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頻伽共命(一)

緊握的拳頭,代表著不甘心和憤怒,回想過去姬小雙的笑語形影,北辰元凰的眉間皺得更緊,臉色蒼白地看不出血色,只有用牙緊咬著下唇流出的鮮紅。 鬼梁天下嫁禍翳流,用移花接木的方式,將寰宇奇藏殺死鹿王的恩怨,變成翳流欲搶奪神器的第一步手段。斷雁西風信了鬼梁天下的挑撥,不求事情真相殺上翳流,而後…… 損失一名大將。 衝動的人行事同樣不經過大腦思考,翳流雖然措手不及抵擋斷雁西風和燕歸人的殺戮,但在佈兵用局方面仍屬上風,應有勝算把握。只是燕歸人手持的聖戟神嘆,幾乎已經成為不倒不敗的象徵,翳流雖然將他們兩人殺得身負重傷,卻仍讓他們逃離翳流,更痛的是…… 他失去姬小雙。 「姬小雙……」 被聖戟一分為二的身軀,血肉模糊地令人不敢直視。北辰元凰卻沒有任何畏懼,蹲低身子凝著淚看著有如殘破布娃娃的身軀,嗆鼻的血腥味直衝腦門,北辰元凰卻不在乎。 血戰前兩天,眾人正在商議現今的武林局勢,姬小雙和寰宇奇藏不約而同提出鬼梁兵府。接二連三針對翳流的事件,很明顯是有心人的刻意佈局,最大的嫌疑就是鬼梁天下,寰宇奇藏甚至懷疑,鬼梁天下就是另一個練有五殘之招,殺害他弟弟皇甫笑禪的兇手。 將目標從中原改指鬼梁天下,北辰元凰下達命令,要眾人留意鬼梁兵府接下來的動作。會散,眾人各自歇息,天之界限只剩下北辰元凰和姬小雙兩人,姬小雙一直緊繃的情緒方才鬆懈,捧著心,俊秀的臉似乎痛苦難當。 『小雙,怎麼了?』上前探問,姬小雙額上冒著冷汗,臉色白地像一張紙。 『啟稟教皇,屬下不知為何,數日來一直心神不寧。』好像有事要發生,姬小雙很擔心,因為最近的局勢太混亂,他怕教皇在江湖上吃了虧。 『縱使各方將目標針對翳流,但翳流一定有應對之法,切莫太過擔憂。』小雙就是這杞人憂天的個性,對翳流…對他…都鞠躬盡瘁。 『是小雙多心了。對了,西苑多種了星辰花,教皇今晚要來賞嗎?』 『嗯……兩日後是十五月圓,待月圓時再備酒賞花。』人也團圓。 『屬下這就去辦。』不忘送上淺淺的一個香吻。 姬小雙期待雀躍的模樣,還深深烙印在北辰元凰腦海;相約賞花的約定還在耳盼縈繞不去;那個吻的溫度,還殘留在唇辦上。 但人…… 現下卻冷冰冰地躺在天之界限。 寰宇奇藏和醒惡者同樣在負了傷,在一旁噤言不語。這次翳流損兵折將出乎意料之外,雖然有奇蠱夫等人衝鋒陷陣,但實力比不上神力,的確大大地讓翳流受創,尤其是教皇…… 北辰元凰的目光,一直盯著姬小雙的屍首,好像期待著姬小雙會復活般,不肯別眼。緊握的拳頭代表著北辰元凰一直在忍,忍著滿腔的悲傷和憤怒,濕潤的眼眶不肯掉下一滴淚,瀕臨失控的情緒還在力挽狂瀾。 可是緊握的拳頭,卻因為過於用力,指甲深深刺入肉間,流出了汩汩鮮血。血紅的拳恨不得將仇人一刀兩斷,讓燕歸人同樣嚐到殘忍的痛苦,讓他同樣被戟給硬生生一分為二! 「先生、惡者,你們無恙否?」 語氣如冰,原本就善於隱藏感情的北辰元凰,此時的個性更難以捉摸,冰冷的語調中帶有一絲哽咽。寰宇奇藏和醒惡者沉默地欠身搖頭,北辰元凰手一揮,吩咐他們下去靜養調息,以阻擋不可知未來,他人的來犯。 翳流現在岌岌可危,每個翳流人都要保住。 「屬下遵命。」寰宇奇藏領命後,卻動身走到北辰元凰面前,嘆息道:「人死不能復生,此處溼熱,屍體容易腐敗,應該儘早將少府的屍體安葬。」彎身要抱起姬小雙殘缺不全的屍首,卻被北辰元凰擋下。 他只想再多看姬小雙幾眼。 明亮的杏眼星子已然黯淡,緊閉成一條細線,有如縫針一針針地將眼瞼緊緊縫住,刺痛著北辰元凰的心。小巧誘人的雙唇,該是鮮豔欲滴有如紅莓,張口侃侃而談計策謀略或是含羞帶怯的情話,此時卻是蒼白地微張,像是姬小雙最後的驚愕與不解。 輪廓分明的秀顏,卻沾滿了血污,扭曲的五官,在在說明姬小雙在生命的最終一刻,戟刺穿身體的那個剎那,所承受的殘忍不堪。撕裂的痛,姬小雙嚥下最後一口氣的眼神,如鬼魅般飄上了高峰。 北辰元凰站在高峰上,只能穩住想衝下去大開殺戒的憤恨,他不能!當下他身為翳流教主,不可以慌了陣腳,一慌,就讓敵人更有可趁之機。北辰元凰的身軀在顫抖,因為他所愛的人,血淋淋地在面前倒下。 許多次的失去,每一次都讓他痛心疾首,而他卻不能表現出傷感或不捨,越無情的反擊,往往在心底醞釀壓抑。有誰知道他心中的痛?有誰知道他復仇的慾望有多強烈?他不能說,什麼都不能說。 在醒惡者和寰宇奇藏面前,姬小雙對他而言,只是翳流的少府,同為四閣聖之一的長老,盡忠職守的屬下。但姬小雙最後看向他的眼神,沒有埋怨,也沒有憤怒,反而用盡殘餘的一絲力氣,想要記住北辰元凰的面容。 浴血的身有如千萬蟲蟻啃噬,姬小雙咬著牙,勉強勾起一抹嘴角的微笑。那抹笑,是每次他和姬小雙在西苑賞花時,姬小雙總會露出的滿足笑容。 小雙沒有忘……沒有忘記今日在西苑有飲酒賞花宴…… 專屬於他和小雙的賞花宴…… 「先生。」情緒再次起了波瀾,北辰元凰孤弱的雙肩不自覺的顫抖,連說話時上下貝齒都無法克制地輕顫。「翳流專研藥毒,其中有不少是悖於中原醫理,其中……是否有起死回生之法?」 沉默半刻,寰宇奇藏與醒惡者對看一眼,醒惡者低下頭,寰宇奇藏搖著沾血的白羽扇,語重心長地開了口。「教皇,翳流的確有起死回生之法,但對象……用在尚有一息游絲之人。少府斷氣已久,身軀也殘破不全,實難有復生之法。望教皇以龍體和翳流為重,切莫悲傷過度。」 最後的希望破碎了。 北辰元凰原先以為,翳流絕對有辦法讓人起死回生,就像當年南宮神翳變成半人半鬼,幾乎都以化成枯骨行屍,還是有邪術可以重生早已腐朽的血肉。 但寰宇奇藏一席話,讓北辰元凰僅有的希望破碎,一滴眼淚從眼角滑落,流過瘦削的臉頰,滴到姬小雙染血的紫色領口上。已經乾涸的血,因為外來的水份而再次暈開,一圈又一圈由深至淺的血圓,是無力回天的宣告。 是。南宮神翳雖然像人又像鬼,但保有最有力的籌碼──活著。 只要活著,就有希望,一但斷了氣,什麼希望都是空談。「你們退下吧!姬少府的屍首,吾會親自收埋。」他會將小雙殘破的身軀縫補好…… 西苑,天之界限最美的地方,或許可以當成小雙最後的歸宿之所。他親手栽種的花花草草,正等著主人給予細心照料,還有離垢……平常只要從外回歸,離垢不管在哪兒,都會飛來天之界限吱吱喳喳地吵個沒完,替冰冷的翳流加添許多暖意。 但今日,卻不見離垢蹤影,甚至連鳥鳴都沒有聽見。牠知道了吧?! 離垢是隻很有靈性的飛禽,天性敏感又善解人意,想必已經知道姬小雙的身體雖然回來了,但靈魂已經被牛頭馬面勾去陰曹地府,再也聽不到爽朗的笑聲,伸出手臂朝天空喊著『離垢你又野去哪了?再不回來就沒飯吃囉!』的呼喚。 永遠…再也聽不見…… (待續) 後記: 很沈重的開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