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天涯彼方出書取消公告

===*====※====*=== 白色的君子蓮早已過了季節,當愛來臨時,他選擇了退縮和抗拒。 而當艾離開後,他才明白,結果又是欺人與自欺。 明年的君子蓮會再次盛開嗎? 還是隨著他漂泊在一片蔚藍色的汪洋裡? 潮來潮往,風起風散﹔人來人離,凋落了花,已是春泥。 一翦梅,凝香滿袖;一管煙,隱染風流。 一抹暖黃,是難忘的微笑﹔一縷清風,是翩然的瀟灑。 戊子年仲商之月,讓我們再次與他相聚,共話千秋。 【醉慕東風之劍伴人在】 * 書名 ──天涯彼方 * 字數 ──32萬 * 內容 ──上冊。天涯彼方正文(15萬字以上。十八禁有一點點)      ──下冊。天涯彼方&慕蓮未收錄番外(15萬字以上)           ※落梅殤(少艾朱痕篇) ※當歸悲劇版、喜劇版(情人節番外篇) ※墨攻(狗年番外篇) ※布衣?我不依!(豬年番外篇貳) ※抓周 ※風流醫師俏護士(情人節番外篇) ※歸舟(少艾朱痕篇) ※半甲江湖(續緣召奴篇) ※月到中秋(龍宿蘭芳篇) ※蒲月蒲節(端午節番外篇) ※緣來是你(現代篇) ※一眼萬年 ※曾幾何時(未公開完整版) ※向晚(未公開完整版) ※武林(未公開)           * 作者 ──麒小之 * 規格 ──A5判。精裝純文字本,總共約520頁。 ===*====※====*=== 掙扎了許久,看著已經排好版的天涯彼方﹔看著弄好的底圖和浮水印﹔看著一行一行版面整齊的心血結晶,心中百感交集。這篇文章寫了又撤撤了又寫,似乎還是很放不下,一種莫名的低潮把我緊緊包裹。 這個決定很痛心,也是猶豫許久才做下的決定。 向所有期待著這本書問世的朋友們說聲抱歉(鞠躬),小之食言了,這本書的作業就只到了排版和校正為止了。謝謝大家對這篇文章的支持和鼓勵,未來小之會將完結篇和完整版的番外,整理之後在天空發表,在天涯彼方正式在天空完結之後,也是小之退出布袋戲和布界同人的時候了。 而如果想知道為什麼會做下此番決定的心路歷程,也請撥冗時間將後面這段如老太婆裹腳布般長的感想看完吧。 這本書從預定到現在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了,本來想在去年的十二月份的台大場首販的,但因為臨時工作上的交接和突然COVER別人的工作,蠟燭可能有三頭同時在燒,也因為都是第一次接觸的關係,每天上班都是戰戰兢兢,從實驗室走到和病人以及家屬直接溝通的層面,對小之而言是個很大的考驗。 而過去的一年,又發生了好多撼動我生活的事,如果有在msn上和小之聊過天的朋友,應該就會知道我和霹靂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而發生的這件事,讓我看清楚大鯨魚是如何吞噬小蝦米,看似是件小事,威力卻大到能將我對霹靂的愛震毀,改變了我對霹靂曾經熱情付出的一切。 從發誓不再踏進片場開始,我的生活就開始跟霹靂遠離。當然,包括不斷反覆在掙扎著,我到底要不要出天涯彼方這本書?出了,裡頭所賦予給角色的愛能有多少?我經歷過因為一篇文,可以將我對角色的愛全盤否定的事件,是不是真出了這本書,又可以拿我對角色的忠誠來大書特書?不出,是不是慕蓮系列的文章沒有一個完整性?從前傳到正文八十多萬字的心血,是不是會感到可惜和無奈? 八十多萬字,小之創作地很愉快。而執戒、那年、比翼雙飛、春藏系列文、布袋戲相關同人……將近四十五萬字的創作,每篇文的創作也都很快樂。 【我不想多做對角色有沒有愛的解釋,我只想反問某些人,如果不是喜好在支持著我,要從哪裡找出寫作的動力?如果不是喜好在支持著我,那一百二十多萬字的喜怒哀樂又算什麼?】 到底該怎麼做,一直困擾著我,出也不是,不出也不是,那種矛盾又糾結的心情,很難受。我很在意別人的看法,更介意別人總會抓著一個小辮子,就把它渲染成可以束縛我的粗麻繩。 我,不是靠著角色來賺錢的。 我的喜愛,不需要證明或滴血立誓,【布袋戲只是我的一個喜好,角色只是我在其中的孺慕,不可能用布袋戲來主宰我的生命。】 而現在,又有多少人因為布袋戲的好惡,而否定我的一切?我是個很介意別人說法的人,當十個人之中,有一個人有心或者無意說出了全盤否定的言語,我會很難過,也會耿耿於懷。 【原來,我一個活生生的人,卻比一尊戲偶還卑微。】 我不斷想要找回過去對霹靂的感動(不是對角色,而是對霹靂),想要找回當初瘋狂執著的支持在哪裡,我想找回,單純找回,單純找回對於『布袋戲』的熱衷和喜愛,但當我發現,看著元凰的MV,而我的情緒竟然心如止水,毫無波動的時候,我才不再自欺欺人。正視了那件事對我而言,的確是壓垮我喜愛的最後一根稻草。 而在那件事之後,我的態度和生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我不知道要怎麼形容那種糾結,但對於某些人,阿諛奉承的醜惡面孔,我是很不屑的。而那種對我說一套,對有利的人卻說另一套,更是讓我無法忍受。【你(妳)不需要這麼辛苦和虛偽,真的,因為對現在的我來說,那些過去的熱忱和瘋狂,沒有意義。我是一個問心無愧的人,不是見不得人的賊。】 角色在我心中是如神一般不可褻瀆的存在,但這並不代表我將他們視為需要鮮花素果拜祭的神,也不代表能用一個角色的表現,來評斷或指責我的價值觀。他們只是另一群人創造出的東西,就像卡通和漫畫,活在一個賦予他們之處,讓他們的生命活躍。但離開能讓他們擁有生命之處,他們的生命就終止了,而我是個活生生的人,【我沒有必要因為另一個人創造出來的東西,讓自己被說成好像是個價值觀,甚至是家庭教育有問題的人】。 過去我曾把木偶當成家人,與他們分享喜樂悲傷,但現實是不能靠熱情來支撐的。他們沒有辦法給我實質上的安慰,充其量也只不過是自己情感上的投射。現在他們依然支持著我,但當我確實放棄的時候,他們也沒有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力。 這番話很尖銳,可能又會被某些熱情的戲迷攻擊,無所謂,我看開了。我花了好多年,靠著那個事件才豁然開朗,現在我能控制自己的喜好,單純停留在理智的階段,到底還存在多少喜愛,我不能確定,不知道是零還是負數。過去實在是太瘋狂,瘋狂到回想起來都覺得好笑,現在要我對著所謂的本尊尖叫,或者為了角色做些什麼事情(例如後援會),很抱歉,通通做不到。 現在偶對我而言是什麼?現在角色對我而言是什麼?前者是重要的存在,而不是用來炫耀的工具,後者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了。成為鎂光燈注目的焦點很吸引人,但很多人往往沉溺其中,沒有發現鎂光燈黯淡之後,剩下的只有什麼。至少對我這些年來的經驗而言,意識到在這個圈子裡成名,對我沒有任何幫助。 所以你(妳)無需字裡行間/行為舉止透露著知道什麼秘密/或擁有什麼特權的優越感,那讓人十分不舒服。 後來,藉著朋友在MSN上偶而和我聊到一些劇情和角色,雖然都是鴨子聽雷聽不懂在講什麼,但似乎感情上頭有這麼一點點回溫。而我一直努力在做的,是想讓劇情和現實清楚地區隔開,讓布袋戲的歸布袋戲,私人的問題歸私人。但或許就是自己的個性使然,很多以往看到的東西,現在在看到,卻讓我覺得十分虛假。至於是些什麼,我想就自由心證,也不講明了吧。 好不容易找回寫文的感動,慢慢上了軌道,本想在今年四月開始編排天涯彼方一書,或許這就是上蒼所賦予的考驗,也或許這就是告訴小之文筆必須加強的契機,一個同事因為某些原因留職停薪,所以她的工作也暫時落在我的身上。這一落下,就讓整本書的製作延宕了。 同樣,在這段期間我接觸了很多過去沒有接觸的事物,學妹將我拉進日劇,我的確也在其中找到喜好;朋友帶我玩三國無雙,我也樂在其中;看動漫、舞台劇、去好樂迪……都是過去我不曾接觸,或者甚少接觸的。 而近期上網,看著許多優秀的作者都出書,琳瑯滿目的DM看的眼花撩亂,無論文字內容或插圖,都是十分優秀的,而我更是羨慕那些每場都可以出書的大手。小之從不趕稿,也從不順著潮流寫所謂的賀文或節日文,因為我總覺得,這樣趕出來或者是一窩峰寫出來的東西,幾乎都是千篇一律。因此,我更是佩服產文速度很快的人,她們的靈思泉湧,每篇文章都帶給人不同的感受,這是我做不到的。 出書,究竟代表著什麼?我常常在想,今天一本書的內容,到底吸引人的是文筆,還是所謂的配對?或者只是一個角色?而我每一次對書的堅持,又是為了什麼?在內容上,反覆看了別人的文章,【深深覺得我的文筆竟是如此拙劣不成熟,實在難登出書的大雅之堂。】 這個圈子,玩了很多年,其實也有些疲倦了。看著越來越多陌生的角色,看著越來越多的同人本問世,配對文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什麼樣的配對都可以有,我不懂為什麼配對硬要冠上官方兩字的加持,也不懂為什麼同人的角度凌駕在正劇之上?什麼是戲?什麼是同人?為什麼總要混淆不清?自己仍在傳統的原地踏步,不知如何前進。從不認為自己是個專業的寫手,但現在深深覺得,我連業餘的寫興也不算是。 我不會迎合潮流,只寫自己想寫的,自己愛寫的,隨著自己的步調打出每一篇文章。趕稿或應景從來沒做過,有情緒就寫,沒有心情就停,這樣隨著心情而走的寫作,是不想讓自己跳進『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泥沼。現實生活愉快的時候,我寫不出感傷的文﹔現實生活遇到瓶頸的時候,文章裡頭怎麼會有快樂? 每當貼出一篇文之後,我自己常常在想,是不是同樣的內容,如果裡頭書寫的人物換一個配對,這篇文會受歡迎的多?是不是當一篇文章違背了多數人心目中的王道,就該被打入十八層地獄?我不明白,也越來越不了解當今同人圈的生態了。 我想每個作者寫文都是主觀的,寫出的都是心目中的理想喜好。我也是同樣,只不過我喜歡的偏向爭議性高,冷門又在字裡行間說教,當內容不是所謂的王道,其實堅持是很痛苦的。試問,在每一篇同人文中,口口聲聲說喜歡的人,她們的喜歡,又該如何定義?而看見為了維護某個配對的官方認可,一些莫名其妙的穿鑿附會頃巢而出,看到的當下除了覺得好笑之外,別無其他。裡頭濃厚的排他意味,更說明了似乎不認同他們的言論,就成為一種罪。 不只一次看過這種事情,原先罵某某角色罵到狗血淋頭的人,可以因為該角色換了造型,或者是變好看了,瞬間成為喜歡該角色的親衛隊,以高高在上的姿態將過去所說的話全部拋地一乾二淨,甚至認為別人的指責是無的放矢。熱潮會改朝換代,從一而終堅持的人好像成為傻子,甚至動不動就會被冠上虛偽或自以為是的高帽子。 【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有必要人前笑,人後反刺一刀嗎?何必為了迎合他人而搞地自己身心俱疲呢?】沒有錯,我處世欠圓融,可能字裡行間無意中得罪了不少人,可是又有多少是他人刻意的曲解呢?喜歡與否,不能端看表面,趨於冷靜的態度,是我告訴自己要改變,人是要成熟的,很多事情不能只靠單方或表面去歸咎。 陌生的環境,陌生的圈子,陌生的文章,陌生的一切,想不到曾經是自己最熟悉的地方。沒有承認自己不腐,可是我討厭那種老是將攻和受掛在嘴邊的人,還有那些老是用一些同人的字眼去形容角色的人。一個過場角色可以用別的角色的形象萌地一踏糊塗;只要某某角色是受,管誰攻他都可以;兄弟亂倫父子亂倫通通沒關係,因為有愛…… 而後來我也明白了一件事,一個人是否有名氣,比他(她)是否有實力重要多了。 有三兩三的份量,不足以做六兩六的資格,這世界就是這麼現實。靠著自HIGH又能HIGH多久?頂著大手的名號,做出來的東西價值又是什麼?這年頭崇尚名牌,也迷信大手的話就是真理,只有三兩三的價值,就要吹捧成有六兩六的質感,同樣的東西,打著大手的名號眾人趨之若鶩,而後呢?是真的鑲金鍍銀嗎?不敢恭維這種盲目崇拜。 不才如我,創作的作品只是閒暇時磨練文筆的抒發,而這種心境上的抒發本想得到共鳴,但【今再反覆閱讀,竟也覺得自己的文章生澀臭長,敘敘叨叨寫了一堆形容和感情,不如一句話省事。我想將讀者帶入場景之中,但現在發現,那是畫蛇添足,多此一舉。】 寫作一篇文所做的功課,讓我學習到很多,但這樣的努力看來是不需要了。寒心的是自己沒有自我砥礪,裹足不前。曾經想要振作,我也很努力地將版面排設完成,但我想命運的安排是很巧妙的,容我這麼說吧,一些事情的發生,讓我深深覺得──是的,巧妙地命運安排,讓這本書不可能問世了。 我知道自己是個很任性的人,也知道這樣的任性很對不起支持著小之的朋友。可是我真的很累了,無論是對霹靂還是對布界的同人圈。堅持是一種痛苦,堅持久了也會有想放棄的時候,我放棄了很多次,也重新再振作很多次,可是這次我真的是下定決心了。 文,是寫不下去了。很多曾經寫過未發表到完結篇的文,那些找資料的樂趣,無論是在文上或是創作的過程,是很美好的回憶,就讓它們停留在充滿幻想地一刻吧。 再次對曾經預定/期待天涯一書的朋友們說聲抱歉,也請原諒小之這個任性的決定。你們所給予小之的鼓勵和支持,我會永遠記在心底,因為那些感動的話語,是小之在這個圈子中,所保留最珍貴的記憶。 有你們真好,謝謝你們。 麒小之2008-07-0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