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天涯彼方(五)

但慕少艾自己還是在安慰著,這只是他在擔心白蓮身體情況才產生的偏差行為。 一個月的調理修養,素還真手上的筋絡已經接好,血肉也已經長齊。雖然還不能很靈活的轉動手腕,也不能持過重之物,加上血肉初成,怕過度使用會適得其反,慕少艾總是告誡素還真不准不愛惜生命。但基本的拿碗持箸或是喝茶舉杯,都已經沒有問題。 至於雙腿,則是因為腿長,以及血液的流動距離較遠,恢復地較為緩慢。慕少艾診脈後推斷,雙腿的筋脈到膝已經長成,血肉也開始凝聚,不過雙膝以下到腳踝,還是軟如海綿,完全沒有著力點。 慕少艾推測,長時間躺在床榻上,造成流速緩慢的血液,容易在下肢淤積,不利筋脈與血肉生長。於是除了常常幫素還真按摩雙腿之外,還抽空做了一張輪椅,準備推素還真去外頭走走,免得老是躺在床上,會悶出病來。 「呼呼!散步時間到了。」遠遠聽見慕少艾的聲音,素還真奮力撐起身子,吃力地移動宛若無骨如綿的雙腿,直到背靠著牆,才鬆了口氣,按摩著酸麻的小腿,苦思著要用何種藉口婉拒。 相處一個月來,素還真慢慢了解慕少艾這個人。幽默風趣,健談開朗,對患者總是無微不至的照顧,他從來沒見過如此視病如親的大夫。不過,這大夫也對病人太好了點,除了親餵湯藥,噓寒問暖之外,最讓素還真無法招架的,就是頭一回,慕少艾推著輪椅說要帶他去散步,他尚在考慮,卻被一把抱上輪椅,當場臉紅得像熟透的蕃茄。 慕少艾已經推著輪椅站在床邊,素還真有點不知所措,拿起放在枕頭下,睡前閱讀的書冊,素還真笑著說:「真是抱歉,白某有點累,想讀完幾篇回後入眠。」指著手中的典籍,素還真還裝模作樣打個哈欠。 『書都拿反了要怎麼看?真是個書呆子!』慕少艾不知道說出這句話,其實有很濃厚的寵愛味道。飛快抽離素還真手中的書,將掛在手腕上的毛氅解下,披在素還真身上,抱起安穩置於輪椅,不讓人兒有任何逃離的機會,儘管素還真也沒有力量逃。頭一直很低很低,素還真不敢抬頭,只能盯著地上看。 推著輪椅出房門,沿著峴匿迷谷周圍慢慢走著。夜晚很涼爽,星斗閃啊閃的,慕少艾抬頭看著星光月色,拍著素還真的肩頭說道:「哎呀呀!原來你喜歡反著看。」學素還真的模樣,看著峴匿迷谷的泥巴地,笑問:「請問白兄,藥師我住所地上有黃金可撿是嗎?唉唉!黃金不值錢,瞧瞧天上,有鑽石可摘呢!」 「呃……慕藥師真愛說笑。」知道慕少艾在暗示自己老低著頭,素還真嚥嚥口水,順著慕少艾的手勢往天空看去。美麗的夜色,在渺無人跡的峴匿迷谷看來,更是有如大自然最珍貴的寶藏。閃耀的星斗,有如一雙雙仙女的星眸,俯視著寂靜夜色。 素還真注意到,在天際的一隅,有一顆星,閃爍著微弱的星芒。像是刻意,黯淡的光被週遭光彩奪目的星光掩蓋,但素還真就是注意到了,因為,這顆是他的本命星。還有誰注意到這顆不起眼的小星呢?本命星再次閃耀,代表新生命即將展開,他生命中的貴人,就站在他的身後,靜靜地陪著他。 「每個人都有星魂。」慕少艾早在好幾天前,就注意到這顆光芒被隱蓋在夜空的紅色小星。初見是雀躍的,因為慕少艾知道,這顆是素還真的星魂。本命星的出現,表示素還真化險為夷,儘管隱晦不明,但至少保住了一條命。「你也有。」低下身子,慕少艾曖昧地在素還真耳朵邊哈著熱氣。 真的有嗎?白蓮是虛幻的名字,表現出的一舉一動也是白蓮,不是素還真。白蓮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對武林事興興缺缺,只對書中的黃金屋和顏如玉有興趣,為了取信於人,素還真還必須裝作有點懦弱怕事的樣子。這樣的白蓮,根本不是他!怎麼會有本命星呢? 「哦?在哪?」憑舉著手,像眼觀四方的齊天大聖孫悟空,素還真假裝找著自己的本命星,半晌垂頭喪氣道:「沒見著,白某命格不夠,怎麼會有天上屬於自己的星宿呢?」垂睫,融入悲傷嘆息的情境,還不忘低下幾滴淚。 情不自禁握住蒼白的手腕,唇片離素還真臉頰的距離不到半寸,慕少艾心很疼,有時白蓮恍神若有所思,有時白蓮微微而笑,他貪戀著白蓮的一切,就像甘露滋潤旱田,哪怕自己仍是不肯相信。但至少現在,他不喜歡看著面露愁容的白蓮。 「呼呼!別將自己說得那麼微不足道。每個人都有星魂,總有一天,屬於你的會如春花綻放在天際。」白蓮的手好冰,彷彿冷風刺入骨髓,他竟有一股衝動,想緊抱著白蓮,給他溫暖…… 白蓮孱弱的身子,以前是由誰照顧呢?白蓮娶親了嗎?還是有意中人?他的娘子痴痴地守在門扉等他回家嗎?他好想好想,就這麼將白蓮留在身邊,呵護他……照顧他…… 莫名的感覺升起,一向與人保持著一定距離的他,不喜歡也不習慣過於親密的舉動,太過的行為,會讓他失了方寸。慕少艾是好人,他也願意結交這個朋友,但為何慕少艾總是有意無意觸碰他與人接近的底限?把頭別開,以沉默當作最好的回答,刻意閃躲過於親暱的行為。 慕少艾楞了楞,趕緊鬆開握著白蓮的手站起身子,寂靜的夜裡,連一根針掉在地上的聲響,都聽得一清二處,更何況是自己狂亂的心跳。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就是想跟他親近?為什麼抱著他,餵著他,甚至推著輪椅散步,一切都是這麼理所當然? 一個月來,越來越喜歡跟他親近的感覺,甚至想再次品嚐柔嫩唇辦的滋味。有天晚上,居然夢見了與白蓮忘情纏吻,嚇得他驚醒,枕頭上盡被冷汗浸濕。他對白蓮有情慾的幻想?! 除了知道救回的人叫白蓮之外,家有多少人?住何處?以及言語上試探為何受如此嚴重的傷勢,白蓮總是故左右而言他,要不就將話題扯開,從來不肯正面回答問題。對一個只知其名,其他詳情完全一無所知的男人,在心底縈繞不去的感覺到底是什麼?怎麼來的? 「會冷嗎?」慕少艾感覺到吹來的風向變了,清朗的天空開始烏雲密佈,遮蓋了灑下一片銀白的月色和星斗,是即將下大雨的前兆。山裡的天氣就是這般陰情不定,說變就變,正好當作化解尷尬的話題。 「嗯──」外頭天氣轉為濕冷,素還真心裡卻有如岩漿滾燙。封閉的心,早就認為與愛情絕緣,久遠的似曾相識,彷彿重溫見到朱雀雲丹風采鈴的悸動。當時有所圖的接近,換來的是長久的傷痛與淚水。現在呢?以假面與救了自己一命的恩人交談,當慕少艾的手放開自己,為何有一抹失落? 「外頭是哪?想去走走。」指著不遠處的黃石陣,素還真想讓慕少艾多陪陪自己。 現在的黃石陣很陰冷,白蓮身子這麼虛弱,堪不住吧!「白蓮,若你要去黃石陣,等天氣好再說,藥師我累了,不想走。」 「這是身為患者的權利啊!」眸子迎上凝視自己的雙眼,素還真想從慕少艾的眼神中抽絲剝繭,找出讓他異樣的根源。 「唉唉!跟藥師我討價還價?恩准去一刻,一刻之後乖乖給我進屋休養。」脾氣這麼倔,他慕少艾說的話,向來病人都是叫他往東不敢往西,白蓮看似柔弱,骨子挺硬的,有趣! 「在下恭敬不如從命。」甜甜笑了,素還真情緒轉變之大,連自己都沒有察覺。 「呼呼!你說話的藝術真的很高,我甘拜下風。」無法拒絕白蓮的請求,其實慕少艾是可以言詞拒絕的,但他就是不想看到白蓮失望的模樣。白蓮說出“恭敬不如從命”六字,表情逗趣俏皮,美麗的臉上多了可愛。 (待續) 後記:這個星期要殺去彰化啦!為了教皇=/////=我拼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