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天涯彼方(六)

雨勢很大,而且雨水很冰冷。 每滴雨水打在身上,就像一根一根的針刺入骨髓的痛楚,好像要把骨頭一段段扯裂。 虛弱尚未復原的身體,怎能承受如萬箭穿心的針雨?素還真冷得全身顫抖,臉色蒼白如紙,上下貝齒敲顫,嘴唇青紫毫無一絲血色。 「就跟你說不要逞強!」 慕少艾又急又怒,無暇多想,將素還真從輪椅上抱起,解下披風緊緊裹住素還真瘦弱的身軀,往小屋急奔。冷風呼嘯,烏黑雲朵上落下的水珠,如雪如霜,打在身上是刺骨痛,蝕心殤,身體硬朗的慕少艾都吃不消。 踢開門,巨大的聲響讓熟睡的阿九驚醒,坐在床上睜大著眼,不敢相信眼前所見。 跟慕少艾相處這麼多年,少艾老大一向是很優雅的,哪怕事情迫在眉睫,依然從容不迫,充滿自信風采。 而今呢?懷中抱著濕漉漉的白蓮哥哥,阿九甚至覺得,他看見少艾老大眼角有淚光閃爍…… 這對少艾老大是好事還是壞事呢?明天少艾老大要去市集裡看診,谷裡只剩他和白蓮哥哥,或許……他該幫少艾老大,問問白蓮哥哥的心意。對!就這麼辦!阿九用力點了一下頭,鑽回被窩裡繼續睡覺去。 完全沒注意到阿九醒來又睡去,慕少艾抱白蓮上床,七手八腳脫去白蓮身上被雨打濕的衣物。頭一次是昏迷不醒,儘管裸裎也是無可奈何之事。現在他雖然冷得失去知覺,但意識還算清楚。就算慕少艾是個藥師,也同樣是個男人,但要在他人面前坦裎相見,做不到啊! 「慕藥師…白某無…無恙……」雙手推辭,意料中的徒勞無功。 「你如果再多說一句話,我會賞幾針給你,讓你安靜。」從焦急轉為冷然,此時慕少艾臉上竟看不出任何表情。 「……」慕少艾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素還真看了面無表情的表情,到嘴邊的話硬生生嚥了下去。 「明天我要去市集,阿九會照顧你。」完全沒有拒絕的餘地,素還真只好乖乖地讓慕少艾替自己脫下衣服,將濕漉的身子擦乾,然後換上一件新衫,點上用來取暖的小火爐,放在床邊。 頓時寒意全失,澄紅火光溫暖滿室。同樣脫下像菜乾的衣服,素還真第一次看見他人裸體,儘管是男子,還是讓他渾身不對勁。 感受到素還真的彆扭,慕少艾輕笑,胡亂拿了條毛巾擦乾身體,披上乾淨的新衫,只用一條黑色的紗帶充當腰帶繫上,大半個胸膛若隱若現,濕潤的髮,在火光的映照下,產生令人遐想的空間。坐到床邊,低頭看著臉色緋紅的素還真,害羞的表情加上吞嚥口水的喉結,慕少艾低哼,壓抑著莫名湧上的慾望。 「唉唉!我們都是男人,你在害怕什麼?」 這句話,是問白蓮,也是問自己。 素還真沉默,慕少艾再次幫他蓋好了被,撩起一搓白髮聞著,笑著說:「你身上的味道,和你的名字相得益彰,令人舒服的蓮花味。快睡吧!藥師我還有其他事情要做,總不能老顧著你。」 「身為你的病人很幸福。」蓮花味令人舒服?本來他以為自己身上的蓮花味,是一種危險又無法擺脫的味道。 「是嗎?」慕少艾的背影,在素還真眼中感到有些孤獨。「對一名醫者而言,過度的同情心氾濫決不是件好事。行醫這麼多年,生老病死早看開了,否則痛苦的會是自己。」對於你,卻怎麼也看不開,白蓮……你能告訴我為什麼嗎? 起身拿起靠在牆邊的鐵箏,和放在桌上的酒壺,舉高了酒壺,像是在和素還真敬酒:「白蓮,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等你痊癒之後,我們來暢飲吧!」 「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 就在素還真閉上眼準備休息,慕少艾踏出屋子前,腳步停下了。吸了一口氣,慕少艾轉頭朝素還真說道:「白蓮,藥師我沒有斷袖之癖,但我真的……真的……」 咬著下唇,慕少艾的眼睛沒有焦距,像是眺望遠方。『真的很喜歡你。』這句話該說嗎?能說嗎?說了之後他們會不會連朋友也做不成? 「嗯?」素還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對慕少艾即將說出口的話有所期待。 「呼呼!忌妒你長得比我美。」還是沒說出內心的那句話。 「皮相何以流傳千古?青史留名流史蹟,何須介意表象之虛?千年後,你我同是枯骨一具啊!」這男人還真愛計較,又一抹失落閃過。他到底在期待什麼? 「唉唉!只有美人才有自信這麼說。」揮揮手,慕少艾準備到外頭去彈琴喝酒:「快睡吧!否則等等你想睡也睡不著。」走出屋外,不再留戀。 「慕藥師,白某真的很感謝你為我做的一切。」也只能感謝而已。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靜不下心的素還真,開始感到頭疼,像是要撕裂他身軀的痛楚。 酒要釀,發酵之後還需保存。但放得太久,有些酒會開始變質,甚者成為酸醋。愛情也是同樣,需要慢慢培養,但若雙方都駐足不前,遲疑退縮的話。再美的愛情不是消逝,就是昇華。 就像蒸發的酒,若在蒸發前點上火苗,會烈焰沖天火光大熾。但若已經蒸發飄散在空氣中,除了細聞可品嚐淡淡酒味之外,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何事。 白蓮已經在慕少艾心底,深深刻畫出別於醫者病患,也不同朋友的情感。 只是慕少艾還是在逃,當一個在背俗與禁痼間掙扎的逃兵。 ===*====※====*=== 雨停了,谷裡的天氣就是變化地如此快速。撥雲見月明,烏雲散去,湛明的月色柔和灑下,灑在慕少艾舉杯交愁的心上。 真的能喜歡上白蓮嗎?原來男人和男人間,除了豪情壯志笑看風雲的結義情感外,還有……應該是男與女的情感愛戀。 情緒越來越容易受到白蓮的牽動。白蓮笑,他跟著開心;白蓮愁苦,他跟著黯然心傷;白蓮微怒,他跟著渾身不暢快。到底是為什麼?慕少艾一生愛風流,看遍天下美女如雲,就是沒有一個,能激起他心湖的漣漪。 白蓮做到了。 最終,坐於鐵箏前的慕少艾,只將手輕輕撫弄著琴弦,沒有彈奏。只因,他怕擾醒了沉睡安眠的白蓮。 「想不到一向在花叢中流連,遊戲人間的藥師慕少艾,竟然為情所困……」 手中的酒壺停在半空,慕少艾不敢相信,他真的就這麼自然地說出──為情所困。 他真的對白蓮有情……是同情?憐惜之情?相遇知情?救命之情?還是…… 龍陽之好的愛情? 「真的是愛情嗎?男人與男人…….」慕少艾哈哈而笑,就算自己真得跨出限制,決定背俗追求同性之人,白蓮呢?會不會嫌棄自己骯髒齷錯的想法?他有飛蛾撲火的勇氣嗎? 問天,天無語,人也無語。 一如往常寂靜的峴匿迷谷,兩顆只隔一牆的心,卻是不平靜……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