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天涯彼方(十二)

慕少艾拿起放在桌上的水煙管,抽了一口,白色的煙霧有如煙嵐,散發出令人心安的清香。 「呼呼!美人可以遠觀,絕不要近身沾。沾上身的美人,就有如絆腳的爛泥,無美矣。但要看能讓藥師我下定決心,相伴一生的美人出現沒。你說是吧?素還真。」 說出相伴一生四字,慕少艾拍了素還真的肩膀幾下,搭在上頭笑著回答。深瞳看著素還真,讓素還真不知該閃還是裝作若無其事。他當然想和愛人安定生活,而且對象也找到了,不過心儀的美人卻倔強地不肯點頭答應。 問題不是出在他,而是出在你身上啊!還真…… 「是啊,感情的事要靠緣分。」 伸手要拿火爐上的茶壺,無奈行動不便,手勾啊勾的卻還是撲空。清香白蓮素還真,居然連要拿燒水的茶壺都如此吃力,要是這番窘境傳出去,大家一定不信。不信嗎?事實擺在眼前,他不得不信…… 現在的他,需要別人的保護。 「哎呀呀!緣分緣分,真是好有禪意的兩個字。」看著小火爐上的茶壺嘴冒著熱氣,慕少艾起身握著壺把,將壺提起放在桌上的藤墊上,順道滅了火:「壺很燙,玉手粗重工作不宜。是說……緣分到了也不一定有用,有人就是拼命把緣分向外推。」 知道慕少艾在說自己,素還真低頭不答,舉杯欲飲,卻發覺茶香味道變了,蓮花香中竟然有一股淡淡的水煙香……還有慕少艾身上的藥草香。素還真有可能放下一切,不顧武林大局嗎?當世人總說要白蓮肩挑重責,他如果選擇隱閉,是不是太自私? 「至少把握當下的緣分。」把玩著手中的白色磁杯,素還真口氣很澹然。自私……從出武林以來,他是為誰而活?江湖…武林…還是續緣?將私人情感轉成無私的犧牲奉獻,只因為他是素還真。自私……武林上的人心更自私……「琉璃仙境已毀,素某暫且無處可去。幸虧好友願意收留,但叨擾甚久,素某也過意不去……」 「呼呼!」慕少艾心裡發出吶喊,叨擾甚久?兩個月會很久嗎?也才六十天…讓你一輩子住在峴匿迷谷都沒問題!「地氣已毀壞,良禽擇木而棲,剛好我家樓上是獨一無二的麒麟穴,乾脆你搬上去。」樓上樓下一家親,多好! 「無功不受祿。」搖頭拒絕。 慕少艾胸有成竹,好像早就料到素還真會拒絕,後續的方法隨即脫口而出:「所以嘍!等你痊癒,我們來比試。從峴匿迷谷的絹河下游,以輕功看誰先搶到麒麟穴。當然,藥師我絕對不會放水。如果你贏,也贏地光彩無閒話。輸了嘛……就表示麒麟穴與你無緣。如何?」 一氣呵成沒有半點猶豫,敢情慕少艾已經在腦袋裡構思很久了?這人心機還真不是普通重啊!從翠環山、琉璃仙境和雲塵盦,可以看出素還真是個很念舊的人。每回總是居住在充滿靈氣之地,寶穴之位。素還真點頭答應,但還是有些猶豫問道:「不知崖上環境如何,真想上去走走。」行動不便的雙腿,卻侷限了他的活動範圍。 「沒問題!素還真你現在要上去嗎?藥師我可以揹你。」慕少艾一邊說話,一邊蹲在素還真的輪椅前,拉起素還真的手,作勢要揹。這個舉動讓素還真臉一陣青紅,他現在又不是昏迷無意識狀態,更何況崖上的環境,可以等腿好了再去勘查,慕少艾真得很會製造機會。 「好友心意,素某心領。」慕少艾的頭髮跟自己一樣雪白,「有九霄鐵龍帆就好了。」 「九霄鐵龍帆?那是什麼?」站起身,慕少艾抽了一口水煙,好奇地張大眼,問著素還真。『九霄鐵龍帆』名字聽起來很響亮,不過感覺陽剛了點,而且不知用途為何,和去崖上有什麼關聯性? 看來慕少艾真的在峴匿迷谷隱居,而且不問江湖事很久了,竟然連當初鬧得沸沸揚揚的九霄鐵龍帆都不知道。「嗯……交通工具吧!」其實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九霄鐵龍帆,能飛在天空至少也算是交通工具。不過將它藏在舊琉璃仙境的後山頭已經有好幾百年,大概經過風吹日曬,帆身也鏽蝕不堪使用了。「如果好友有興致,改天素某帶你一見龍帆的廬山真面目。」 「一言為定。」不過這時候慕少艾竟然想到一個問題,如果別人也對九霄鐵龍帆有興趣,素還真是不是同樣會帶他去一解心中疑惑?慕少艾心中希望不要,因為他希望他在素還真心裡面,是特別的…… 「不過還請好友勿洩漏秘密。」畢竟當初撿九霄鐵龍帆回來,純粹是捨不得,才吩咐加拜託屈世途修復,要是讓武林上知道九霄鐵龍帆還再世,恐怕又會掀起另一波動蕩不安。「此事知道的人不多。」風拂過素還真的臉頰,髮絲飛揚,配上俊秀的臉蛋,慕少艾再次看傻眼。 言下之意,表示素還真信得過他囉?呵呵……兩人關係向前進展了一大步,可喜可賀!崖上的麒麟穴的確是個萬中選一的好穴,不過既然是好穴,就代表有靈性,另一個說法就是會挑主人。福地福人居,命格不夠再怎麼改變風水也無用。 崖上來來去去有幾戶人家想蓋樓,不是家財萬貫的暴發戶,就是財大氣粗的有錢人,永遠沒有眼睛只有鼻子,鼻孔就等於看人的靈魂之窗。想當然爾,這般庸俗之人,如何鎮得住麒麟穴的崇高靈動?只來看了地,就不知道為何嚇得落荒而逃。他相信麒麟穴是在等待一個命格適合的人,那個人就是素還真。 「唉呀呀!意思就是洩漏出去,就要找藥師我算帳的意思?」風向變了,是變天的前兆。谷裡的天氣就是這樣,變化多端又溫差大,慕少艾很怕素還真不適應有如後娘面孔的天氣,總是擔心他著涼。每回天色只要開始變化,就會催促素還真進屋。「進屋吧!外頭開始吹寒風了。」 繞到素還真身後,推了輪椅進門,不容許素還真有任何反駁的言語出口。「素某應該沒有這麼孱弱。」像是開玩笑,素還真其實挺喜歡被慕少艾照顧的感覺,當這種念頭第一次浮現腦海時,素還真根本不敢相信。 扶著桌緣,素還真正想起身時,冷不防慕少艾將之騰空抱起,素還真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抱上床榻。替素還真蓋好了被,慕少艾笑著接下剛才素還真的問題:「呼呼!愛逞強不是好事。」 「好友……」素還真想掀被起身,卻被慕少艾壓住肩頭。 「今天阿九不在,想吃什麼好料的?我去準備。」看是要薑母鴨、羊肉爐、人參燉雞、紅燒豆腐、鮮炒竹笙,甚至要喝雪蛤甜湯也行! 「你有沒有覺得耳朵癢?」這句話給阿九聽到,不跳腳才怪。 手放在耳後,像在專注聽什麼,慕少艾停頓一會,方才接話:「他剛剛告訴我,朱痕決定煮一桌滿漢全席,三五天都在落日煙不回來了。」 「是嗎?素某怎麼聽到阿九在哭著說你心偏?」笑開了,慕少艾就是有本是讓素還真卸下所有心房,全然放鬆。 摸著心,慕少艾訝異開口:「誰的心長正的?給藥師我研究研究。」推門而出,慕少艾回頭看了素還真一眼,接著說道:「等等我就回來,別太想我。呵呵……」 「好友……」人影閃離視線,素還真看著方才慕少艾替自己蓋好的被,心裡越來越徬徨了…… 他與慕少艾,到底該用何種關係相處?無語,茫然盤據蓮心,這比武林之事更難釐清!更難解決啊! (待續) 後記:最近的炸彈一直在醞釀,可能不小心就會爆了吧=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