的叫聲可以讓乾涸的土地受到甘霖的滋潤;可以讓莊稼人種植的作物豐收;可以讓含苞的種子萌芽盛開;可以讓疲沓的病體轉為精神抖擻;更可以讓畜牧的牛羊長地健壯標肥。 而如果在聽見布鼓鳥的叫聲是飢餓時,則一年都會是困頓寂寥,有一餐沒一餐的失魂落魄;聽見布鼓鳥清晨的啼叫而仍鬆懈懶惰,不肯起床的話,未來的一整年將會被病魔纏身,臥床難起。 善法天子在還沒有出家前,俗名姓蘭,名妙善。他是個天賦異秉的孩子,到了十三歲都未曾開口說話,喜歡安靜不喜被打擾,最喜歡拿本經書,坐在河岸邊被河水和青草的芳香圍繞,一字一句去探索經典上的禪意。他喜歡自然,大自然一切是這麼樣的美好,而陪伴他的,除了明媚的風光之外,就是幾隻閃耀著銀色光華的銀鴒。 銀色飛鴒看起來不像是實體,反到像是霧氣凝集而成的幻影。銀鴒三三兩兩在善法天子周圍飛舞,偶爾停在善法天子的肩膀上,張著圓滾滾的眼睛,像個好奇寶寶,陪著善法天子一同看經。善法天子有時會問問銀鴒的看法,銀鴒會點頭,搖頭,甚至梳理身上的羽毛作為回應,最調皮的是還會再善法天子的掌心中縮成一團毛球摩蹭。 後來研讀更多的佛教經典之後,善法天子才明白,從小陪伴他讀經修行的,就是傳說中的吉祥歡喜鳥。 寅時起床梳洗完畢之後,善法天子就在法善聽禪打坐虔修了兩個時辰,幾隻銀色的飛鴒不安分地在窗櫺上或蜷或站,還有的在抖著翅膀整理羽毛,甚至有些還在打瞌睡,但在法善聽禪內,除了打坐榻前的檀香香爐飄著薰香之煙外,安靜地沒有任何聲音。 打坐完畢,善法天子吐吶調息後緩緩張開眼,布鼓鳥們像是得到允許般,開始發出細小的咕咕聲。善法天子嘴角牽起一抹很淡很淡的微笑,慢慢伸出左手,其中一隻應該是頭頭的鳥兒,拍拍翅膀,振翅飛到了善法天子的掌心上,歪著頭看著善法天子。 「妳又和同伴來陪吾一起修行嗎?」 像母雞窩著,抖抖像是毛球的身軀,布鼓鳥點點頭,咕咕叫了幾聲,而後一個翻身咕咚倒下,用小小的頭在善法天子的掌心上摩蹭,模樣忒是可愛。善法天子看著布鼓鳥在向自己撒嬌的模樣,又好氣又好笑。布鼓鳥似乎能察覺善法天子心中的想法,笨拙地翻過身,用小小的嘴巴輕咬著善法天子胸前的垂髮,一向表情拘謹不茍言笑的善法天子,臉上的線條是平常難得一見的柔和。 「吾心中有一事困擾,勘不破。」 「咕-咕──咕──」布鼓鳥像是在問什麼事。 昨日,僧侶成列,在莊嚴肅穆的法螺和法鼓聲中,從萬聖巖正門入口的兩側牆上,兩幅巨大的掛幔一指指在眼前呈現,這兩幅佛像是萬聖巖數千年來傳承的珍寶,在每年的薈供法會上,這兩幅掛幔都會以焚香祝禱,法螺衝霄的傳統儀式中,讓僧侶和眾人瞻仰,共沾法喜。 其中一幅是大日如來,高二十三庹九十一指,另一幅則是阿彌陀佛的法相,高約有將近二十八庹。萬聖巖內中有無數殿宇,以供奉大日如來的大日殿為中心,四方延伸有執戒殿、菩提殿、彌陀殿和普賢殿,主要四殿再成放射狀延伸出去,則有三輪身塔、佛指舍粒塔、如來之巔、文殊禪舍、不空成就如來院等屬於萬聖巖外圍的建築。 當掛幔一指指在眼前展現,善法天子滿心法喜,心中的感動無以附加。儘管燃燒吉祥松枝產生了乳白色的煙霧,但心中有佛,無處不見佛,善法天子不受煙霧影響,眼中凝視垂掛的大佛像,雙手合十,虔心頂禮。 僧人齊念法號,伴著震撼人心的法螺,佛光普照萬聖巖,大地一片祥和光輝。 佛光普照?善法天子突然心念一動,看著在身旁的聖尊者,思及了聖尊者化出的惡體,目前躲藏在異度魔界的襲滅天來。惡者正在等待時機,蠢蠢欲動想要危禍武林稱霸天下,為什麼一心向佛慈悲的聖尊者,竟會化出如此冷靜無情的惡體? 誰是佛?誰是魔?魔者有佛軀,佛者存魔念。 墮入般若皆執著。對於襲滅天來,他只有除惡務盡的心情,但襲滅天來是聖尊者一步蓮華不完整的一半,是襲滅,也是蓮華,是佛也是魔,集所有惡念思想魔性的一半,這樣的聖尊者是完整的嗎?還有菩提天池的吞佛童子,聖尊者為什麼汲汲營營想要讓他回歸本性? 吞佛童子的本性是誰?一劍封禪?洗去了記憶,在佛法的沐浴中,魔者有可能會成為佛嗎?與其執著在一人,為何不選擇執著於唇齒相依的萬聖巖?魔性若能輕易洗去,佛道就是戰勝了魔之闇路嗎?紅蓮寺和圓教村,難以估算喪命在魔火下的亡魂有多少,這些罪,是回歸人性的吞佛童子,就能免去的責任嗎?一聲道歉,一句懺悔,並不能讓離開的生命重生,也許只能當作贖罪償還的一個形式罷了。 二分之法,卻是越參越不透,越陷越迷惘。 『天子,你的心浮動了。』一步蓮華雙眼未開,但對於同修的疑惑瞭若指掌。 『聖尊者,善與惡若于心,那麼,心是佛還是魔?』 『佛與魔,殊途同歸。心,只不過是決定的方向。』 『佛與魔,各入輪迴。心,該是明白決定的方向。』 『眾生皆有佛性,在於能不能激發。』 『佛性非是建立在濫用的慈悲之上。』 『定見雙界之分是心魔。』 『執著渡魔非是真佛陀。』 僧人的恭請聖尊者焚香之語,打斷兩人尖銳的言詞交鋒。辯道論經在萬聖巖是很常見的,善法天子和一步蓮華的起心動念都是善,只是對善與慈悲的定義和接受程度不同,兩者的個性大相逕庭,身為萬聖巖住持的一步蓮華,和身為即導師的善法天子,每次的唐加都是讓眾僧聽地如吃如醉,受益無窮,精采的論道甚至吸引了潛伏在地底的土龍,紛紛鑽出地面聽經。 「吾心中是否存在迷障的修羅,是魔。」 布鼓鳥先點點頭,而後搖搖頭,鳥兒的答案恰與善法天子的內心相符,矛盾不解,不知應該如何參透。手一揚,布鼓鳥振翅飛起,一邊鳴叫,一邊在善法天子的周身飛了幾圈。 「妳說,吾能正視修羅的存在,也是一種佛?」 停在善法天子的肩膀上,鳥兒拍著翅膀,堅決地點點頭。而後聽見法善聽禪外頭,頭陀僧吆喝著早起的鳥兒快來吃青稞,布鼓鳥飛回同伴身邊,一群鳥兒就這麼飛出法善聽禪。善法天子推開窗,看著朝陽已經升起,淡黃色的光芒就有如佛陀的指印,在法善聽禪中淨化了一切迷惘瞋痴。 陽光照著善法天子未戴即導師法冠的寶藍色髮絲,反射的波光,讓髮瀑有如流動的活水水面,也如不受污染純淨的天池湖水,波光瀲灩,只有雪的白和湖的藍。岸邊盛開的雪蓮,迎著風送出淡香,儘管身在偏遠的重山峻嶺,但迷人的香氣依然隨著風,散佈到天下的各個角落。 善與惡,是自然的相對存在。就有如有天就有地;有陰就有陽;有白天的日就有夜晚的月;有光明就有黑暗;有簡單就有複雜;有分離就有相聚;有拾起才有放下。沒有星系在軌道的運轉,就不會欣賞到白天和黑夜不同的美;沒有經歷過失敗的痛苦歷練,就不會明白成功的美好滋味;只想求道,想放下一切俗世苦,卻沒有得到過人情間的酸甜苦辣,永遠不會明白什麼是放下。 即導師,謹守佛門之規,並且熟讀各部法門經典。這三個字所代表的,是嚴謹律己也待他人,無所驕無所任縱,身為佛門一份子,就該執其戒。但善法天子所寄望的,卻是執善之法。善法善法,善之法則,持法不該只是嚴且無縱,法非是死物,該依善而行,才是真法。 人生就像遭遇無數的十字路口,必須選擇該往何處去。選擇的道路可能是一片坦途,但也可能困難重重。有可能選擇的路永遠到不了想要到達的終點,也有可能與目標擦肩而過,但也可能一帆風順,順遂地到達想要追求的道上。 即導師扮演的角色,不是鐵腕決定入佛門修行者該走的道路,而是讓他們選擇自己要走的道路。主宰心的是自己,每一條路都可能會得道,修行之路沒有絕對的對與錯,而是依善而行,取決於心中的的目標,就算誤入歧途,即導師不會責備,只會提點迷惘之人,為什麼選了不恰當的路。 給予指責,不如給予開導。 持善而行,法之導師,大日殿即導師──善法天子。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