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天涯彼方(十三)

剛救回素還真時,素還真的臉色蒼白地恐怖,白皙的皮膚更是毫無血色,瘦弱又單薄的身子,讓慕少艾懷疑素還真根本是畫在紙上的人偶。 不過還是心動情動,再見到面色紅潤的素還真,更是讓慕少艾整顆心再次陷了下去。 髮絲盤於後,綁成一個小高髻馬尾,素還真雪瀑流洩,沒有多餘的頭飾綴物,只用淡綠色的緞帶繫上,是一片雪白中唯一的色彩。頭髮大略梳理過,不若以往的自然垂散,素還真看起來朝氣蓬勃,而且… 更美。 那是一種介於男人和女人間,屬於中性的美。 素還真五官輪廓分明,秀真的面孔真的會讓人乍見誤認性別。不過這只是初次見面的錯覺,素還真氣色恢復之後,柔弱不堪的模樣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神采奕奕的華麗風采。 身上的淺綠色絲綢衫,外頭罩著一層雪紡紗,是慕少艾用存了好久的私房錢買回來的,當然前提不是要給自己穿,而是送給素還真。當慕少艾將剪裁得宜繡工精緻的袍衫遞給素還真,要他換上。 一見到如此奢華的衣裳,素還真二話不說當場回絕。慕少艾好說歹說,還說了善意的謊言,說這件是別人當作醫治之情送的禮物,素還真這才穿上。 佛要金裝,人要衣裝。素還真穿上這件服裝,更顯脫俗不凡的氣質。雖然絲綢上繡得不是蓮花,而是淡綠色的竹和竹葉,但穿在素還真身上卻不顯得突兀,梅蘭竹菊號稱四公子,看來下次可以買繡梅畫蘭繪菊的衣裳給素還真穿,一定再合適不過。 「呼呼!素還真,看來你不只適合蓮花嘛!竹子也不錯。」抽著水煙,慕少艾笑盈盈地看著自己的“精心傑作”。美人娉婷立於前,綽約之姿人間仙。美!實在有夠美。 素還真趨身到慕少艾面前,像是在照鏡子般,一下子拉著袖擺,一下子正衣領,一下子又在調整腰帶是否歪了,深怕將這件衣服穿得不合體。 「好友,素某穿戴是否適宜?」沒有鏡子還真是有點麻煩。 其實你怎麼穿都好看吶!慕少艾看著站在眼前的素還真,謹慎穿戴服裝得模樣,一時間傻了眼,不知該如何回答。幫素還真拉了拉領結,慕少艾假裝左看右看,還順道撩起素還真耳畔的一搓髮絲塞到耳後,十足的溫柔多情,而且素還真也無法拒絕此等親暱。 「嗯──嗯──這樣好多了。不過……少了點什麼……」從袖子中拿出一塊淺綠色的薄紗巾,上頭成串的珠鍊發出閃耀的光芒。從紗巾兩側各延伸一段金色的蔥線,這是塊面紗。「為了你的安全著想,戴上吧!」現在武林還是風聲鶴唳,到處都有人想要素還真的命,要出門當然要小心點。 明白慕少艾的苦心,素還真沒有拒絕。將面紗蔥線綁在後腦杓,淡綠色泛著珍珠光澤的面紗,就這樣罩住了素還真的鼻口。隔著一層朦朧的薄霧,淡綠和紅潤的臉龐,有如蜜桃上還有翠綠的枝葉,讓素還真看起來就像一朵嬌豔欲滴的玫瑰花,十分可人。 「這樣好嗎?」素還真可以想像現在的模樣,活脫脫像個女子,渾身不自在。不過既然要出門,就要有承擔突生變故的風險。他雖然手腳已經可以活動自如,但損耗的內力和真元都尚為恢復,遇上了鬼王的手下索命,自保的能力也是五分平。苦笑自嘲:「原來素某扮成女子,還能入好友的眼。」 何只是入眼?根本是入心! 「哎呀呀!浪費太多時間了,早點出門早點回家。」他可不想摸黑走山路回峴匿迷谷,谷裡除非是有月的夜晚,否則都是一片漆黑。雖然說這樣可以拉近和素還真的距離,但夜黑風高對素還真太危險。 帶著素還真通過黃石陣,從峴匿迷谷後方的蜿蜒小徑走出谷,沿途風光沒有多餘的修飾,偶爾會在河邊發現幾株垂柳撥動水面的柳樹,還盛開著一些不知名的花卉。絹河很清澈,還可以看見魚兒在水面下嬉游。鳥語花香的世外桃源,大概就是在敘述峴匿迷谷的與世無爭吧! 一出谷,蜿蜒的山路便成較寬的石子路。路的兩旁是平坦的農田和草地,偶見幾棟房舍坐落在田間,或者是幾頭黃的、黑的牛在悠閒吃草,但更多的是破敗荒廢的屋舍。在寂靜中彷彿在控訴著歲月的流逝,閑美中帶著滄桑。 樸實生活是素還真想追求,卻一直沒有實現機會的夢想。武林的打殺,他曾倦,也想逃,但使命感讓他逃不開也避不了。眼前的無爭景象,觸動了素還真的心扉。 跟在慕少艾的腳步後,聽著慕少艾介紹此處的景色,素還真不由得羨慕起來。如果可以,或許他會選擇白蓮的身分,從此隱居在這個小山谷裡,不問世事,直到世人都淡忘了素還真的名。只可惜天不從人願,他是白蓮,是清香白蓮素還真。 「好恬靜。」出自內心的讚嘆,也是對自己的感嘆。 「喜歡可以住下來,峴匿迷谷絕對歡迎。看到那座山嗎?」手勢往右前方一指,那是一座翠綠的山頭,看不出有任何異樣。素還真走到慕少艾身旁,順著手比的方向點頭,慕少艾再言:「玄武山,曾出過可與安徽歙岩比美的硯石。」玄武之名,起源於此山的形狀貌似烏龜。 「此處想必曾經繁華。」筆墨紙硯是文人的最愛,如果此處曾經出過名硯,想必一定繁榮一時,只是不知為何現今竟便成荒涼的農村面貌。 「貪婪是人心最大的弱點。」 抽著水煙,慕少艾淡淡訴說著此處由繁華轉為荒涼的由來。當初這裡的確出產可和龍尾硯齊名的翕硯,磨出的墨香濃郁又善保存,許多文人雅士爭相來到此處買硯。原本務農的農家,都把心力轉投注到製硯上,也造就了翕硯傳奇。 但資源是有限的,人為的過度開採超過了自然平衡定律。不消一甲子,翕硯石被開採一空,原本製硯的商家,頓時失去了原料供應,想當然爾,來此處買硯的文人越來越少,終究繁華成空。有的欠下債款遠走他鄉;有的則是製硯上了癮,離開生長的故鄉到各地尋找能替代的硯石;更有的乾脆將細軟一收,到他處尋生活去了。 「知福惜福才能再造福。」 素還真同樣回地很淡。如果居民們沒有被虛榮和財富沖昏頭,現在此處應該還是以翕硯聞名天下。只可惜,目光太過短視近利的結果,往往造成永不能回頭的悔恨。 「把握當下啊!呵呵──」目光飄向玄武山,慕少艾彷彿還能見到揮汗如雨的工人,正在努力開採硯石的光景。那是多久前的事呢?他忘了…也無意憶起。「出了這個隘口,就是市集。市集人多嘴雜,小心為上。」眼底閃過擔憂,要不是素還真說要帶他去看九霄鐵龍帆,他絕對不讓素還真拋頭露面! 什麼時候素還真竟然需要如此小心翼翼……逛市集?!屈世途知道一定會笑半天,甚至更久。在峴匿迷谷養傷的時日,除了慕少艾,就是阿九,他從來沒見過另外的人。素還真腳步躊躇了,縱使在江湖打滾這麼久,與世隔絕一段時日,外頭的花花世界讓他有些退怯。 「嗯……」 「委屈你了……娘子。」 手臂一彎,示意素還真勾住手。一聲低嘆後,素還真面露微笑,不自在地勾住慕少艾的手腕。這是慕少艾想出的方法,他拒絕了半天還是沒效,為什麼一定要用夫妻的名義上市集呢?兄弟…朋友…或者遠房親戚都可以啊!偏偏要用最尷尬的假夫妻…… 逢場作戲,為了讓兩人看起來不像相敬如冰的怨侶,素還真將頭輕輕靠在慕少艾的肩頭,咬著牙說道:「好友算盤打得真精。」希望等等上市集不要好巧不巧遇到熟識的朋友,否則素還真跳到黃河也洗不清,還得多費一番唇舌解釋,他不想讓慕少艾曝光…曝光就是危險。 「唉唉!用面紗罩著臉,沒這麼容易被認出來。」如果這是真的,不是假裝該有多好。他想這樣擁著素還真,哪怕他人用異樣的眼光打量也無所謂。也在此時,慕少艾才發現素還真個子比自己嬌小,體型跟他相較,顯得瘦弱。「更何況……姑娘家應該沒有像藥師我這麼壯碩的吧?!」 壯碩?抬頭看著慕少艾認真敘述的表情,素還真只想笑。慕少艾只是比他高了點,胖了點,但還稱不是壯碩。 「怎麼沒有?北方姑娘啊!」 騎馬打獵,遊牧民族的姑娘可是不讓鬚眉的剽悍。 「喂喂!藥師我這張臉看起來就是吃南方米長大的,哪裡是北方姑娘?」 市集上很熱鬧,除了人聲鼎沸之外,眾多的目光都投射到素還真和慕少艾兩人身上。 有人認出了慕少艾是每次來義診的大夫,高高興興地跑來寒喧;還有人則是用妒忌的眼光看著素還真,這也是無可奈何之事,因為素還真就算矇著面容,縱使無法分辨男女,還是可以看出沉魚落雁的美貌之姿。 慕少艾彷彿認定了素還真真的是他的娘子,開心的面帶桃花。 素還真則是無奈看著身上的水袖薄紗,低嘆寧願扮成武功高強的神秘女郎靈嘯月。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