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0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就是【公告】~(喂)

嗯嗯,因為最近還是有些朋友來詢問天涯彼方的事情。 由於先前的公告已經撤掉了,所以就簡短發這篇小公告置頂。 (1)天涯彼方結局不發表。 (2)天涯彼方不出書。 謝謝所有支持慕蓮這個配對的朋友的詢問,創作他們的故事是一件很快樂的事。 附贈慕蓮小短篇── 難得不悶熱的深秋,慕少艾和素還真兩人起了個大早,從慕蓮小築往南走了約莫十五里路,到一處滿是落紅的楓林中,賞著若淺若艷交錯的繽紛紅霞。慕少艾解下背上布包,開開心心拿出上等佳釀,想與素還真一同品嚐。 望著漫天落紅楓雨,素還真若有所思,不知想到了什麼,嘴角揚起微微笑意。慕少艾斟好酒,濃郁的酒香彷彿替艷麗的楓林更加添色彩,但素還真卻依然無動於衷,直到慕少艾往他紅撲撲的臉頰輕輕一捏,素還真才猛然回神,但才見到慕少艾茫然的臉,忍俊不住噗嗤一笑。 「喂,藥師我是哪裡好笑?」 「好友,今年多大歲數了?」 微笑反問,一般人能輕易回答的問題,卻讓慕少艾張口結舌,呃了半天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但素還真的表情異常認真,慕少艾搔搔頭,硬是從喉間擠出一個不確定的答案。 「八……八十?」 「喔……」又是一笑。 「喔什麼喔……咳咳……」 素還真目光含笑上下打量,藏著什麼算計的目光,把慕少艾從頭到腳看得渾身發癢,彆扭又不自在。假咳幾聲,抽出懷中的水煙管,雙指一掐,掐出火花點上菸絲,故做鎮定吞雲吐霧起來。 「吾在替好友算命。」 「哎呀呀,藥師我什麼都算,就是不算命。不過嘛……你算的命,藥師我怎麼樣都聽。」 「此話當真?」 「藥師我騙過你嗎?快說吧,藥師我的命格是不是五子登科,大富大貴?」 「呵呵,非也非也,好友聽了。」故意拱手作揖,慕少艾也依樣畫葫蘆,欠身行禮,自信滿滿。「嗜酒如命,其歲扣十;煙不離口,再扣歲十;生性懶散,餘命再減;」聽到這裡,慕少艾的好臉色已經由紅翻白,由白再轉青,看不出任何喜悅的表情,還若無其事地把煙一熄,悄悄把煙管一收。但素還真裝做視而不見,繼續滔滔不絕說道:「夜不沉眠,棄歲再十;杞人憂天,命又少十;口是心非,十載又過。好友啊好友,你的命格真是……特別。」 「哈…哈哈…哈哈哈……」對素還真的鬼靈精怪完全無可奈何,慕少艾只能自嘲:「這樣扣一扣,至少藥師我還有二十年的壽命吧。」 聞言,素還真露出一個茅塞頓開的表情,連忙鞠躬道歉:「真對不住,方才吾漏舉了最重要的一項──飽思淫慾,捨歲成雙。這麼算起來,好友你……唉……」雙手撫上慕少艾的臉,疼惜說道:「完全從個嬰兒開始吶。」 這回,不肯趨於下風的慕少艾,呵呵笑了幾聲,好似有所盤算。以為將了慕少艾一軍的素還真,沉浸在贏過慕少艾的歡愉中,完全忽視那雙透著危險和陰謀的眸,再言:「要延年益壽,想必要從斷淫戒慾開始。好友以為如何?」 「哎呀呀,你說藥師我現在是個小嬰兒是吧?」 「然也。」 「呵呵……」又是帶著算計的笑,慕少艾反手一扣,無視素還真的掙扎,緊扣依人的腰,再一旋身,將白蓮安穩放倒在亭子裡頭的石桌上。素還真雙手抵著慕少艾的胸膛,臉上漾起可比落楓媲美的紅潮,與那頭隨意披散的雪瀑,欲拒還迎的羞稔,簡直是一幅蕩漾春情的畫。 「欸,少艾好友,成了嬰兒還這麼……」 「哎呀呀,蓮兒,這可是我成為嬰兒的權利耶。」 語罷,不等素還真回答,慕少艾用最原始的方法,封住那張今兒個不斷消遣他的小嘴。難分難捨的吻讓彼此意亂情迷,慕少艾喘著氣,呢喃的細語在素還真耳邊說道:「傻蓮兒……你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為……唔…為什麼……」不服輸的個性,讓素還真不斷告訴自己,理性絕對要戰勝感性,雖然感覺已經是徒勞無功。 這廂慕少艾可開心了,以後可以『時常』吃地理所當然,光明正大。 「嬰兒……要吃奶啊……呵……」 「……」素還真很想看一看慕少艾的肚子,是不是用木炭做的。 唉唉,真是一針見血的妙喻呀。 藥師,您真內行。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