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天涯彼方(十八)

就在慕少艾正要替素還真再斟一杯,講述動人傳說時,兩位窈窕淑女步履輕巧走進亭中。 一名妙齡少女頭插珠縷簪花,步履輕搖,手環項鍊珠飾華貴,相互撞擊發出清脆聲響。身上羅衫除了錦緞,還有上好的江南絲綢,腳著繡花鞋,手持圓形團扇,嬌貴地有如一朵牡丹花。 另一位少女年紀更輕,但身上的穿著衣飾,只是簡單的布衫。頂上的黑髮綁成兩個小髻,髻上繞著一圈金蔥緞帶,緞帶尾端有一朵黃色的小花。少女手中拿著一把油紙傘,看來應該是一主一僕前來賞櫻。 女子拉起裙襬進亭,見著亭中已經有人,而且還是兩個男人,嚇得花容失色,正要吩咐丫環離去時,女子一腳踩空,眼看就要跌下,丫環吃驚大叫,慕少艾見狀趕緊扶住女子,輕摟著腰際以免兩人都跌得難看,但主要原因是慕少艾是怕她撞到素還真。 「姑娘,無恙否?」看著懷中的女子,慕少艾只覺得好笑。不過就是見到亭子裡有兩個男人嘛!有嚴重到受到如此驚嚇嗎? 靠在慕少艾懷中的女子,聽見男性魅力的嗓音,睜開害怕的雙眼,一張俊俏有如潘安再世的面容,就這麼出現在眼前。女子看傻了眼,這個男人俊美又謙恭有禮,而且還有俠義之心,英雄救美,頓時芳心悸動,嬌羞回答:「奴無恙,多謝公子。」 團扇遮面,女子害羞地從慕少艾懷裡起身。眼光流轉頻送秋波,但慕少艾早就有意中人,加上看過的美女如雲,早就對投懷送抱的美人免疫。 他現在心裡指容的下一人──清香白蓮素還真。 「姑娘無恙,那在下就放心了。」臉上掛著笑,慕少艾鞠躬行禮,這個舉動更讓女子芳心大動,想更了解慕少艾這個人。 「奴家黎雀兒,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奴家居離此三里處的黎家莊,是否有榮幸備薄酒,以謝公子救奴之恩?」欠身,黎雀兒用餘光打量慕少艾。真是越看越英俊挺拔,風流瀟灑,而且風趣又喜賞櫻,如果他能成為黎家的乘龍快婿,爹親一定樂不可支。 姑娘的大膽讓慕少艾忘了該如何應對。或者應該說,慕少艾在想如何應對,能讓黎姑娘完全死心。這對慕少艾來說可是頭一遭,覺得眼前的女子礙眼。因為他可以感受到,本來和樂又有進展的氣氛,頓時降到冰點。 眼前這幕,讓素還真心裡酸溜溜的。慕少艾的桃花運還不是普通旺,連在亭子裡跟位姑娘萍水相遇,都可以讓姑娘的心緒不定。起身拍拍楞在原處,不知如何應對的慕少艾肩頭,素還真沒好氣說道:「看來素某的確可以入主麒麟穴,好友慢慢處理,素某先行一步。」 一席話讓慕少艾心裡喜滋滋,素還真在吃醋,而且吃得很凶。「別生氣,藥師我馬上處理好。姑娘,我與友人尚有要事,別了。」 拉起素還真的手,素還真卻賭氣地甩開,這讓慕少艾很開心,原來素還真吃起醋來的模樣,還不是普通的可愛。紅粉的雙頰鼓鼓的,像個要不到糖吃的小孩;微嘟的小嘴,紅艷地簡直讓人想直接親下去。有如塞外芙蓉,露水絹蓮,天地相形失色,日月無法爭輝。 征住心神,慕少艾定神凝視的吃驚模樣,讓素還真更氣了。因為黎雀兒站在自己身後,素還真以為慕少艾看女子看傻了眼,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二話不說,八卦迷蹤步隨即踏出緋亭仙閣。伸出手想拉住素還真,卻撲了空,手指只摸到飄起的衣帶一隅。 「哎呀呀!」不理會黎雀兒的驚訝,慕少艾內力一提,追趕而去。誰知三秒之差,先機已失在先,雖然急起直追,依然落後在素還真身後一步的距離。「素還真,你聽我解釋啊!」 他可以被全天下的人誤會愛好女色,就是素還真不行!他萌芽的愛情,怎麼能毀在一個來路不明的女人身上!素還真回首,笑顏中帶有肅煞的冷寒。「素某對緋亭仙閣動人的傳說較有興趣。」意思就是連解釋都免了。 「唉唉!藥師我多情但不濫情,遇到對的人心早就定了。」話鋒一轉,慕少艾改變態度,用另外一種方式要素還真正視:「況且,以你我的身分,就算藥師我與其他女子舉止過於親暱,也發乎情只乎禮,好友何須如此介懷?難道…還真你對我,也有情意?」 一針見血的言論,讓素還真欲辯無言。是啊!他有何立場介意慕少艾與其他人過於親密?原來再多的隱藏虛偽,還是無法掩飾心裡的漸生情愫。還真?好諷刺的名,名為還真,卻連自己的真心也無法面對,何來真?如何還真? 不語,只有呼嘯而過的風聲。慕少艾知道素還真的難處,也是苦嘆。想不道自己竟然也會有為情所困的一天。須臾,素還真以一步之差,贏得麒麟穴。 「承讓了。」一腳踏進麒麟穴,素還真馬上感受到此處與他地完全不同的磁場。地靈人傑,位居高地,麒麟穴背有山,前有崖,呈現龍身蜷臥之姿,將靈氣凝聚在腹地內,無怪乎是風水上的一大吉穴。 一步之差,慕少艾倒是沒什麼失落感。「呼呼!素還真,是不是你安排美女在路途上,讓我顧得了眼上,顧不了腳下。」半開玩笑,慕少艾就是有辦法自得其樂。 就算他是神人,也不可能未卜先知。緋亭仙閣是慕少艾突然繞道帶他去的,他怎麼知道會在亭內殺出個程咬金。「好友,你想太多了。」 「等琉璃仙境重建好,你搬上來後,可別忘了住在崖底下的慕少艾。」 手一揮,崖上的景色全變。不知從何而來的屋樑磚瓦,圓形的拱門上有精緻的雕花,靠近崖邊的欄杆,白紫兩色典雅高貴不失俗氣,連同窗稜以及垂飄的紫色紗幕,竹桌上放著成套茶具,一切擺設隨著一陣蓮香而生。 『這麼快……』早知道就多待在仙閣一刻…一刻也好…… 斟了一杯茶,素還真笑容可掬地要慕少艾入坐。「緋亭仙閣的動人傳說,素某十分有興致,好友可願品茗而談?」 「藥師我想不到拒絕的理由。」 「素某之幸。」笑顏。 「素還真,有什麼計劃需要幫忙,就下來找我。藥師我可以為你犧牲性命。」 「好友……」眼神中盡是無奈與不捨。 「相傳在百年前,有位農村女子和同村富家男子互相愛戀……」慕少艾別眼,開始述說櫻林美麗動人又淒美的傳說。 新起的琉璃仙境,再出的清香白蓮,滿目瘡痍的武林重新染起新希望。慕少艾知道,他可以留住素還真的身,但目前還留不住繫在武林上的蓮心。 不過,總有一天,他絕對要與白蓮退隱凡塵,遠離腥擾的江湖…… (待續) 附註:傳說的設定->農村女子(顧盈翠)和同村富家男子(武雲飛)互相愛戀,顧盈翠歷經磨難和刁難,依然不畏嫁進武家,成為武家的長媳。武家在地方上小有財富和勢力,對於身為莊稼之女的顧盈翠,帶有貶低意味。但在武雲飛的保護下,武家兩老縱使對媳婦不滿,也無法讓兩人分開。兩人幸福恩愛,並且孕育有愛的結晶。但就在顧盈翠臨盆前夕,因租地耕農不滿兩老將田地租金調高,起而抗爭。武雲飛見事情越鬧越大,趕緊以少主人的身分,下鄉安撫暴動的情緒。雲飛離家不久(炎夏七月),兩老逼迫顧盈翠離家,顧盈翠不肯,武家派人將顧盈翠毒打一頓後,硬趕出門。大腹便便的顧盈翠,怎堪如此鞭打?逃出家門,一路逃到現今緋亭仙閣,昏厥倒地。後方武家老二(武雲承)率眾追趕,以冷水潑醒顧盈翠,並刁難她可留在武家,但必須天下白雪。時則七月,如何下雪?顧盈翠又怒又心傷,泣訴上蒼不公與武家勢利,淚水入土,一株株櫻樹從地冒出,盛開出白色的櫻花,落於地形成一片雪白。此乃七月之雪。武雲承見狀大驚,恐懼天怒人怨,正想將顧盈翠接回武家,但顧盈翠卻在遍地雪白中斷氣,一屍兩命,武雲承別無他法,只得草葬在緋亭仙閣。武雲飛返家後,不見顧盈翠與兒,逼問之下得知事情真相,憤怒異常,與武家斷絕關係,隻身在緋亭仙閣搭建木屋居住,直到老死。遽聞,武雲飛安詳而逝當晚,天際現出七彩祥雲,雲上立一絕美仙子(顧盈翠),一手持櫻枝,另手則牽著一名孩童(武雲飛之子),接引武雲飛共往天上享天倫。 我又在寫芭樂劇情Orz(奔) 還是這尊的蓮花最漂亮~~(再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