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天涯彼方(三)

黃石陣隨時依尋天候季節變換陣式,哪怕是內力高強的人,進入黃石陣也要待上一時半刻才有辦法走出。 昨晚抽了一管水煙,到黃石陣裡晃了一圈,初晨的濃霧和露水,讓慕少艾的心情逐漸沉澱平復。一大早,恢復成以往帶有玩世不恭的表情,與閒散帶有放蕩的態度,坐在石椅上,腳翹上石桌,又點了一管水煙。 置身事外才能保平安。男人雖然美,但身上的嚴重傷勢只證明一件事,這男人絕對很危險。有什麼深仇大恨會讓對方下如此重手?四肢筋脈俱斷,招招致死,背後的菱形傷口更是加速血液流失。雖然說藥師無權過問病人隱私,但他真的很好奇,關於男人的一切。 半刻鐘前,阿九已經走進黃石陣,一來測試陣法有沒有被破壞或入侵,二來是打掃。每次霧散後,石頭上總是被霧氣沾濕,不同一般黃石的耀眼黃色,只要看到說黑不黑要黃不黃的濕石頭,慕少艾的心情都會很糟。 掃好了地,阿九將掃帚往地上一扔,跑到慕少艾身後,貼心地幫慕少艾搥著背。水煙裊裊,慕少艾呼了一大口,像是冷笑的語氣說道:「哎呀呀!一大早就獻殷勤,你真的是阿九嗎?」放下翹著的二郎腿,起身看著不像平常調皮搗蛋的阿九。 「狗咬呂洞賓,不識好貓心。」氣嘟嘟的鼓著腮幫子,阿九捏著鼻子,斜眼瞪了慕少艾一眼:「不要再抽煙了,很臭。」難道不知道抽煙有害身體健康嗎?吸二手煙的更危險,身為藥師還這麼不愛惜自己身體。 「呼──」再抽一口,慕少艾很陶醉:「我抽的和一般苦煙不同,上好的藥草煙。好啦,認識你不是一兩天,再瞞下去就太假了,說吧!」養顏美容又可以保身體健康,品質一流慕式獨家專賣。 阿九背著手,學大人樣坐立難安躊躇猶豫的樣子,看的慕少艾忍不住又將水煙管往阿九頭上打下去,要講不快講?我還要去看男人的傷勢耶!摸摸發疼的頭頂,阿九喔了一聲,猶豫半天的話脫口而出:「昨天朱痕叔叔從落日煙送我回來,聽到一個大───消息。」把雙臂張得老開,嘴巴同樣張得老大,特別強調大字的模樣,好像天要塌下來。 「有話一次說完。」慕少艾沒什麼耐心,不知道為什麼,明明一個晚上一直告訴自己,不該太過關心屋內昏迷在床的男人,但總有一股衝動想進屋,看看他醒了沒。 深呼吸,阿九湊到慕少艾身旁,雙手抱著頭以防水煙再次落下。「聽說你很有興趣的素還真死了。」 身一震,涼意從背脊升起,手上的水煙管差點落地。穩住情緒,慕少艾抽了口煙,蠻不在乎回答:「喔,然後呢?」內心很激動,慕少艾不敢相信耳朵所聽到的。 清香白蓮素還真的名號很響亮,在武林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就連隱居在谷底數百年,低調如他,還是會有關於素還真的風聲傳到耳裡。最近關於素還真的消息不少,但大多數都是讓素還真忙地焦頭爛額的壞事。 更甚者,聽聞女陰陽師得到素還真的生辰八字,降下紅櫻殺咒,素還真的性命有如累卵,岌岌可危。素還真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為什麼眾人都要將焦點放在他身上?為什麼眾人都以能擊敗素還真為要務?素還真是個白鬍子的老頭?含著麥芽糖的孩童?還是一名文質彬彬的書生? 有很多想像在腦海中成形,慕少艾也不知道為什麼,只對美女美景美事肯停留欣賞的他,竟然會對一個只聞其名,素未謀面的素還真起了這麼大的興趣。大概是好奇心使然,想看看所謂的武林名宿長得是方是扁,為何有中原領導人之稱,他真的有掌握文武半邊天的能力嗎? 既然可以掌握文武半邊天,怎麼可能會死?!輕啐一口,慕少艾不相信的表情溢於言表。阿九見狀,歪著頭搔搔耳朵,疑惑地看著慕少艾的表情。嘴巴上不在乎,眼睛卻騙不了人,他雖然是小孩,也看得出慕少艾對這消息的震驚。 「聽說是和啥鬼王的決戰,連本命星都消失了。」比手畫腳強調可信度,慕少艾的表情恢復成冷然,看不出情緒。「大家都在說素還真死了,就是沒人要替他報仇,聽說連喪禮也不辦了,因為找不到屍體。」 「呼呼!你打聽得還真多,如果做其他事也這麼機靈就好了。」水煙管一勾,慕少艾故意吐了一口煙到阿九臉上,笑著說:「例如煮飯。」 少艾老大還笑得出來?阿九真的搞不清楚,為什麼少艾老大整天念著得素還真不在了,他還會笑?「我是因為你對素還真有興趣,才叫朱痕叔叔打聽耶!又不是因為他很有名。」怪人,臉怪脾氣也怪。 「哎呀呀!笨貓在教訓我?請問藥師我…有必要對一個死人有興趣嗎?」說得澹然,其實內心沉痛不已。慕少艾會如此灑脫的原因,是他對素還真有信心,相信素還真絕對不可能輕易就死! 歪著頭,阿九覺得慕少艾說得好像有點道理。「那素還真……」阿九還想繼續說,卻被慕少艾硬生生打斷。 「請問,素還真是我親戚嗎?感興趣不代表我要幫他建墓碑。」人又沒死,造墓根本是多此一舉。素還真,藥師我信你。 「少……」冷光掃來,讓阿九乖乖閉嘴,不再多言。 手一揮,慕少艾不想再聽關於素還真身亡的消息,有如青天霹靂的錯愕,讓他只想逃避,不想多聽。一代神人怎麼可能就此走上人生最後一段路,劃下不完美的句點呢?最不可思議的是,江湖上竟然漠不關心,找不到屍體是不辦喪禮的藉口吧?素還真啊素還真,為了武林奔波一生的你,得到什麼? 「去煎藥,小心別炸了藥壺。」 「喔──」帶點不甘願,阿九覺得慕少艾的態度很奇怪。明明對素還真有著很大的興趣,卻在聽見他死了之後,一點反應都沒有。什麼跟什麼?!阿九決定還是少管事,一蹦一跳地跑去後頭煎藥去了。 走進屋,床上的人兒映入眼簾,又是讓慕少艾心裡一陣刺痛。江湖啊!除了爭鬥打殺還有什麼?走上前,小心執起男人筋脈正在重建的手,診脈觀察狀況。真氣還是很紊亂,不過比起昨夜已經平穩許多了。輕輕撐起男人的上半身,背後的菱形傷口已經癒合,不過顏色比一般傷口深很多,好像有菌感染。 臉一擰,皺著眉凝視暗紅偏黑的結痂傷口,慕少艾隱約聞道一股難聞的味道。「唉唉!分明是考驗藥師我的技術嘛──」取來紗布,沾了沾傷口周圍乳黃色的分泌物,手搧著紗布聞著確定味道,惡臭的確是由此散出的。不是已經用芙玉膏嗎?怎麼越來越嚴重? 「事有蹊蹺。」幫男人蓋上了被,慕少艾坐在桌前,指間敲著桌,發出焦慮聲響,思考著男人的傷勢。傳聞有種突變菌種,會讓受感染的傷口雖然癒合,卻會分泌菌液,使傷口內部惡化,菌叫什麼名是忘了,不過症狀大同小異,該不會…… 慕少艾從椅上彈起,面露驚恐之色,衝至藥櫃前,拼命翻著琳瑯滿目的瓶罐,企圖找到那瓶救命仙丹──鶴祥碧泉,他提煉出的奇藥。慕少艾很喜歡挑戰自我極限,一有不同以往的病症傳出,他就會一頭栽下在提煉救治的藥方當中。聽到武林上有這種突變菌種不久,慕少艾就廣泛收集資料,經過一番努力,方煉出鶴祥碧泉。 但慕少艾有個壞習慣,煉出新藥並不會特別保存,而是往他滿是藥瓶藥罐和醫書的櫃子上扔。久而久之,慕少艾也忘了他曾經煉過哪些救命丹。看見男人奇異的傷勢,才讓他想起鶴祥碧泉的存在。 為什麼取名叫鶴祥碧泉?其實也沒有什麼理由,一來正巧煉藥的時間是冬季,慕少艾非常想去東北看看跳舞求偶的丹頂鶴;二來則是煉出的藥水顏色屬紅,有點像丹頂鶴頭上的紅冠,故以此名。至於碧字,則是想到了水晶湖的舒爽宜人,碧綠清波。 「藥呢?藥呢?年紀大了果然記性差。」還偏偏挑在這要命時刻。散落一地的書冊和藥瓶,慕少艾怎麼翻就是翻不到那瓶紅色小壺。突然在第二層書櫃上的最裡層,慕少艾摸到了一瓶兩旁以海馬圖樣為把手,精緻小巧的熟悉瓶子。拿出一看,熟悉的玫瑰石紋路,讓懸在半空中的心,終於放下。 「呼呼!看來以後藥瓶要整理一番。」走至床邊,小心地讓男人身體微側,慕少艾拿著小壺的手有些顫抖,因為這是攸關性命的賭注。「賭一賭了!藥師我對你有信心,你也要撐住。」紅色的藥水接觸到乳黃色液體時,彷彿一群妖魔鬼怪被煉妖壺煉化,發出嚎叫,張牙舞爪地掙扎。 男人的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慕少艾看了心揪地死緊,縱使不忍,還是耐著性子等藥效發揮作用。 傷口周圍盡是綠色的水泡,慕少艾用紗布擦拭著水泡,不一會綠色的水泡消失,清理傷口過後,整個傷口的顏色淡去,原先發出惡臭的乳黃色液體有如蒸發般,看不見半點蹤跡。 「你命真大。」像是感嘆或是讚許,慕少艾對這個男人越來越好奇,爽朗地笑了笑,慕少艾再看了男人一眼,決定晃去後院,看看阿九是不是煎藥煎到被藥煎,怎麼大半天還不見人影。「你這朋友,藥師我交定了。」 對藥師慕少艾來說,素還真的生死之謎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救回這男人的寶貴性命。 相信愛神的箭嗎?西洋神話的邱比特,正在找尋有緣份的情人,讓他們兩顆心,用箭串在一起,不棄不離…… 後記:改了好幾次,終於定案=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