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13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慕蓮第二部(八十八)完

腦海中的想法又讓容易胡思亂想的素還真,跌入自己的假設。 他…他的獨占慾竟是如此強烈,強烈到連自己都無法置信。他竟然無法忍受少艾的深瞳,凝視除了他以外的人……他是妒婦?為何對少艾有如此強烈的佔有?為何…為何…… 慕少艾沒有回答,靜靜地看著素還真。得不到確切答案的素還真,忍不住掩面而泣。苦嘆一聲, 將素還真抱起,走到杯雪小院外,坐在水晶湖邊的木製長椅上。 這長椅是杯中仙為了可以坐著釣魚,撿拾漂流木拼湊而成的。外型特殊欠缺美感,卻是非常牢固,椅面是一般板凳的好幾倍寬,杯中仙怕下雨,還豎了一枝破破的油紙傘。 慕少艾頭一次見到這張長椅,還以為它是張桌子。 「你的小腦袋為什麼總要裝這些瑣事?」問著坐在自個腿上,卻掩著臉啜泣的人兒,慕少艾的語氣有些不悅:「藥師我不是愛計較的人,為什麼你總放不開?」陽光照著水晶湖面,一閃一閃的光亮溫暖,與湖邊的兩人格格不入。 想起昨晚看見慕少艾胸前的疤痕,素還真更是無法克制情緒地啜泣,隔著衣料,摸著記憶中疤痕所在,哽咽問道:「還疼嗎?」少艾將自己保護地沒有缺角,更沒有絲毫受傷。而他呢?晚了一步趕到繭之道,讓少艾胸膛留下怵目驚心的紅痕傷疤。 握起素還真的手撫上臉頰,慕少艾感受著溫熱,搖搖頭低聲道:「心疼。」 素還真不說,慕少艾也知道,身上的傷讓他很心疼,也很自責。不過就是幾道疤而已啊!痂脫落後既不痛也不癢,就像玫瑰花瓣印上身體一樣,蓮兒是在責怪自己什麼?救援不力嗎?唉──要不是蓮兒即時趕到,他現在早就見閻王了,哪能在水晶湖與他甜蜜悠哉? 話鋒一轉,輕鬆語調脫口而出:「唉唉!你為武林大事操勞八百年,讓藥師我在峴匿迷谷安穩生活八百年。現在你嫁給我,就讓我保護你八百年,這樣夠公平了吧?!」雙手高舉做投降狀,慕少艾再笑:「需要我撕塊衣角充當白旗嗎?」 破涕為笑,臉上掛著淚漬:「我沒那麼老。」看著水晶湖平靜的湖水,吹起的陣陣清波,彷彿也將他所有的愁緒帶離:「撕破衣服可不幫你補。」這時素還真才發現,水晶湖畔不只種著野薑花,白色花叢中還參雜著紅紫色的杜鵑。 「不准你再胡思亂想。」下最後通牒,看來這下子他有的忙了,必須研發出可以遮傷疤的膏藥。「難不成我的寶貝蓮兒,嫌棄我胸膛破相?」手按心口,頓了三秒當作倒退三步,略垂白髮向後一甩,慕少艾眼中閃過一抹惡作劇的微笑。 「唉唉──」扳起臉,素還真假裝很生氣的樣子:「這是素某的招牌,不要隨便拿去用。」 「唉唷───」裝模做樣拉長音,慕少艾的臉像苦瓜:「夫妻之間有必要計較那麼多嗎?」素還真點點頭當作回答,讓慕少艾又好氣又好笑:「那你剛剛也學了一句我的口頭禪,招牌拼專利,我們扯平。」而且這次慕少艾學聰明了,話才說完,就將素還真小心放倒在長椅上,吻……落下。 甜膩的吻結束,慕少艾拉起素還真,兩人並肩坐在椅上,欣賞著平靜的山色。 「關於你先前那句——給他人呵護被至的愛?」素還真眨著眼,扳起臉準備興師問罪:「想不到藥師如此大——愛啊!不知道還有誰有這個榮幸?講來分享一下嘛————慕。少。艾?」特別強調拖長“大”這個字,素還真的演技也是一流的。 「蓮兒,你在吃醋。」慕少艾笑得很開,一手環過腰,另一手則是緊握素還真的手。情意,在靜謐中逐漸發酵。「慕少艾今生只愛一人,就是你……我的寶貝蓮兒。」 溫柔地吻落在素還真手背,素還真臉一紅,嘴巴上還硬要逞強:「素某不是這麼小氣的人。」不小氣,只是也不大方。 「口是心非。」早就摸透素還真的個性,慕少艾搖頭笑著。 「你如果膽敢去外頭花天酒地,我…我就……」聲音越來越小,小到慕少艾快聽不見。 「就怎麼樣?」慕少艾忍住笑,學順風耳的姿勢,把耳朵湊到素還真嘴巴前,想聽清楚點。 「你就顧好…顧好…小藥師……」刷!可以想見素還真現在的臉,鐵定是紅到像辣椒。 這句話讓慕少艾征住了。他如果去外頭花天酒地,和他們的寶貝小羊兒小藥師有啥關係?數不盡的問號掛在臉上,素還真更是羞得想趕快逃離現場。思考素還真的異常反應,這才讓慕少艾恍然大悟,原來!原來蓮兒口中的小藥師,是…… 撇頭,唇從小嘴輕移到素還真耳邊,吐氣如蘭:「放一百二十個心。小藥師…只愛小蓮花。」 「慕少艾!」粉拳被慕少艾握個正著。 「呵呵——」又是纏綿的吻。 好一陣,相思鳥的啼叫劃破沉靜,素還真將頭輕輕靠在慕少艾的肩膀,笑問:「少艾,如果今天我缺了一隻眼,一隻手和一隻腳,你還會愛我嗎?」 天際相思鳥鳴啼,在地杜鵑盛開,相思杜鵑,千里共嬋娟。 就算你變成老態龍鍾,臉上爬滿皺紋的老婆婆;就算你不良於行瞎了眼聾了耳啞了嘴,愛蓮不分,戀還真永生永世。儘管如此想,慕少艾楞了一下方才回答:「當然。不過你不會少了手腳和耳,在慕少艾面前,沒人有膽這麼做。」 誰敢這麼對他的蓮兒,他要加倍討回去!是說……這是什麼恐怖問題?!不是早說了小腦袋不要裝瑣事和奇怪的假設嗎? 「你猶豫了。」笑嘻嘻的拉下慕少艾的一搓頭髮,和自己鬢前的白髮比對著:「少艾,我們的頭髮都是白色的,要怎麼分?」 「唉唉!我沒猶豫,不會發生的事情不要亂假設。」同樣仔細觀察同樣雪白的髮絲,慕少艾眼神朝上一翻,表示無能為力,不能分辨。頭髮不就是頭髮,頂多他的粗,蓮兒的細吧! 同樣掛著笑,素還真將兩人的髮絲各別拿到鼻子前嗅了嗅,很得意說道:「你的頭髮有燒焦藥壺的味道,我的嘛──則是蓮花香。」 撩了一綹髮聞著,慕少艾眉頭一皺,反駁道:「什麼燒焦藥壺?我是經年累月燻出來的珍貴藥草香耶!」不過,好像真的有點燒焦的味道,看來要好好保養頭髮了,只注意到長眉,卻忽略頭髮,唉── 「哦──聞錯了。」不像道歉,而是開玩笑:「是酒味,經年累月釀出來的濃郁酒香,還是……水煙的清香味?」眨著眼等待答案,慕少艾真的很想撕一塊衣角,豎起白旗投降。杯中仙真有先見之名,旗竿都先幫他準備好了。 夕陽餘暉將兩人緊緊相依的身影拖得老長,滿天金華中,密不可分的人影,是情感的流洩,愛慾的昇華,更是象徵另一天朝陽來到。 托起素還真的下顎,慕少艾熱情的吻,是專屬於素還真的呵護倍至。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無論投胎轉世輪迴幾世,他的呵護只給蓮!他的滿腔愛意永遠還真! 「少艾……」 慕情無悔,蓮心亦無憾…… 「蓮兒……」 艾蓮永恆,此情永不渝…… 浪漫的澄黃彩霞中,擁吻的四片唇瓣,糾纏的美絕人影,是慕蓮相伴生生世世的永恆誓言。 ===*====※====*=== 「我以前真的少過一隻眼一隻手和一隻腳。」左邊還右邊?年代久遠,忘了… 「唉唉!老人家心臟不好,別開玩笑。」不會吧!你不是清香白蓮素還真嗎? 「真的啊!還是劣者自願的呢!」當時驕傲又不認輸,跟現在的溫婉形象差了十萬八千里。 慕少艾真的抓狂了:「素還真,你給我解釋清楚!」 「就在歐陽世家的時候,歐陽上智……」真是不堪回首的回憶。素還真滔滔不絕說著,完全沒注意到枕邊人已經臉色鐵青。 咬著牙,慕少艾現在氣到想把歐陽什麼的撕成碎片:「人呢?」 素還真還很認真地想了一下:「大概……死了。」他在跟少艾分享過去的回憶,怎麼少艾看起來好像認萍生? 「死了總有墳……」冷如鬼神,他要鞭屍!就算已經化成白骨,他也要將骨磨成粉! 「恩怨隨風飄,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不是有人常常把“我不是這麼愛計較”這句掛在嘴邊嗎?而且是少艾說想多多瞭解過去的他,他才說的啊!「對了對了,少艾我跟你說,我有陣子學習一人三化,化成痴呆的模樣坐在輪椅上,幽靈箭射穿天靈還是好痛,不過聽說神秘女郎當時在武林引起不小騷動呢!」 「箭。是。誰。射。的?」慕少艾氣呼呼,可以聽見上下排牙齒磨動的刺耳聲響,就像在磨刀霍霍,不知道要向哪頭倒楣的豬羊。 「忘了。啊──少艾,我跟你說過學過神農琉璃功嗎?聽說練了之後可化成女體……少艾你先等等,我還沒說……說……啊──說完……嗯───」 看來慕少艾不讓素還真有開口的機會,決定先下手為強,大手不安分地在素還真身上撫摸游移,連帶以口封住了喋喋不休講古的小嘴。 藥師我絕對樂意聽寶貝娘子的武林歷險記,不過…… 哼哼──等他先解決歐陽什麼和射箭的那個人再說! (完) 後記:這篇爆表爆到極致,為了帶前傳的劇情,所以越寫越多(炸)。後面那段劇情,小之記得是霹靂眼時期演出的,詳細內容小之有點忘,也不曉得正不正確orz,有勞朋友們給小之指正哦!謝謝這半年多來,喜歡慕蓮朋友們的支持鼓勵,有你們才有沒有斷頭的慕蓮(啥啥啥?!之:惰性需要鞭策b)。慕蓮第一部和第二部,總計百年好合一百回整,已經甜蜜蜜完結囉!(來賓請掌聲鼓勵鼓勵XD)。忽然覺得蠻不可思議,平常認為要寫十萬字小說比登天難的小之,居然寫慕蓮寫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境界(汗),這應該和比翼雙飛一樣,都是愛的力量吧?!(笑)。敬請大家期待溫馨(嗯?)搞笑(啥?)玩曖昧(喂喂!)的“慕蓮前傳──天涯彼方”哦!(啾~~~~~送飛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