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13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天涯彼方(二)

簡單的房舍,屋外花草繽紛,絕大多數都是藥草,唯一的裝飾就是外頭的茅草棚,底下是一張石桌和兩張石椅。有個貓耳貓尾的孩童,興奮地拿著竹掃帚來回揮舞,應該是在掃地。 阿九興沖沖地將峴匿迷谷弄得滿是塵埃,少艾交待他,從落日煙回去必須要將谷裡裡外外打掃乾淨,否則下一次就不准去外頭玩。他多乖啊!朱痕叔叔才送他回家,沒忘記慕少艾的耳提面命,馬上拿著竹掃帚把玩。 就在此時,黃石陣起了變化,阿九隨即知道少艾回家了,衝到黃石陣前,搖著尾巴準備迎接,卻只見到一抹熟悉的黃色身影,從門口閃入,直奔草屋,不若以往總跟他從門口鬥嘴鬥到石桌前。 追上前去,少艾今天怎麼行色匆匆?難道看到了不該看的非美女?進了屋,發現少艾的床上躺著一個滿是鮮血的人。形形色色的病人他見多了,少艾通常都在市集擺個小攤替人診脈看病,很少把病人帶回峴匿迷谷醫治,更不用說躺著那位,全身是血,看起來像是瀕死之人。 「少艾,他死了嗎?」搔著耳,疑惑看著床榻上的人。胸口起伏微弱,看不出來有在呼吸。 「小孩子有耳無嘴。」收回嘻笑,慕少艾臉色很沉重:「去拿四片平板,四條紗帶,凝香和一盆熱水和毛巾來。」伏身解開床上人兒的衣襟,慕少艾眉頭皺得死緊,因為床上的人就像個破碎的布娃娃,稍一分神有可能導致終生殘廢。 阿九年紀雖小,事情的嚴重性還是知道的,也了解慕少艾專心救人時,脾氣通常不太好。應了聲好,轉身去張羅少艾需要的東西。 沾血的衣物濕黏,血腥味撲鼻。慕少艾不閃不閉,慢慢將上身脫至腰際。裡頭素雅的白色布衫,同樣被鮮血染紅,慕少艾這才驚覺,竟然忘了留心救回的人是男是女,只急著幫他檢視傷勢。不過依裡頭穿著的布衫來看,救回的應該是個男人。 他真的是個男人嗎?慕少艾心裡打了很大的問號,不過這並不重要,眼前孰輕孰重該小心拿捏。將內袍褪至腰側,目光掃過胸膛,沒有任何傷口,也證明了他的確是個男人。扶起像布娃娃柔軟的身子,男人的頭無力垂點,毫無知覺地靠在慕少艾的肩頭。此時阿九也將所需物品端進屋,放在床邊。 「少艾,他好像傷得很重。」 「嗯──阿九,好好去外頭顧著。」要救他必須花費一番功夫。阿九點點頭,聽話地到外頭,在把門闔上前,還是好奇地偷瞄少艾和他懷抱的人一眼。那真的是有時候冷血到極致的慕少艾嗎?頭一次在少艾老大的臉上,看到不安的表情吶!離去的阿九,決定將谷內打掃乾淨,順便留心周圍動靜。 手在男人的背上游移,企圖找到出血點。男人的上半身衣物,比下半身濕潤血腥,顏色也較暗紅,他推測主要創傷應該在胸或背。以敏感的觸覺尋找,終於在左腰側,讓他摸到了一個菱形的缺口。 不斷從缺口湧出的溫熱,更讓慕少艾確定推斷。取出懷中藥瓶,以指沾了淡綠色的芙玉膏,填補不斷出血的菱形缺口。芙玉膏是慕少艾煉出用來止血的膏藥。塗抹在患處,冰涼的藥效會馬上讓血液凝固。 芙玉膏觸到缺口的剎那,男人低哼一聲,整個人不自覺向慕少艾懷中縮,像是在逃避芙玉膏冰涼但辛辣所帶來的痛楚。見狀,慕少艾吐了一口大氣,嘴角勾起消失很久的笑容:「呼呼!還有痛覺,有救!有救!」 傷口已止血,小心翼翼將男人放倒,安穩地四肢平身,躺在床上。毛巾沾了熱水,先擦拭著滿是血污的臉。一回一回下來,盆子裡的水已經紅透,而稍經整理的男人容貌,更是脫俗地宛如人間極品。 獨特的漩渦眉,眉下的眼應該是黑白分明的清澈瞳眸吧!慕少艾這樣想著,再看男人白皙的皮膚,有如初生嬰孩柔嫩。福泰的鼻樑代表此人心地善良,兩片唇瓣雖然蒼白,厚薄和脣形卻是恰到好處,非常迷人。也因為洗去血污,慕少艾這才發現,男人耳後有一束潔白如雪的髮絲。『你的髮,是如雪緞的白嗎?』 「尤物。」慕少艾發出讚嘆,如果這男人完全復原,一定是個大美人。毛巾往盆裡一丟,拿起桌上的平板和凝香,不在乎昏迷的男人是否聽得見,慕少艾坐在床邊,諄諄囑咐道:「等等我要幫你接斷掉的筋脈,有點痛,要忍著。」何只有點痛,是非常痛。 抬起男人的右手,滴了數滴凝香在右手食指,從男人的肩上找到筋脈的位置,低喝一聲,將內力集中在食指上,緩緩壓下。皮膚上出現了黃色的微光,慕少艾力道加重,慢慢地重建男人受創嚴重的筋絡。慕少艾一吋吋前進,每處皆等到黃光轉為橙色,才慢慢下移。 這是極為危險又耗神的做法,除了不能稍微閃神之外,還會消耗醫者的元功。慕少艾數百年來只用過一次,而且所救之人,只需接回左手腕上的脈絡。眼前的男人四肢俱碎,連慕少艾也沒有將他完全治癒的把握。 從肩頭到手肘,再從手肘移行到手腕,才接好一隻右手,已經過了一個時辰。慕少艾滿頭大汗,一來是因為注意力太過集中,有點精神疲勞,二來是因為男人體內,真氣內力胡亂衝撞,深怕功虧一簣的慕少艾,還得運功抵擋亂竄的能量。 「呼呼!想不到你的根基,遠遠超乎想像。」將平板平貼著男人的手腕,再用紗帶纏繞固定。「呼呼!接好了你的右手,接下來接左手吧!」用衣袖將臉上的汗漬抹去,慕少艾無暇多想,只想趕快從鬼門關,將這個神秘的人救回! 斜陽早已西墜,銀兔初生,慕少艾不眠不休地忙了四個時辰,終於在丑時大功告成。替男人處理好傷口,蓋好了被,慕少艾這才鬆了口氣,伸伸懶腰,走出屋外才發現,阿九已經趴在石桌上睡著了。 「笨貓,要睡不會進來屋裡睡?」又沒有佔到他的床。搖頭表示無奈,慕少艾抱起阿九進屋,將阿九抱上他的床,蓋好被之後,旋即坐在自己的床邊,看著令他平靜心湖漾起奇異感覺的男人。 「你是誰?與誰結怨?為什麼要對你下如此重手?」勾起男人的染紅髮絲,慕少艾似乎聞到一種花香味,從男人的髮中飄散出。儘管味道很淡,卻讓人捨不得放開手,閉起眼,陶醉在素雅的花香中,手竟不自覺地撫上男人的臉頰。 花香讓慕少艾想哭,男人身上的味道,讓他想到了孤寂與壓力。他是怎麼樣的人,是好是壞?是正是邪?完全一無所知。睜眼,男人蒼白的唇瓣,因乾癟而龜裂,口微張微吐著氣,該是痛苦的呻吟。 好乾澀的唇,現在的你很難過吧!慕少艾指尖無意識地輕劃過男人的額、頰和下顎。凝香接續碎裂的筋脈會發熱,男人背後的創傷也屬火創,現在想必整個人有如身陷火海,有如火燒般灼熱難耐。 慕少艾的星子,離男人的臉越來越近。「忍著點,我相信你能撐下去。」喉間溢出的痛苦呻吟,讓慕少艾的心揪的死緊。為什麼?!為什麼這個男人的一舉一動牽引著他的情緒?為什麼見男人痛苦,他也跟著鬱悶擔憂? 他是藥師啊!早已習慣病痛之苦,看淡生死輪迴。為什麼這個男人,竟讓他完全失了方寸?!微張的口,額頭上的皺紋從一條增為兩條……三條……慕少艾越看越心疼,從懷中取出能減緩疼痛的龢玥丹,從輕啟的朱唇間塞入,卻發現男人無法自行吞嚥。 二話不說,慕少艾將龢玥丹含入口中咬碎,低下身,唇瓣與之交疊,將藥丹送入口中。藥效逐漸發揮功效,男人額頭上的皺紋逐漸平復,慕少艾鬆了口氣,笑言:「這丹藥至少可以讓你減緩七天的疼痛。」語落,訝異自己踰矩行為,慕少艾倒抽一口氣,甩著頭把手抽離,整個人彈離床邊,雙手撐在桌上,不可置信地睜大眼,急喘著氣。 「唉唉!幸好你遇到藥師我,撿回一條命。」不敢相信方才的舉動。他是男的啊!就算長得再美再迷人,跟自己同樣是如假包換的男人!怎麼……他怎麼會……以往就算是病人無法吞嚥,他也會取來細管引流餵食,而不是……不是用口餵啊! 臉漲紅有如豬肝,慕少艾不斷告訴自己,做出這般背俗行為,是他太心急,加上因為接續筋脈,消耗太多體力,導致精神狀況不佳的緣故。對!就是這樣!撇頭看了躺在床上的男人一眼,慕少艾走到門邊,拿起掛在門樑上的毛氅,決定今晚睡外頭。 他要讓冷風好好把自己吹醒才行! 踏出門一步,目光又是不由自主地看向床榻上的男人。『唉唉!慕少艾啊慕少艾,他沒事!以你精湛的醫術,他絕對平安!而且他──是男人!』敲了自己腦袋一記,慕少艾粗魯地抓過桌上的水煙管,準備到外頭抽水煙讓心情平復。 他是男人!兩個男人是不會有結果的!不能讓一切脫離常軌!等到他醒來,問出姓名住址之後,馬上把他送回去! 對!就是這樣!可是……也得等他完全復原才行,他的傷實在太重了……唉唉!慕少艾,你又想哪去了?! 坐在石椅上,雙腿交叉跨上石桌,慕少艾看著滿天的星斗閃耀,涼爽的夜晚,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體溫,有如在悶燒的火苗。 這男人具有很危險的魔力。 這是慕少艾最後給自己的消極安慰。 (待續) 後記:前傳一開始就給他曖昧到不行。齁齁~少艾,你的感覺我懂啦!那叫做一見鍾情~承認吧!!哈哈~~XDD 友:素素傷得好重,心疼Q口Q 之:都是鬼王XXX的錯~>___<~ 友:藥師快救你老婆吧吧吧吧吧~~~~~~QQ 之:順便斃了XXX\___/ 特別感謝小映,如果沒有小映那句話,恐怕這回就胎死腹中了= = 小映,妳是小之和素素的救星啊~~~(燦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