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13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天涯彼方(一)

呵呵──黃衣男子步履輕鬆,像是小鳥跳躍的輕快腳步,唱著小曲,快樂的笑容掛在臉上,一路從萍山之巔悠閒走下來。說到萍山,可是鳥語花香四季如春的仙山,當初他千拜託萬拜託八珍仔帶他去拜訪拜訪,果然百聞不如一見,萍山的靈秀之姿,絕對在各地名山之上。 當然,更重要的是,萍山上還住著一位先天美人──練峨眉。呼呼!練雲人長的仙風道骨,有巾幗不讓鬚眉的氣勢。雖然右臉上戴著一幅不太協調的雕飾花紋面具,舉手投足間,除了仙家的正氣凜然外,還有一份女人的嫵媚。 跟練峨眉邊喝茶邊聊天,可真是人生一大幸福。女人嘛!他向來對美女沒輒,目光總是在找尋著美麗的佳人身影。一聽聞何處舞閣有沉魚落雁的舞姬,哪怕路迢迢,他還是會想辦法一親芳澤,欣賞美人高超的舞藝。就算是風月之所,只要琴娘彈琴的功夫一流,他也會不忌諱地去捧場聆聽。 不過對美人,也只限於如此罷了。他不會刻意去討美人芳心,也不會想要與之共結連理。對美人,就如同對蓮的態度,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遠觀的美女清秀脫俗,令人心神嚮往。近身的美人則如縛足的爛泥,沒品味又失質感。 更何況,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他藥師慕少艾怎麼可能被婚姻束縛呢?他是一隻在廣闊無涯天際飛翔的鷹,自由自在,恣意翱翔,沒有人能夠阻止或限制他想飛行的方向。婚姻?笑話笑話,他可不願像每天早上,飛行好幾里,只趕著清醒抓蟲,餵飽一家老小的海燕啊! 「呼呼!接下來往哪兒好?」 慕少艾抽著水煙,行走在兩旁都是翠綠艷紅花草的武林道上,思索著該往哪裡去。峴匿迷谷嗎?天色還未昏暗,現在回谷阿九也尚未從落日煙回來。找泊仔嗎?算了算了,上次被他的小妹嚇得落荒而逃,生平第一次看到這麼潑辣的女人。了無之境?找天險刀藏?唉唉!說不定庸仔又去雲遊,天險和宮樓雪在恩愛…… 「還是回峴匿迷谷好了。」 聳聳肩,再抽了一口水煙。突然慕少艾靈光一閃,想到近來有個跟死亡火山齊名的活火山──八口山,聽說每隔固定時間,就會有些微岩漿噴射而出,錯綜複雜的線條,交錯出許多不同景緻。像是火樹銀花,十分漂亮。 話雖如此,八口山地勢險惡,加上環境因素,使得人人都只聽過傳聞,或者只敢站在老遠處欣賞。唉唉!既是美景,怎麼可能不去一飽眼福呢?以他的根基,在八口山站上一個時辰應該不成問題。慕少艾哈哈大笑,吐出煙圈露出心滿意足的表情,拍了拍大腿,決定先前往八口山等待美景。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果上天眷顧,說不定去一趟就可以欣賞到美麗幻景。 「決定啦!就先繞去八口山瞧瞧,哈哈──」 閒晃到九淵之巔,此處是八口山的後方入口,也是環境最惡劣,週遭最悶熱的險地,問題是慕少艾並不知道。四周的熱氣和不遠處冒煙的岩漿,讓全身熱的直冒汗,頭髮和眉毛都因為溼熱,而聚結在一起,像一條一條又濕又粗,剛桿好的麵粉條。看著豎立的石牌,讓他不得不咒罵自己,為何會迷途走到這偏僻的地方來。 「唉唉!藥師我不是要去八口山嗎?怎麼跑來這……」石頭高至少有十呎,仰頭看著石頭上刻得字,加上四周悶熱又燥鬱的沉重空氣,慕少艾呼吸困難,彷彿千百斤重的巨石就要將自己壓成薄片。 「九淵之巔?比情漠還荒蕪。」 正想轉身離開,眼尖的慕少艾,發現一個滿身是血的人,氣若游絲地倒在入口處。 「不會吧?!這人是來欣賞岩漿之舞,被傷成這樣的嗎?」 沒有三兩三,就不要上八口山嘛!幸好你遇到藥師我,否則恐怕在這裡化成枯骨,連炷香也沒人幫你上。 嘴巴壞歸壞,身為醫者,悲天憫人的慈悲心驅使他上前觀視。救人的第一守責,就是在情況不明的時候,切勿任意移動傷患。蹲下身,歪著頭觀察像是臥佛,側倒臥在血泊中的人。 血污的容顏遮不住秀麗,五官精緻俊秀。儘管緊閉雙眼,修長烏黑的垂睫,眼上的特殊眉形,還有額間的硃砂痣,都讓慕少艾看傻了眼。 「唉唉!這是男人是女人?」 美人他見多了,有些美人美雖美,艷麗只如曇花一現。有的則是必須慢慢欣賞之後,才能讓他覺得既美麗又不俗氣。眼前這個滿身鮮血的人,中性的臉龐,有著他不曾見過的脫俗仙氣,比任何圖畫中的仙女飛天更具翩然之姿。血腥味中參雜一股淡淡的花香,有點突兀卻是血艷之美。 執起無力的手枕脈,柔媚滑嫩的膚觸,以及修長的手指和完美手型,更讓慕少艾驚為天人。彈琴箏舞琵琶的藝伶,甚者持彩帶的舞姬,手型都沒有如此讓人眷戀。 眷戀?!慕少艾心驚,不知為何會對一名受傷倒地的人,初次見面就冒出此番想法。不過這人的手腕也未免太軟了點,軟到像是連骨頭都化了。一枕脈,皺起額頭,深鎖眉間凝重不可置信! 四肢筋脈俱斷! 是誰如此狠心,竟對如斯美人下如此重手?!筋脈俱斷讓此人真氣亂竄,一絲一毫慢慢流失。探探鼻息,有呼吸卻很微弱,挨近胸口聽著心音,心跳聲細小有如蚊蠅振翅。臉色一擰,慕少艾先封住了通往四肢的血流,避免一直失血,也順道護住關鍵的心脈。 小心將人兒橫抱起,焦急趕往峴匿迷谷。下重手的人,對懷中人兒有何深仇大恨?筋脈俱斷必須小心療養,否則會武功盡失,成為一個四肢殘廢的廢人。以受傷的程度來看,一般人早就命喪黃泉。此人還有微弱的呼吸心跳,只有兩種可能,其一是內力根基深厚,二是不屈不撓的求生意志! 足下的腳步很急快,飛馳的步履未曾稍有停歇。從心底湧現的不安,如同鎖鏈一圈一圈撞擊著心跳,催促著趕回峴匿迷谷的腳步。 心,為何如此焦躁不安?不懂!不解! 身為醫者,看過太多生離死別,面對束手無策或是哭喊的離別,心早就如同止水。為何今日救了這個人,腳下的步履如飛,不時試探著鼻息和身體餘溫,他的心好慌,不知為何而慌。 只知道,絕對要救他! (待續) 後記:寫到九皇這段,根本是自虐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