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天涯彼方(十五)

不起眼的石階被雜草覆蓋,要不是素還真撥開草叢,掀開地窖的木板,他還不敢相信這裡居然會有通往地底的樓梯。 樓梯建成螺旋形,但大部分都是沿著石壁建成。素還真手輕揚,壁上的燭臺自動點上燈火。 不知深入地底多久,在慕少艾雙眼熟悉幽暗的環境後,眼前是地底的廣闊平台。一道細小的涓流在石縫中形成一個個小瀑布,或者聚集在凹洞中,成為地底的小水漥。 看似死寂的空間,還是充滿生命力,白色透明因無光而雙眼退化的蠑螈在水中覓食,行進的風讓平靜的水面起了波動,蠑螈快速地閃進石縫中,探著頭好像在打量惱人清夢的不速之客。 平台後方分岔成左右兩道。左方的通道狹小又昏暗,彷彿地獄的黑暗,冷冽的感覺讓慕少艾不禁打了冷顫。右方的通道則是寬闊,微微泛著紅光,應是有點上燭火,讓人感到溫暖許多。地底的溫度很低,慕少艾懷疑如果在外頭,可能已經落霜甚至下雪,只是在地底下阻隔了外界氣候的變化。 「呼呼!素還真,你很會藏。」水煙管從右邊劃到左邊,指著一片漆黑的左道,笑著說:「這條才是通往正確的道路吧?這裡應該不會有外人來,有必要這麼謹慎嗎?」一般人一定會朝右走,但太過醒目的提示,反而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嫌疑。依他冷靜的分析,向左走雖然崎嶇了點,不過才是素還真會做的事。是說…如果一般人有辦法走到這底下來的話。 「好友真是機靈。」面朝左道,素還真似笑非笑,雙手聚集掌氣,輕喝一聲朝外推,圓形的掌氣一分為二,化做兩道光束射進兩甬道。頓時景象驟變,原本寬敞明亮的右道變成漆黑狹窄,左道變為好走的康莊之道。素還真回頭笑著問慕少艾:「現在好友走哪一條?」 好心機。慕少艾哈哈大笑,摟著素還真的肩頭,意有所指回答:「蓮馨到哪,藥草香就陪伴到哪。」言下之意就是別再問我了,藥師我哪知道兩條平凡的走道,竟然蘊藏這麼多不平凡。由此推之,該不會左右都是幻術,實際上走這兩條都不對?! 就在此時,兩道中央的石壁放出金黃色的光芒,光芒中隱約可見到一尾金龍盤旋,張牙五爪的模樣甚是嚇人。雖然龍騰雲端威武剛強,但雙眼處卻是一片空洞,加深肅殺氛圍。龍口之鬚圈成小圓,好像是銅門上的釦環,隱約可從龍嘴處,看見耀眼奪目的黃金之梯,轟隆轟隆地一階階出現。 眼前的景象虛幻地有若置身夢境,慕少艾腦袋一片空白,好不容易才想到三句話“飛龍乘雲,騰蛇遊霧,雲罷霧霽”,金龍獻瑞,這可是大大的祥瑞之兆。不過這和要去看九霄鐵龍帆有何關聯性?迂迴曲折,百思不得其解。 龍口一開一闔,滴落幾滴龍漦,低沉渾厚的嗓音傳出:「素還真──好久不見。嗯──」龍形竄出,一道道龍氣在慕少艾周圍盤旋圍繞。素還真沒有替慕少艾阻擋,因為他知道鑨沒有敵意,只是好奇罷了。久居在洞穴中,難免對生人有戒心。「你帶了誰?」 「吾之好友慕少艾。好友,跟鑨前輩打聲招呼。」鑨是九龍裡的老大,平常是不輕易現身的,看來牠和慕少艾很有緣份。 「嗨!」慕少艾朝石壁上金龍揮揮手,見到石頭上出現一尾龍已經夠訝異了,想不到牠還會說話?!天啊!他是在作夢嗎?還是錯覺?「藥師慕少艾,見過龍…呃……鑨前輩。」 「嗯───人中飽滿,眼正不斜,無慾無貪念,龍翰鳳翼也。」慕少艾身軀周圍的小金龍消失。聽見金龍對自己的評價,慕少艾覺得很不好意思,生平第一次被一條龍給讚賞,任誰都會啞口忘了應對。 「走吧!」素還真邁開步伐朝龍口而去,慕少艾見了此景,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問什麼,只得硬著頭皮跟在素還真後頭前進。 金龍浮現在石壁上,看似半透明的虛影,但又可以感覺到被逼迫的壓力。慕少艾越往前行,越可以感受到被龍眼俯瞰的強大巨流。伸手往龍身上一摸,上頭龍麟的光滑冰涼,滲透了骨肌,簡直和周圍的低溫融為一體。加重撫摸的力道,這時龍麟卻如同煙霧,在掌心化開。慕少艾嘖嘖稱奇,將手縮回看著毫無異狀的手掌。 踏進龍口黃金階,裡頭舉凡牆壁、地板,甚至是樓梯旁的扶手,都閃耀著刺目的金光,金碧輝煌的奢華感,跟素還真的喜好完全沾不上邊。「哎呀呀!欲蓋彌彰?」慕少艾有種多待一刻,有可能變成金人的錯覺。 素還真聳肩,不以為意穩健地持續往下走。「在此顧守的有九龍,金銀、水火、風雨、霜電,大概今天是輪到金龍顧守。」說得輕鬆,素還真覺得理所當然,沒什麼好解釋,慕少艾則是聽了一頭霧水。 金銀水火風雨霜電…算來算去也只有八龍啊!哪裡有九龍?照名字看來,該不會水龍出現,就得游泳橫渡,雨龍現身就伴隨滂沱大雨吧?!那幸好來的不是火龍或霜龍,不然就算沒被火烤乾也會被凍成冰棒。 「素還真,你說得不會是荀淑傳裡的八龍吧?專、儉、緄、汪、爽、靖、燾、肅…不對啊!這樣也少一尾。素還真──痛───」見素還真完全沒有要回答的意思,慕少艾加快腳步,放聲大喊。同一時分素還真腳步停下,慕少艾來不及反應,直接撞上素還真的背脊。 被慕少艾這麼一撞,素還真差點整個人往前跌。穩住步伐,轉身看著摸著鼻樑,眼眶滿是濕盈淚水的慕少艾,素還真好氣又好笑,走路不會看路的嗎?正要開口探問情況,慕少艾摀著鼻,用尖銳的鼻音先開了口:「你還好嗎?抱歉……藥師我失了神,你的身子……」沒有傷到吧?傷到可罪過了。 「無妨。」慕少艾不也是先詢問他的狀況,而不管自己是否有傷嗎?嘴巴裡不說,素還真其實明白慕少艾對他無法抽身武林很介意。縱使沒人關心素還真的死活又如何?有個貼心的好兒子,有會拿鮮花素果祭拜他的幾名知心好友,素還真就無憾。抽出方才的面紗,體貼地擦著慕少艾發疼的鼻樑,柔聲細問:「你呢?有沒有傷到?」 鼻子雖然有些紅,但沒有流血也沒有外傷。「哎呀呀!你摸一摸就好了。」行醫多年的經驗,慕少艾了解愛情是最有效的良藥。一聽素還真關心的詢問,加上面紗上淡雅的蓮香,慕少艾的疼痛老早就飛到九霄雲外。 「素某黔驢技窮,不敢在能人面前逞強。」老是這麼不正經,要不是朝夕相處數月,真不敢相信眼前跟登徒子沒兩樣的男人,竟是他的救命恩人。「目光放在龍帆上,可別糟蹋了這麼辛苦的旅程。」手指向距離不到二十步的金屬物,慕少艾這下才注意到,一艘龍形船靜靜地躺在自己眼前。 (預知詳情,請見下回分解) 後記:我把待續改掉了XD,改成以前說書的最常用的做結尾(喂!)。近日天空『異常』不穩(開篇網誌要按F5三次以上= =),留言回覆請暫候,小之會每一篇都回覆到的(網誌和留言版),絕對不會跳過。 最近有個小小的感想,這幾天都是買回所有各大報(好久沒這麼認真看影劇版了~*笑*),把準基的消息通通都剪下來(久違的剪報嗜好又重出江湖XD),看著準基說著自己是個很好勝,很MAN的男人,不是劇中珙吉的個性,突然有種想法......我不知道這樣說對不對,但是我不知道那些把準基稱做『公主』或是『準姬』的『準基迷』,是否真的喜歡準基.......好了,老人家又在碎碎念= = 接下來不發洩不行! 那個姓何名叫某奇的歌手,妳唱的『別疼我』真得很難聽(用喉嚨唱歌不累嗎?= =),真不知道為什麼會讓妳唱王的男人中文主題曲。重點是!妳就算穿上那件珙吉的衣服,也不及珙吉的萬分之一! 唸完~今天後記真多=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