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0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問雪尋梅(問梅)

話說仙靈地界和地獄島雖然素有交情,兩組織的官員也向來從殷家指派,但自從神之女和靈之子的繼承傳統被女媧娘娘和聖閻羅打破之後,指派官員成為女神和閻君的任務,也因此,兩個組織在玄之月和瞳之陽兩天,照例要進行彼此的官員介紹。 今天正好是玄之月,仙靈地界早就準備好要迎接地獄島派來的二島主大駕,為了日後公務上的方便,仙靈地界本來想將『彩虹神官組』七人全數召集,誰知道組長梅神官白璇璣因為要參加同修會而不克出席,女媧娘娘別無他法,只好讓白璇璣的位置空著,等二島主來再好好解釋。 不一會,來人已經通報二島主已經蒞臨仙靈地界,正氣凜然的問天譴十足公式化地向女媧娘娘帶來閻君的慰問之意,並且送上拜帖,請瞳之陽當日女神能大駕光臨地獄島,好向女神一一介紹地獄島的新人力。 女媧應允,接著設宴款待問天譴,也順道一一介紹仙靈地界的靈魂人物──彩虹神官組。看著眼前站著一排人,問天譴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他不善言詞,更不擅長和人打交道,不過既然雙方在公務上有往來,他也要努力盡到該有的責任。 「楓神官。」 問天譴朝一名手拿斷瑟琴,頭上插著幾片楓葉的俊朗男子點頭致意。 「菊神官。」 問天譴朝一名手拿象牙笏,鞋子上裝飾著一朵朵菊花的可愛女子點頭致意。 「葵神官。」 問天譴朝一名手拿向日葵,笑地十分青春洋溢充滿陽光的正太點頭致意。 「柳神官。」 問天譴朝一名手拿翠楊柳,髮絲如綠波潮浪的秀氣男子點頭致意。 「荻神官。」 問天譴朝一名手拿涔玉笛,一身藍底牡丹花裙裝扮的女子點頭致意。 「瑾神官。」 問天譴朝一名手拿深色錦,表情看起來很僵硬的男子點頭致意。 「梅神官。」 問天譴朝…… 問天譴正想向梅神官點頭致意,猛一抬頭卻不禁因為訝異而倒退幾步,心跳開始加快,胸膛開始劇烈起伏,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從心底湧上來,他有些慌張,想要掩飾自己的不安,好歹他也是身為地獄島的二島主,怎麼可以因為如此就手足無措? 強壓內心的波濤洶湧,問天譴還是保持著微笑,點頭朝『梅神官』致意,但心中不禁佩服女媧娘娘的處之泰然。 『沒神官……果真沒神官……』問天譴的心裡話。 「啊…...」女神輕嘆:「梅……唉…請二島主見諒。」 「噢……」問天譴的表情有些茫然,『沒』神官還能佔缺? 「這樣吧,瞳陽之約吾會請梅神官代吾前往,以表今日未能出席之罪。」 「娘娘言重了,問天譴會盡地主之誼。」 『都沒神官了,女神到底會派誰來?』問天譴就是木訥到這麼可愛。 不過我說二叔,你的神經跟遠古時代的恐龍系出同源嗎? ===*====※====*=== 好不容易等到了瞳之陽日,梅神官白璇璣一早就準備出發前去地獄島,想當然爾,地獄島大擺筵席宴請神官蒞臨,梅神官一貫優雅從容,圓潤的臉龐氣色紅潤,美麗的杏眼看著地獄島的一切,紫紗水袖輕甩,如仙女出塵的儀態,加上梅花的冷傲艷美,更是吸引了向來鮮少見到女子的地獄島眾人目光。 就在內廳,無聊到爆的三口劍本來想拉著四非凡人陪他鬥嘴,誰知道四非凡人一口回絕,說要去閻摩殿看仙靈地界來的大美人。這讓三口劍非常不爽,原來『有美女無姪兒』就是在說四非凡人這種人,沒好氣拉住正要往外走的四非凡人,三口劍問:「喂,真要這麼沒人性?」 被老爹抓回來關禁閉已經夠悶,居然連陪他說話都拒絕?! 「喂,好歹我也是你的長輩,說話這麼沒大沒小。愛美是人的天性,怎麼能說我沒人性?」 「唉……」三口劍裝做很委屈:「是啊是啊,從小你就最『疼』我,偷偷告訴我要怎麼溜出地獄島…默默送我去江湖上為所欲為…用心良苦啊!」 「臭小子,小小年紀不學好說什麼五四三?」四非凡人拼命想逃,但三口劍卻硬扯他的衣服,簡直像快撐破了。「我只有這一百零壹件,弄破了你要賠!放手啦!」 「這……」故意裝作為難的樣子,三口劍扯四非凡人的衣服更用力,然後突然放手,接著說了一聲:「好好去看啊!三──叔──」 突然聽見三叔這個字眼,四非凡人立即渾身像通電中了邪一般,面目突然變地猙獰不已,但步伐變地輕盈,手舞足蹈地朝大殿走去。三口劍憋笑,看著四非凡人異常的舉動,心裡總算舒坦一點點了,何況他剛才還趁其不備,偷偷塞了一台小型錄音機到他的袖子裡了,嘿嘿── 四非凡人罹患一種奇異的病症,到現在還沒有辦法治癒。『特定詞彙癲狂症候群』,平時幽默風趣談吐自若,但只要聽見『三叔』這兩個字,就會像神經接錯線一般,呈現幾分鐘的短路,而且事後會對短路期間的所作所為完全沒有記憶。不陪他聊天嘛,好啊,他就讓三叔和美女聊天聊個夠。 等到四非凡人走去大殿時,症頭已經退了,聖閻羅、鬼伶仃已經在和梅神官閒話家常,四非凡人一見氣質出眾的梅神官,隨即很有禮貌鞠躬行禮,開口說話了。「哈囉,我是地獄島三島主四非凡人,請問妳……」 『三叔──』 梅神官正要回答,四非凡人突然吐出舌頭露出色瞇瞇的樣子,手不安分搓著,油腔滑調說道:「妳的三圍姓名電話號碼?」 聖閻羅熊熊被這個問題嚇到,鬼伶仃更是拋給四非凡人一個『怎麼會這樣』的不解眼神,但梅仙子畢竟是見過世面的,白璇璣面色一凝,還是保持極佳修養及禮貌,水袖輕甩回答:「抱歉,個人隱私,恕不公開。」 「美女啊,就說一下嘛,我很有誠意要跟你交……耶?我剛剛講到哪?」面部猙獰的肌肉恢復正常,四非凡人看著面前臉色欠佳的三人,疑惑不已。 「三島主真是幽默風趣。」冷嘲。 「三哥……」鬼伶仃抓抓頭,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三弟,你無恙否?」聖閻羅好心問一問。 「我很好啊,是說……」 『三叔──』 面部肌肉再次抽蓄緊繃,四非凡人突然跳上聖閻羅的身,像無尾熊抱尤佳利樹一樣緊緊抱著聖閻羅,手在聖閻羅的臉上摸來摸去,腳在聖閻羅的身體上蹭來蹭去。「是說,我們兄弟好久沒親熱親熱了…來一個嘛──」 「三弟你做什麼?!」 聖閻羅一怒,爆發的內力將四非凡人彈開,眼看就要以拋物線落下,鬼伶仃正要去接三哥,四非凡人卻用自身內力好端端的降落,然後眼睛朝梅神官眨啊眨的,看來是要對梅神官伸出魔手。 就在鬼伶仃要犧牲自己營救梅神官時,一道黑影瞬間從外頭閃入,恰好阻擋在梅神官和四非凡人的中央,同一瞬間,症頭消失,四非凡人又是一臉茫然看著正氣凜然的問天譴。 「唷,『二哥』你來了。」平常四非凡人都是叫問天譴老二仔。 「真是丟地獄島的面子。」 拂袖,問天譴順勢把四非凡人拉開,朝梅神官陪罪。接著從四非凡人袖子裡把小型收音機給搜出來,四非凡人一見,馬上知道發生什麼事,袖子捲捲氣沖沖碎碎念了幾句,馬上衝進內廳,準備找三口劍算帳去了。而聖閻羅朝鬼伶仃使了個眼色,兩個人很有默契地靜靜搬了凳子,拿出預先準備好的涼茶,準備欣賞『木頭救美人』的愛情芭樂劇。 「妳無恙否?」 「多謝你出手替我解圍。」 甩起水袖,梅神官身段優雅欠身,低著頭打量救他之人的穿著。布料是沉穩的黑,剪裁刀法樸實無華,衣服上頭沒有任何綴飾,就連腰帶也是一般的緞布織成。指甲修地平整,沒有戴手環或戒指,黑色羌皮靴像是上過油般閃亮,可見他是個一絲不茍,講求務實的人。 問天譴的直線思考讓他很直接的,伸手將梅神官扶起,但就在手碰到那白皙藕臂時,才驚覺對女子如此動作十分無禮,連忙收手,梅神官感覺到他的率直和木訥,順著問天譴的手勢起身,頓時四目相交,如天雷勾動地火。 「姑…姑娘不必多禮……」生平第一次講話結巴,除了大嫂,他從來沒在地獄島見過別的女人。 掩嘴輕笑,白璇璣看著問天譴那張雖然有稜有角卻十分溫柔的臉,加上手足無措的表情,端正五官,堅硬線條竟然泛著紅暈,不禁對此人有了不同以往的好感。「吾是仙靈地界梅仙子白璇璣,請問壯士是?」 哪尼? 梅……梅神官不是沒……沒神官……問天譴本來以為,身為『彩虹神官組』的組長梅神官,一定是個手腕高超,漠然對世事之人,才能成為仙靈地界女媧娘娘之下,成為最受信任的大神官。想不到梅神官竟是一名如此脫俗的女子。雖然美麗動人,丰姿綽約,但也如梅之名,有著冷傲淡然的一面,可舉手投足處處散發成熟女子的魅力,讓他身體有些發燙,頭也有些暈,可能是感冒了。 要不就是敬她如大嫂,所以才會這麼拘謹。 「罪…罪劍…」生平講話第二次結巴,調適調適……多調適應該就可以改善。 「嗯?」最…最…...賤? 一向話不多又最體貼的鬼伶仃,馬上知道梅神官語氣中的猶豫,因為當大哥第一次介紹二哥給他認識時,他也是這個錯愕反應。「神官,罪惡的罪,刀劍的劍。」繼續喝涼茶。 誤會釋然,梅神官又是一笑,問天譴搔搔頭,二笑留情,他對梅神官的好感度又向上提昇數分,自我檢討方才自介太唐突,無怪乎大神官會這麼驚訝。「問天譴。」 「天……天譴?」 這時鬼伶仃很認真地點點頭。「是,就是天譴。」 問天譴這下不知該感謝還是感嘆四弟的解釋。「在下地獄島二島主,罪劍問天譴。」當問天譴面對梅神官講話不結巴的時候,就知道二島主的神經又被帶到了侏儸紀,正直的人理性總是超過感性許多啊…… 「好名字。」嫣然一笑。 三笑留情,祈禱美人笑能暢通阻塞的神經。 ===*====※====*=== 閻君和女媧娘娘很有默契,像是要故意措合他們兩人,各安排兩人負責類型相似的工作。梅神官每月要負責傳書詢問地獄島,是否有悔悟之罪犯可移交仙靈地界洗淨感化,而地獄島的接收窗口,就是問天譴。 而每三個月一季,雙方的負責人要會面,拿出罪犯名單清點是否有所疏失。這一條法規以前是沒有的,想也知道閻君和女媧娘娘是為了什麼而制定。哪怕閻君命四非凡人把見面場地佈置地滿是玫瑰花,哪怕鬼伶仃自動自發準備了小菜和佳釀,兩個人會面永遠講的都是那幾句話,會晤時間絕對不超過一刻鐘。 『大神官,這是名冊。』 『嗯。』 『核對可有錯誤?』 『二島主記載十分詳細。』 『嗯,問天譴尚有要事,先行告辭。』 『這……』 『大神官有什麼話要說?』 『這……這些酒菜要如何?』 『四弟廚藝一流。』拿出準備好的布包,裡頭有一個竹子編成的提籃,把小碟子和酒通通往籃子裡放。『這些大神官帶回去當宵夜吧。』 …… 『多謝二島主盛情。』梅神官又好氣又好笑又感動又無奈地接過竹籃。 『問天譴告辭。』 『唉……』 『怎麼了?』 『嗯……緝捕罪犯,一切小心為上。』 『問天譴明白,保重。』 當然躲在一旁窺探的聖閻羅和四非凡人,又在捶地扼腕。問天譴是真不知還假不知?梅神官表現的有這麼不明顯嗎?都已經出言想要挽留,讓兩人多談談私事了,這個沒情調的大木頭! 結果搞了半天,兩個人就只有在信上比較熱絡,勉強算得上是筆友。 而地獄島和仙靈地界每年一度『為了他們』所辦的聯誼,更是讓問天譴的不解風情發揮到極點。風和日麗天朗氣清,女媧娘娘率眾神官,聖閻羅率眾島主齊聚玅炎風火地野餐時,眾人像是說好般,很有默契的都會找藉口開溜。 『梅,方才巫歆傳音來報,素賢人有事前來仙靈地界要與吾詳談,吾先行離開,切莫擾了遊玩興致。』光影飛。 『大神官,吾與柳要護送娘娘回祈天空海,告辭。』雙雙光影飛。 『神官姊姊,已經接近中午,吾等要幫神之女送便當,暫別。』菊葵荻瑾四人同時光影飛。 『對了!二弟,聽說劍兒在越霧樹海和月神吵架,吾前往做公親。』問天譴正要表明願意前往越霧樹海,聖閻羅馬上打斷。『醜媳婦總要見公婆,吾也想看看未來的媳婦,好好踏青,懂嗎?』拍拍問天譴的肩,聖閻羅光影飛。 『真的是老了腦袋都不管用了,熊熊忘記等一下和寂寞仔約喝茶,你也知道他那個人龜龜毛毛很難搞,如果我不去陪他喝茶,鐵定又會明來暗去被他嘲弄好幾天,我先來去,再見。』四非凡人光影飛。 『吾……』鬼伶仃正想如法炮製。 『難道四弟也有事要離開嗎?』 『呃……是,二哥。』 『什麼事?需要吾替你分憂解勞嗎?』 『不用,這是鬼伶仃的責任,要查探慕容靈犀的腦識,今天是慕容靈犀腦識最易入侵的天時,事不宜遲,請恕鬼伶仃必須先離開。』骷髏頭光影飛。 於是,仙靈地界剩下白璇璣,地獄島剩下問天譴。 『他們怎麼總是把事情排在這一天?』問天譴皺眉,很疑惑。 白璇璣在心中暗笑這個男人的憨直。『嗯…天時地利,人不合吧,那現在該如何?』當然是繼續野餐,變相的兩人約會,梅神官是這麼想的。 如果對方是情場高手聖閻羅,或是口才一流的四非凡人,也或許是安靜乖巧的鬼伶仃,這個想法會實現的機率是百分之兩百,但是偏偏對象是問天譴,這個想法成功的機率驟降為百分之負兩百。 『今天到此為止,何妨再約他日大家相聚,大神官以為如何?』 …… 『也可。』 問天譴的神經從侏儸紀退化到二疊紀,再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會變奧陶紀。 ===*====※====*=== 又是個萬里無雲的好天氣,皇甫定濤在地獄島的贖祗園和二島主問天譴見面。皇甫定濤是個罪犯,他的罪是因為鑄劍而來,所謂不殺伯仁,伯仁因此而死,身為鑄劍師,看見自己用心血所鑄造之劍淪為惡者的器具,心灰意冷之下決心前往地獄島投案。 問天譴秉公處理,認為他有罪,卻罪不及罰,因此今天要將地獄島特赦的文書交給他,要皇甫定濤前去仙靈地界,女媧娘娘自有裁仲判決。皇甫定濤性喜風雅,心思細膩且多愁善感,闖蕩江湖的經歷讓他的生命觀看似豁達,其實黯然消沉,問天譴知道他是不可多得的鑄劍之才,早就替他安排好了重生之路。 『二島主,罪犯皇甫定濤前來領刑。』 『你非是罪大惡極之犯,否則罪劍不會讓你踏進贖祗園。』 『生命如螻蟻,轉瞬消失去,把握住的到底是人生,還是遙不可及?』 『把握的是可及的人生,這是刑書。』 『唉……四季安靜輪替,時光一去不返,有些事一但錯過了,就是遙不可及。洗罪,又能洗去多少的罪孽?補償?遺憾?如果一句道歉能夠回到過去,世上便無該贖罪之人。』 『這份慈心,證明你的良善,快拿刑書去吧。』 皇甫定濤神色黯然,看了刑書好一會,幽幽抬起頭問道:『那吾去仙靈地界之後,要找誰?』 問天譴一本正經。『信中署名的梅神官。』 眉頭皺成一個川字,皇甫定濤又問:『吾要如何認出梅神官?』總不會要他在仙靈地界門口大喊:梅神官是哪位?皇甫定濤要來受刑囉──這樣沒氣質的話吧?好歹皇甫一脈都是以文質彬彬出名的,他可不能壞了師門名聲。 好問題。 問天譴楞了楞,梅神官的影像躍上腦海,他巨細靡遺描繪回答:『梅神官個子不高,大概到這……』用手比了比自己肩膀的高度。『身穿一襲紫紗長裙,頭髮盤了數個髻,左額上點綴一朵紫色的梅花。』以認人的標準來看,這樣的資料應該夠了,不過,問天譴的回答總會讓人跌破眼鏡。『梅神官五官秀麗,麗質天生,舉止有禮,態度大方,涵養不俗,談吐出眾,溫柔婉約,善解人意,認真負責,氣質脫俗,璇璣聰穎,不愧梅仙子之名。』 …… 『二島主是在介紹娘子是嗎?』這是皇甫定濤的心裡話。 『希望對你有所幫助。』問天譴還是正經八百。 皇甫定濤聞言不禁有感而發:『情人眼中出西施,木頭也有開竅時。多謝島主詳細的解說,吾知道該如何去尋梅神官了。』 果然對愛情有特別研究的皇甫定濤,對於人的感情觀察特別仔細,馬上察覺到問天譴在潛意識中已經對梅仙子有了超乎友人界線的好感,只是要讓問天譴明白這是愛情,梅仙子可能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 自從藉口開溜讓兩人獨處的作戰失敗後,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於是鬼點子最多的四非凡人,提議下次野餐的時候可以玩一個遊戲,叫做“真心話大冒險”,表決同意通過,靜等一年之後的到來。 好不容易過了三百六十五天,這天大家都有空,酒足飯飽之後,四非凡人和柳神官使了眼色,於是『問雪尋梅』大作戰開始!四非凡人先講了遊戲規則,大家抽籤,如果抽到最短籤的人,就必須再抽第二次名牌籤,由牌上之人問一個問題,而且一定要照實回答。 當然,這個遊戲專為公正不痾的問天譴量身打造。 第一回合由鬼伶仃中籤,楓神官發問。 『你最滿意的身體部位在哪裡?』楓神官擺明是故意的。 『……』拋給四非凡人求救的眼神,四非凡人也只好用眼神回敬。別無他法的鬼伶仃,只好納吶說出:『眼睛。』 第二回合由女神中籤,聖閻羅發問。 『玄華,妳覺得莫滄桑有比妳美嗎?』聖閻羅擺明是想討打。 女神一貫溫柔,笑答:『吾是感性美,滄桑是知性美。』 女媧娘娘十分會做人,也難怪可以成為仙靈地界眾人愛戴的指標。 第三回合由梅神官中籤,四非凡人發問。 『假如全世界剩下兩個男人,我和老二仔,妳會選誰?』 四非凡人這招真是高啊!步步進逼讓問題直搗核心,讓問天譴無法招架。聽到這個問題,問天譴馬上出言覺得不妥,但四非凡人卻覺得無所謂,梅神官則是臉泛桃花紅,成熟女子卻有著小女孩的羞怯。『這……』 『那這樣問好了,是我超非凡的四非凡嗎?』 梅神官水袖遮面微微搖頭,答案昭然若揭,問天譴則是覺得心跳少了好幾拍。 『好好好,再來!最後一輪。』 最後一輪“當然”是問天譴中籤,發問者“恰巧”是白璇璣。 『二島主喜歡梅嗎?』 轟!問天譴的臉瞬間成為煮熟的蝦,不只紅通通,還燒燙燙。氣氛頓時變地有些詭異,問天譴一向銳利的眼神轉為柔情似水,不時迴避梅神官的目光。梅神官也是害羞不已,靜靜等著問天譴的答案。 過了好像一天這麼長的時間,問天譴終於開口了。「喜……嗯…喜……歡…」 梅神官更是羞怯了,嫣然一笑,問天譴更是手足無措。接著該是兩人牽手,進而深情相擁,想不到四非凡人的計更高,開口更進一步套問天譴的話。「喂!老二仔,好歹你也是地獄島二島主,這麼簡單的問題想這麼久,講出喜歡還結巴?」 問天譴的臉更紅了。「因為……」男歡女愛之事怎好在旁人面前開口? 「真是雞腸鳥肚小家子氣,我還怕你不喜歡,你都不知道,我超愛梅的。來來來!」像變戲法似的,四非凡人從身後拿了好幾罈酒出來。「這罈,沉香梅釀的『暗香紅』﹔這罈,用白梅釀成的『疏影緋』;最珍貴的就這罈,紫梅釀成的『璇璣醉』,梅酒中的極品呀。今天大夥盡興,不醉不歸。」 接著,只見梅神官笑咪咪地拿出酒杯替大家斟酒,問天譴看了愕然,尷尬問道:「梅…梅神官,妳不是問……問……」 又是如梅花脫俗的輕笑。「問什麼?」 「沒…沒什麼。」 「二島主,這是純釀三百年的璇璣醉。」 「好酒。」一飲而盡,香甜甘醇,還有淡淡的梅香在口中化開。 醉,是璇璣,也非璇璣;是梅,也非梅。 答案在雙方心中,早已不需言語。 ===*====※====*=== 流沙血地,梅神官靜靜注視半身在流沙中的問天譴金像,心中悵然。 數百年來,他們在私事上並無多大的進展,唯一的改變在於,有時問天譴會取來一罈酒,邀兩人在梅樹下小酌。獨處時兩人話並不多,一罈酒盡,開口道別之後,問天譴總是頭也不回走出梅林,讓她的期待落空。 好幾次她想出口挽留,卻又礙於神官的身分難言。兩人最親密的互動,就是有一回,一片梅瓣落到她的髮上,問天譴輕輕替她撥去,如此而已。但暖在心底的窩心,卻記憶猶新。 一半的機率太渺小,但若放棄了,就什麼都成空。 梅神官只盼流沙之氣能護住問天譴的命脈,讓他殘弱的氣息能夠撐到金封化解。若上蒼真的不願給好人一個機會,那她也會永遠記住那瓣落在她頭上的梅,以及流入心底的暖流。 「天譴……」拭淚輕喚。 白璇璣守護著金像,看似平淡的感情,卻是如此濃烈。用情至深不悔,多日不眠不休的看守,勞累讓梅神官忍不住倚著流沙之地外圍的巨石小寐。半夢半醒間,她似乎聽見問天譴的聲音從金像中傳出,柔聲回應道:「璇璣……」 問梅可知音,絲絲盤入心,最真摯的情意,是金封也無法阻擋的一聲承諾。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