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0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馬的煩惱(中秋文。下)

他們很有興趣地聽我講著爹爹和爹地的故事,詳情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很久很久之前,爹爹原本有塊地叫地獄島,誰知被一個叫聖閻羅的人買走之後,很怕爹爹反悔把地要回去,所以就派黑道追殺,爹地就是在這段時間,一直保護著爹爹的。 爹爹要爹地做個心中有愛的人,說這樣會讓劍法更強。爹爹告訴我,他的劍法會越來越精湛,是因為要保護心中至愛之人,因為他不能讓至愛之人受到任何傷害。我有些懵懂,不過我猜爹地應該是要保護爹爹吧,後來加上要保護我。 土地糾紛告一段落之後,在兩個人一起遊山玩水的某一天,爹地認為時機已經成熟,就向爹爹表白了。聽說爹爹原本還有些猶豫,並不想讓兩人的關係成為戀人,不過在爹地一把將爹爹拉向自己,不知道做了什麼之後,爹爹就同意和爹地成為伴侶了。 我問爹爹到底爹地做了什麼,爹爹總是臉一紅,接著又不溫不火地把話題給扯開。我問爹地對爹爹做了什麼,爹地總是揚起勝利的笑容,偷偷在我耳邊小小聲地說出『吻就對了』四個字。 吻?聽起來是個力量的字眼,所以我以後要和喜歡的人告白,也要吻下去。 他們聽了興奮,我講地也很開心,不知不覺天已經快亮了,大家才拼命打哈欠窩回被窩裡睡覺,不過睡不到一個時辰,馬上就被慕老師挖起來練逍遙雲掌。 學堂生活非常充實,老師慕少艾更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文能武又是藥學專家,他的義子阿九也和我們是好朋友,不過同學口耳相傳說老師結婚了,可是我們都沒有見過師母,一直很好奇師母長得是什麼樣子。 某一天,我看見一個長得十分俊俏的黑髮男子,前來找老師。他有漂亮的漩渦眉,紅撲撲的臉蛋,舉止斯文又有禮,身上散發出一種謙遜迷人的特質,讓我不知不覺也被他吸引了。那天晚上我因為尿急出來上茅房,卻看見老師的房門還亮著燈,我很好奇,躡手躡腳隔著門在偷聽他和老師的對話中,我聽見他稱呼自己續緣。 續緣?好熟的名字,我記得爹爹曾經告訴我,武林上有個仁慈的醫者,叫做素續緣。是同名同姓嗎?不過我竟然又聽見老師叫他乖兒子,耶──如果真是如此,那那那……那師母不就是?!我非常得意,因為全學堂只有我知道這個秘密,於是同學們都拿棒棒糖要跟我交換情報,不過爹地曾告訴我,男子漢要有擔當,不該說的就不能說,因此我拒絕棒棒糖的誘惑,決心要保守這個『不能說的秘密。』 中秋節快到了,學堂會放兩天的假,所以我決定回家。我又派出了鴿子傳信給他們,說我會在中秋節前一天回家過節。同樣的信回地很快,爹爹和爹地非常開心我要回去,說他們會給我一個驚喜。 昨天下了課,想了想也沒什麼事,於是一一向同學說中秋節快樂之後,我就帶著簡單的行囊準備回家,扛起包包的那一刻,我突然有點明白『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摧』的感慨了。儘管我在回家的路上買了爹爹最愛吃的鳳梨酥以及爹地最愛吃的烏豆沙月餅,還繞去長濱渡口看煙火,但回家的時間還是比我在信上說的早了一個時辰。 當我走出樹林,已經酉時快戌時了。看見家中點亮的燈火,我真的很想哭,因為回家的感覺真好,一切都是這麼樣的熟悉又親切。我發現家裡的院子已經架好了烤肉架,鐵網下也已經擺著炭火了,而且炭火似乎還有溫度。一旁還有個水盆,走近一看,水盆旁還有個盤子,上頭有著串好的醃肉串,以及玉米、青椒……等我愛吃的蔬菜,還有我最愛的培根夾蔥。 疑?青椒上面還有水漬,應該是爹爹在洗菜吧。可是爹爹人呢?怎麼不只爹爹不在,連爹地也不知道去哪了,難道他們又出門去採買了嗎?我有點疑惑,可是走回家雙腳也累了,我決定先進屋休息,走到門口,正想掏出鑰匙開門,才發現門是虛掩的。什麼?!爹地他們出門竟然連門都不鎖! 雖然說劍墓名字讓人望之卻步,平常幾乎沒有人會來,不過這樣也太沒有危機意識了吧。我走進屋,屋裡還點著蠟燭,表示爹地他們應該才出門不久。就在我喝杯涼茶休息一會,滿足看著家中的擺設之後,突然有細微的聲音引起我的注意。 『啊……策馬天下,輕……嗯…輕點……』 這是爹爹的聲音。 『師九如你忍忍,吹得好…才會舒服……嗯…』 這是爹地的聲音。 『嗯……啊…這樣會痛……唔……』 爹爹在喊……痛?! 『嗯……快了…忍……啊……』 爹地為什麼這麼喘? 我的好奇心又發作了,辨別出聲音的方位之後,躡手躡腳往爹爹和爹地的房間走去。門同樣是虛掩的,我心跳很急,撲通撲通的聲音好大聲,不知道該不該看,看了對不起爹爹和爹地,不看對不起自己。經過理智的掙扎之後,我遵循爹爹的教誨,要對自己負責,所以我選擇要看,才不會對不起自己。 透過細長如針的門縫,儘管並不是十分清楚,但我能確定,我看見讓我臉紅心跳的一幕。爹爹坐在床邊,衣服和頭髮都有些凌亂,爹地同樣坐在床邊,手扣著爹爹的腰,不過是俯著身,頭就這麼……以這個角度來看,他不知道爹爹下半身有沒有穿衣服,因為爹地的頭疑似就在……在…… 在爹爹的腰下方,也就是大腿上方。 不管哪一方,都是最神秘的地方。 儘管年少,在學堂除了四書五經之外,慕老師也有教我們健康教育,所以我已經不是什麼都不懂的毛頭小子了。猜到了他們在幹麻,腦袋裡冒出很多名詞,可以叫做『敦倫之道』、『交合』、『魚水之歡』、『夫妻之禮』,我邊想,邊用最快又最安靜的速度衝出家門,連同將行李帶走,以免留下他回來過的痕跡。 沒錯!我必須!一定!非得在外頭多晃一個時辰,絕對不能打擾到爹爹和爹地的好事,這樣才是他們的乖兒子。 爹地!爹爹!愛如明白!愛如長大了! 不過…… 一個時辰我該晃去哪兒打發時間?煩惱啊…… 走出劍墓,我一直往外走到羊腸道上,把一塊大石頭當椅子,拿出論語重複背了兩遍,包括一次倒背。明天就是十五了,月亮已經開始像盤子一樣圓,伸伸懶腰,抬頭看著天上的月亮的高度算時間,月娘又比方才高了些,看來應該過了半個時辰了吧。 不知道……不知道爹爹和爹地『做』完了沒有? 我搖搖頭,半個時辰也太低估爹地的能力了。於是我打開布包,放回論語,拿起世說新語,繼續在銀色月華下勤勉不懈。爹地和爹爹啊,你們可不要辜負兒的苦心吶。 我暗自立誓,若有一天進京趕考高中狀元,一定要好好謝謝爹爹和爹地的勞苦功高。 ===*====※====*=== 「策馬天下,不要找了。」柔聲。 「不行,我一定要把那塊不知死活的東西給找出來。」 莞爾一笑。「怎麼還找得到?」 「師九如,這是我的堅持。」 「用美的眼光去看待事物,何須將它視為醜陋呢?」師九如看著策馬天下認真的臉,心中十分寬慰。 「碳屑哪不飛,偏偏往你眼睛裡飛,幸好有吹出來,不然我……我……」我會心疼。 漾起一陣甜,不過師九如很會轉移話題。「嗯,愛如快回來了吧。」 「是啊,等他回來就可以烤肉了。」 兩人相視而笑,接著策馬天下牽著師九如走到屋外,繼續準備烤肉的工作,壓根兒不知道他們方才『吹眼睛沙』的對話,被兒子解讀成另外一種非非。 青春期的孩子會有很多煩惱的,策馬天下,師九如,你們可要好好教啊…… (完) 後記: 想歪的請寫悔過書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