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天涯彼方(二十)

本來以為素還真已經陣亡的屈世途,半信半疑前往新琉璃仙境,熟悉的老友身影,讓屈世途老淚縱橫。 真的是素還真! 而且沒缺角,氣色也比半年多前好很多。可是當屈世途問起半年來發生的事,素還真總是答地模糊,不願講明。屈世途大約分析了一下,只知道有個叫慕少艾的藥師,救了素還真,如此而已。 人邪竟是吞佛童子,而吞佛童子是異度魔界的戰神,二層的守關者。以守關者的實力就如此難以捉摸,異度魔界到底還在武林上佈下多少暗樁?連素還真都沒有把握。閻魔旱魃即將重生,各方勢力卻連異度魔界的根據地都無法找出,著實棘手。 為了探出異度魔界的根據地,素還真四處打聽下,才從聖域得知盜夔獠翾盜走能俯瞰天下的佛門寶物──阿那律眼,可能在春霖境界會有相關消息。一刻前佛劍分說來訪,素還真將消息轉述,為了蒼生,佛劍分說二話不說,馬上動身啟程前往春霖境界。 送走佛劍分說,一切的轉機只能等待。素還真決定以靜制動,以不變應萬變,暗中牽制異度魔界的恐怖殺戮。自從重建琉璃仙境後,數十日沒有安眠的素還真,獲得暫時喘息。輕嘆一口氣,倚著欄杆,吹著從崖底飄上帶有藥草香的涼風,想著現在慕少艾會在做什麼。 慕少艾現在大概在抽著水煙分藥草,不然就是和阿九在鬥嘴。要不要趁著空檔,下去探望呢?素還真閉起眼,似乎很苦惱。峴匿迷谷的存在,在武林上還是一個謎。迷谷若曝光,代表慕少艾也會顯上檯面。這位有辦法將瀕死的素還真起死回生的神醫,一定會引來江湖各派的興趣。 還是別下去好了。 可是……內心總覺得有股空虛寂寞,這是從來不曾有過的感覺。 習慣慕少艾的存在…喜歡看著慕少艾認真或幽默的樣子…風波不斷讓他失眠,少了慕少艾同床,更是讓他睡不安穩。 慕少艾在自己心中,到底是以何種定位存在? 朋友?單純的朋友不會這般心心念念……恩人?在谷裡的相處模式,一點也不像救者與被救者……情人?他和慕少艾真的有辦法成為情人嗎?情人?!素還真額上冒出冷汗,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想到這層關係。 蓮馨…藥草香…真能相守一生? 從內廳泡好茶的屈世途,端著茶盤走出來。琉璃仙境外廳空無一人,只看見素還真倚著欄杆,若有所思地望向崖底。唉!先天人就是這麼有衝勁,本來要泡茶給佛劍分說喝,想不到佛劍分說動作這麼快,一會兒就不見人影。 不過……不就是崖底嘛?素還真這麼認真是在看什麼? 放下茶盤,屈世途走向素還真。屈世途的腳步不輕,照理說素還真應該早在他閃出大廳時,就發現他的存在。可是現在他距離素還真只有短短三小步,素還真卻一點反應都沒有,也沒發現他就站在身後。 反常啊!要是站在背後的是敵人,素還真早就被偷襲打落山崖了。 「喂!素還真,崖底有什麼好看?」學素還真的動作,屈世途同樣倚著欄杆,看著空空如也的崖下,看了更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什麼都沒有!素還真是在耍寶嗎? 被屈世途突來之聲嚇得回神,吞吞口水回道:「好友,你真是神出鬼沒。」素還真沒想到自己竟然恍神至此,疏於防備。 「少來,我站在後面很久了。」賊賊笑著,屈世途不懷好意:「在想什麼?你的臉怎麼這麼紅?是異度魔界讓你生氣嗎?呵呵──」 「三個問題,你要素某先回哪一個?」恢復神色自若。臉紅?他有臉紅? 「第一個。」伸出短胖的食指,屈世途笑地有企圖。素還真倚著欄杆望著崖下發呆不是第一回,每每素還真望了崖下一陣,嘴角都會勾起“甜蜜”的笑。對!就是談戀愛的人,想起心上人時會泛起的微笑。憑他屈世途閱人無數,早就看出來素還真在這半年,一定發生了什麼事…嘿嘿……那個幸運兒不知道是何方人士,居然能讓素冰人動心。 「好友洞察機先,應該不須素某贅言吧!」走向桌子,素還真倒了一杯鐵觀音,笑言:「用複雜心思泡得茶,味道也很奇特。」 「辯不過你的口才,輸你啦!」屈世途計謀失敗,素還真的口風不是普通緊,很難探出有意義的消息。眼珠子轉啊轉的,屈世途彎腰作揖鞠躬笑言:「是說素還真,這幾天比較清閒,又快到元宵,要放鬆一下嗎?」 「你覺得素某有空閒放鬆嗎?」啜了口茶,屈世途最近特別愛說些風涼話刺激他,而且……總是在試探慕少艾的底細。 少艾現在在做什麼?元宵快到了,是在準備啞謎?還是在做花燈?亦或在捏元宵,把全身弄得都是白撲撲的麵粉?或者……少艾根本不在意元宵節…… 「唉唷──過年放輕鬆,何必把自己繃得那麼緊?」這句話是在江湖上打滾千年來,屈世途放在心中告誡自己的話。他的武功弱,對機關工匠之藝卻極為專精,和素還真鬥嘴這麼多年,素還真的個性再清楚不過。 標準的律己嚴而待人寬,自己累死沒關係,只要別人平安順遂就好。說好聽話是為武林奔走貢獻良多,講白一點,素還真就跟個濫好人沒啥兩樣。 「意思是好友要赴湯蹈火接下這份沉重的責任?」素還真張大嘴,很訝異地裝裝樣子:「素某甚謝。」 反正好朋友就是用來差遣的,他習慣了。「一兩天我還挺得住,想去哪──」端起桌上的茶盤,屈世途用手肘輕撞素還真的手腕,提點道:「就去吧!呵呵──我收盤子去洗囉,暫別。」 「好友,你……」看著走遠的人影,素還真嘆了口氣,心念一動。方才聽屈世途一說“想去哪就去吧”的言詞,腦海裡只想到崖底下的慕少艾。逃到最後,還是懸念著慕少艾的一舉一動,人果真是口是心非。 不如趁此機會,好好敘舊閒聊一番。 下定決心的素還真,翻身一躍,衣袖飄飄,拂塵輕揚,俊逸之姿有如天上飛仙,緩緩從崖上飄降,只為在峴匿迷谷的好友,難得一次的見面之會。 ===*====※====*=== 唉聲嘆氣消磨大半風和日麗的午後,慕少艾終於暫時想開。整天苦著一張臉,在崖上的素還真也看不到,要苦得讓素還真自責心疼,也得樓上的大忙人下崖來,用苦肉計才有用。 既然這樣,那慕少艾只好把鬱悶的心情,用吐苦水的方法倒給所謂的好朋友。慕少艾不喜歡過年,總覺得過日子比過年重要,但朋友的輪流圍爐,他總會露個面。 今年是例外,素還真的離開讓他失了心情。鹿王辦了一桌豐盛的年菜,派了好幾個人東請西拜託,慕少艾通通與以婉拒。圍爐啊!少了素還真算什麼圍爐!不過……年過大半快到元宵,每年元宵節,他所認識的損…好友中,只有一個人會不計形象,拼命的搖湯圓出謎猜。不如趁此機會,好好放鬆一下心情。 「嘿嘿!泊仔,今年你會搖什麼元宵呢?」芝麻好了,藥師我最愛黑芝麻。「喂──老是忤逆我的阿九,出門囉!」敞開嗓門喊,慕少艾每次過年都為了放鞭炮和阿九冷戰。 一到新年,阿九就特別興奮。因為過年時節,家家戶戶張燈結綵,整個市集都是喜氣洋洋,好不熱鬧。阿九特別喜歡放鞭炮,不管是沖天炮、水鴛鴦還是火樹銀花,不過自從有次意外,亂飛的水鴛鴦把茅草屋頂炸開一個大洞,慕少艾氣得七竅生煙,足足花了七天修屋頂,自那回慘劇後,就嚴令禁止阿九放鞭炮。 不能放鞭炮,阿九就迷上剪紙。無論是剪出喜慶的圖案或字彙,通通難不倒阿九。 聽見慕少艾說要出門,阿九丟下剪刀,跳到慕少艾身旁,拉著衣袖問道:「少艾老大,我們要去哪?」收紅包?不可能,少艾小氣又窮,不可能做賠本生意。拜年?這麼耗費體力的事情,能坐著不站,能躺著就不坐的少艾絕對懶得動。那到底是? 「呼呼!去鹿爺爺家吃元宵。」 「萬歲!」阿九高舉雙手歡呼,他最愛吃鹿爺爺搖的元宵了,又圓又大內餡又多。「這次我要提燈籠啦!」 「哈哈──走。」笑語隨著離去的腳步,越來越小,終至無聲。峴匿迷谷一如往常安靜,少了屋裡的昏黃燭火搖曳,更多了幾分惆悵和… 命中註定的陰錯陽差。 等到素還真翩然入崖,映入眼簾的除了一片漆黑之外,只有潺潺的流水之聲。熟悉了黑暗之境,素還真照著慕少艾曾告訴他的破陣之法,輕鬆通過黃石陣。 同樣的石桌椅,同樣的茅屋房舍。唯一不同的,就是少了爽朗的詼諧笑語,以及那抹期待中的鵝黃身影。失落感瀰漫在心中,素還真環顧四周,熟悉的景物勾起心中最脆弱的一塊園地。 「慕少艾…好友……」濕潤的眼眶,說明了素還真的難過。 回答素還真的,只有不停流動的溪水聲,還有呼嘯而過的風聲。 「大概是外出採買,等會兒就回來了吧?!」素還真安慰自己,坐上石椅等待。 命運,永遠都在捉弄考驗著素還真和慕少艾。珍惜你所愛,愛你所珍惜,珍惜把握現今當下難能可貴的緣,才是永恆。 素還真的孤寂背影,心傷地令人感受不到歡樂的氣氛…… (下回見) 後記: 原來事情滿檔是這種感覺=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