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天涯彼方(十四)

「大夫───」住在東村的王大嬸牽著女兒的手,不開心地對素還真懷有敵意:「這位是?還挺不賴的嘛……不過我家阿珠也不差啊!」還不忘拍拍身旁哭喪著臉的女孩肩頭,不知道是在安慰還是鼓勵,看得慕少艾黑線狂冒。 背脊涼意竄升,慕少艾實在受不了這種半強迫的推銷婚姻法。「這位是內人,姓白,單名蓮。娘子,跟王大嬸打聲招呼。」眨著眼給素還真暗示,百般無奈下,素還真只好哈腰欠身向王大娘問安。 不問安還好,一問安讓王大嬸如刀的眼光掃過來,上下打量著素還真,這番尷尬讓素還真向旁邊走了幾步,想和慕少艾保持距離。誰知慕少艾動作快了一步,一把環住素還真的腰,反而更貼近兩人距離。 趁此機會,素還真在慕少艾耳邊低聲抱怨,手努力地想把扣住腰際的手扳開,卻被慕少艾給擋了下來。「說不定用原來的面貌,還不會沾上這種麻煩。」他是男人,就算假裝是妻子,也不用摟得這麼緊,別人見到會閒話的。 「唉唉!」慕少艾同樣低聲回答:「是你這張臉的問題,少扯到藥師我身上。不管用什麼面貌都一樣。說不定回復原來的裝扮更糟糕,全村的少女都想嫁給你。」語帶威嚇,但也是事實。慕少艾和素還真面貌都很俊俏,但素還真比慕少艾更多了一分成熟和穩重,少了輕浮和放蕩不羈,的確是乘龍快婿的最佳人選。「別亂動,這樣容易露出破綻。」 「這…」好像有道理。行走武林,他天不怕地不怕,遇到再邪惡的敵人都可以處變不驚,但只要遇上了桃花劫,再好的修養都會被磨地精光。「總該想個辦法脫身。」他的臉皮不算薄,遇到這種事還是恨不得插翅而飛。 拋給素還真一個“包在我身上”的眼色,慕少艾笑嘻嘻地朝王大嬸行個禮,輕摸著素還真的肚子,笑言:「真抱歉,我們有急事要先走了,娘家趕著幫娘子安胎,誤了時辰老人家怪罪下來,我們擔不起啊!」慕少艾一邊說, 一邊牽著素還真的手向後退,顧不得王大嬸張大雙眼的訝異,從容走進人群。 『慕少艾!』素還真氣得七竅生煙,要他假扮女子就算了,還是有身孕的婦人?!等到離開了危機,素還真氣呼呼地甩開慕少艾的手,不悅道:「好友的計策真是高超。」冷如寒霜,素還真差點把面紗給拆了。 「唉唉!素還真,你誤會藥師我的苦心了。」慕少艾笑著賠罪,感覺沒什麼誠意,但素還真一見到慕少艾的真摯的笑,準備燃起的火苗也瞬間被撲滅。不過為了不趨於劣勢,素還真還是擺上一張撲克臉。「民風純樸的莊稼人最重視傳宗接代,搬出小孩來比說一堆夫妻恩愛還有效。真的!藥師我發誓!」 舉起左手,五指併攏,慕少艾真誠的對天發誓。雖然他也曾幻想過素還真是個女人,能夠和他生一窩白白淨淨的胖娃娃。不過既然素還真是男的,生孩子這事要做到也不容易…呃…是根本不可能。愛到了就愛到了,哪怕素還真一直在逃避他的感情…… 「好友……你為何如此堅持?」稍微辨別了附近景色,素還真大概知道身在何處,朝著藏匿九霄鐵龍帆山洞的方位走,淡淡問了句。 慕少艾的明示外加暗示,他不是不懂,而是裝作不解風情。不諱言,他的確對慕少艾有動心的感覺,許久塵封的情感,再次被慕少艾撩起。曾經以為除了風采鈴,不會再付出任何感情,幾百年來心湖的確也平靜無波。風起湖面也不平靜,更何況颳起的是龍捲風,早將湖水激起萬丈高。 他竟然再次動心,而且對象是個男人。 不敢回頭看,怕自己暴露了弱點,但又害怕慕少艾沒跟上自己,幸好聞到水煙的味道從後方飄來,知道慕少艾跟在身後,素還真這才安心。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他總害怕睡醒之時,見不著那道熟悉的黃影,聞不道清淡卻令人安心的水煙香,甚者…聽不見辛辣又關心自己的妙語如珠。 「那你呢?為何如此堅持要涉足武林?」看著素還真的背影,慕少艾心中升起一股憐惜。還真的背影…好孤寂,孤寂地讓他更想成為還真依靠的臂膀。 簡單將問題丟還給素還真,武林有什麼好?打打殺殺你爭我奪陰謀算計生離死別肝腸寸斷……沒一件好事的江湖路,為何要一直走下去?抽身不好嗎?非得要將自己帶進遍體鱗傷的悲慘世界才甘心。慕少艾很想大聲咆哮,喚醒素還真放在心中不必要的責任感。 你知道嗎?!你死的時候沒有一個人關心你!當你和鬼王戰得天昏地暗,甚至筋脈全斷之時,誰在意素還真的死活?!沒有人!沒有人! 激動地握緊拳頭,慕少艾還是沒有把這些話說出口。素還真靜默,這句話好多人跟他說過,素還真有滿腹的苦衷,不知該如何說。退隱兩個字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很難。他…是堅持地涉足武林嗎? 「順應天命罷了。」頭也不回,彷彿手上拿著拂塵,習慣性甩上肩。 「為何不去改變?人雖不能勝天,但至少有掌控自我命運的權力。」不要老是為了別人活,多替自己想想不好嗎?水煙的味道變了,變得苦澀和嗆鼻。因為慕少艾的心無法平靜。 「好友,人各有其天命,各有生於世的責任。」就像你是藥師,濟世救人是不變的職志,而他…只是致力在維持武林和平罷了。他與慕少艾,真的是兩個世界的人。語調一變,素還真不想再談論這個話題:「過個山頭就到鳳鳴谷,谷裡的翠珩洞就是龍帆所在之處。」 「素還真,你脾氣硬又固執。」拿起水煙管,慕少艾茫然地不知道該不該抽。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物以類聚啊!」淺笑,是笑慕少艾的痴,也笑自己的傻。他們雖然處在不同世界,卻是同樣的人。執著,對自我要求的執念,讓腳步不斷勇往直前。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輸你了。」連心都輸了……素還真越逃,他就越向前追。素還真對自己是有愛的,他看得出來。只是多年來在武林上讓素還真對感情害怕,甚者恐懼。無妨……藥師慕少艾除了醫治生理疾病,化解心理障礙更是一把罩。當然,只對素還真,這朵令人難以忘卻的白蓮吶! 總得雲開見月明。曾經以為不會被愛情羈絆的慕少艾,最終還是立下要與白蓮共度的決心。 而蓮呢?是否願意放下繁瑣的武林雜事?勇敢接受難得的真愛? 時間,會改變一切…… 這是慕少艾的信念,也是素還真的……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