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天涯彼方(四)

唯一讓慕少艾擔心的是,已經過了七天,男人還是意識模糊,偶爾會發出囈語,喃喃說著山爆發……星……之類含糊的話。慕少艾曾想過要猜出話中的意思,卻因男人毫無章法的夢囈,試了好幾次,宣告放棄。 七天來,慕少艾都是不眠不休地照顧著男人,除了早晚各服一帖藥之外,中午還特地熬了小米粥,讓男人能夠補充營養。經過頭一天以口餵食的刺激,幾天下來,慕少艾跟男人都保持一定的距離,餵他吃藥喝粥,哪怕得餵上一個時辰,還是甘之如飴。 那個算是吻嗎?慕少艾總是無意地以指碰唇,回想那柔嫩的唇瓣,貼在自己唇上的滋味。全身像是通過電流,心裡漾起麻酥酥的感覺。儘管口頭上排斥又嫌棄加上懊悔,每回思起那讓他神醉的接觸,總是讓他勾起微笑。滋味還不賴嘛! 『慕少艾!你又想去哪了?他是男人……』但再美的幻想,總是讓慕少艾自己,用這句話終結。他不可能愛上男人,男女的結合才天經地義,生命的延續是靠陰陽調和才綿延不斷的。兩個男人能做什麼?甚至連誓言都無法給! 可是,他竟然將男人抱在懷中餵他吃飯! 舀起一口粥吹涼,慕少艾緩緩以湯匙撐開男人的嘴,將細綿的粥品送入口,再以手抬起男人下顎,以人工的方法幫助他咀嚼吞嚥。搖著頭想甩開那些如蒼蠅嗡嗡在腦海盤旋的混亂思緒,慕少艾完全沒注意到,男人的眼皮上下跳動,似乎是醒來的前兆。 幫男人擦擦嘴,讓他安穩躺在床榻。收了收碗筷,慕少艾走到外頭洗碗,順道繞去後院藥草田,採集今晚男人要吃的草藥。 ===*====※====*=== 素還真吃力地張開眼,眼前全然陌生的景物,讓他有恍如隔世的不真實感。 不是幽冥地府,也無牛頭馬面。素還真緩慢地轉頭,床上鋪有一層草蓆,素雅又舒服,一旁的淡黃色紗帳用簡單的草繩,像綁頭髮一樣紮起。觀察屋內的擺設,桌椅書櫃無一不缺,而且瀰漫著濃濃的草藥香味。而在屋子的另一邊,則有一張小床。『此處主人不只一位?』 撐著床榻想起身,木板固定的四肢卻讓身體動彈不得。但素還真可以感覺到,斷掉的筋脈已經被接上,他的手指頭也可以微微彎曲。蓋在身上的被褥是鵝黃色的羽絨,不用掀開被子,憑著柔軟的羽毛和肌膚的觸感,就知道身上並無障物,是裸身。 就在素還真驚訝同時,關著的門“呀”一聲打開,以餘光掃過,只見一抹黃色中參白的身影,飄然行至床邊。四目相交,慕少艾第一次見著如此清澈的眸子,杏眼帶勾,雖然面色憔悴,卻可以看出黑瞳中的機靈與慧黠,一時看傻了眼,忘了接話。 素還真也是同樣,俯身看著自己的人,五官俊秀星子明亮,鼻樑尖挺唇瓣豐厚紅潤,眼耳鼻口,甚至連如髮般雪白的長眉,都以最完美的比例呈現。唯一的突兀,就是男人臉頰上的刺青。被一個男人這樣目不轉睛地注視,素還真尷尬地閉起眼,開口問道:「請問是恩公救了在下嗎?」 好美的聲音!雖不低沉卻有磁性,不似琵琶十面埋伏的激昂狂掃,而是如撥挑慢板的梅花三弄;咬字清晰,如音色清脆嘹喨梆笛,吹出的陽明春曉。聲聲有如黃鶯出谷,如同飲下一甕上好女兒紅的醉心。 這個男人的確是魔物。「呼呼!什麼恩公?是我救了你沒錯,但我覺得慕少艾這個名字挺適合我。」再次陷入窘境,慕少艾想別眼,目光卻不自覺的被男人吸引,欣賞美人的確是藥師我的死穴啊! 「呃……」不知該怎麼接口,素還真以微笑表示感謝:「多謝恩……慕公子救命之恩,在下沒齒難忘。」想拱手作揖,一時忘了還負傷在身,素還真再次尷尬地轉過頭,很難為情地暴露自己的無助。 「好啦!客套話省起來,藥師我救你不是為了讓你感謝。」其實接下來的問題應該不用問的,醫生和病人的關係能親近,也可以疏遠,儘管問題無關緊要,但慕少艾還是擋不住內心的好奇心:「你叫什麼名字?」 慕少艾看得出來,眼前的男人極少,也不願再他人面前暴露軟弱的一面。男人有很強的自尊心與不服輸的個性。 『你叫什麼名字?』這個問題像是個炸彈,隨時有可能引爆。 慕少艾他是誰?知道自己的身分是清香白蓮素還真嗎?如果知道,為何還需問自己的名姓?難不成是試探?還是他是鬼王覆天殤的爪牙,要探出自己的生死?武林上現在應該已經傳得沸沸揚揚,清香白蓮素還真與覆天殤在九淵之巔決戰,兩敗俱傷。覆天殤已死,他的本命星已落,這男人不知道嗎? 許多疑問在腦海中成形,慕少艾給他一種很安心溫暖的感覺,話語中雖然冷漠點,但句句真誠,他該據實以告嗎?不行!在敵我尚未分明,自己又重傷難以招架之時,任何事都要小心堤防。另外,若他真的不是覆天殤派系的人馬,救了自己的事情若傳出去,想必會替慕少艾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為了保己保恩人,只好如此做了,就當是善意的謊言吧!「咳──我姓白,單名蓮。」以後有機會再解釋,如果他們之間還有以後的話。 白蓮?真是脫俗的好名字。猛然想起什麼,慕少艾眼睛一亮,問道:「哎呀呀!你叫白蓮?那你和神人清香白蓮素還真有關係嗎?」 『不是神人,我是凡夫。』心底嘆了口氣,仔細觀察慕少艾臉上的表情,素還真嚇了一跳。他認識這男人嗎?為什麼男人要問起他?而且眼神似乎有期待與……盼望,到底是怎麼回事?戒心升起,素還真淡淡回答:「沒有關係,只是為了虛榮,沾點武林名宿的光環罷了。」他寧願不要這個讓他背負許多血腥的名字。 慕少艾眼中的希望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失望與哀傷。這一切素還真看在眼底,更是滿腹疑問。他很確定不認識眼前的男人,為什麼眼前的男人對他的消息如此重視?「很抱歉藥師我失禮了,請白公子別介意。」 搖搖頭,素還真表示不介意,現在有如廢人的他,在他人的屋簷下,有何介意的權力呢?「無妨,不過白某有疑問,你與素還真是……朋友?」小心翼翼試探底限,順道可以猜測男人對素還真抱持何種態度。 同樣搖搖頭,慕少艾不知如何回答這個問題。他和素還真什麼關係也沒有,硬要說有的話,只是自己一廂情願想一睹傳說中的名人風采罷了,沒有什麼特別。頂多……想知道他現在是生是死吧。 兩人皆無語,這時門被推開,恰好打破沉靜。阿九端著煎好的藥,步履輕快地將碗遞給慕少艾。「白公子,我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兒子──阿九。阿九,跟白蓮白公子打聲招呼。」 「喔。」搖著花斑貓尾,阿九的笑容讓僵硬的氣氛融化,更讓素還真的警戒心降低不少。眼珠子轉啊轉的,阿九左右打量著素還真:「白蓮公子你好。我叫阿九,今年九歲。」 微笑致意,素還真正要開口跟阿九介紹自己,慕少艾突然接話:「我說九少爺,這碗藥你是放了多久?都涼掉了。」打開碗蓋,沒有預期的熱氣冒出,慕少艾出言陶侃。「煎藥煎上癮,還想多煎幾遍是不是?重煎一帖來!」 將藥碗遞回給阿九,阿九接過之後,踱踱腳生氣說道:「虐待童工!」然後氣呼呼地,故意將每一步踩在地上的力量加重,發出噪音聲響,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走出屋外,繞到後頭的小平地,繼續苦命地煎藥。 「看不出來恩……慕公子有個這麼大的兒子,你們父子的感情真好……」他曾和續緣這樣鬥過嘴嗎?現在在東瀛的續緣,人好嗎?早就將自己的身後事交代清楚,或許現在續緣正拿著一炷清香,面對中原的方向,遙拜自己吧!唉── 「藥師我看起來像是踏進婚姻墳墓的人嗎?阿九是撿回來忤逆我的。」慕少艾笑著回答。以往有人問起他和阿九的關係,他總是三言兩語帶過,很少人知道阿九是怎麼出現在他身邊的。 不過,對於白蓮,他有股衝動想極力撇清,自己並無成婚,尚是孤家寡人。自己是獨身很重要嗎?連慕少艾都搞不清楚自己為何要這麼緊張,很怕被白蓮誤會。 看來慕少艾對婚姻很排斥,不然也不會用如此厭惡婚姻的口氣回答他。真是可愛又矛盾的人吶──明明排斥婚姻,卻跟義子感情融洽,口是心非卻是刀子嘴豆腐心,素還真的戒心又更放下了,百年來憑他見過形形色色的人,還沒見過這麼有趣的。「呵呵──兩個人一起在墳墓裡也是幸福,我…咳咳……」 「喂喂!」自然地輕拍素還真的胸膛,幫他順暢劇烈咳嗽:「你的病還需修養,用不著這麼激動。」 「我是……咳咳……說……」嗆了口氣,素還真咳地臉紅脖子粗。幸好有慕少艾幫他順氣,咳了一陣,素還真現在想說話也開不了口。 「我以藥師的身分,命令你閉嘴。」給我好好休息!冷不防觸碰到素還真的藕臂,異樣的感覺如電流流竄全身,素還真驚,慕少艾整個人有如驚弓之鳥彈離床邊,背過身走向大門,只在踏出屋門前,冷冷說了一句:「好好休息,等等我會餵你吃藥。」 不行!絕對不能脫離常軌!站在屋外迎著冷風,慕少艾的胸口劇烈起伏,思索著方才的異樣感受,到底從何而來?那感受是什麼?憐惜?不捨?還是……不可能!「風啊風,再讓藥師我冷靜一次吧!」 看著離去的慕少艾,素還真靜靜閉上眼,彷彿還能感受到他溫暖的手心,再胸口輕拍留下的絲絲暖意。 『他真是個好人啊…….』 (待續) 後記:原來素素的第一張好人卡是發給少艾的…….哈哈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