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天涯彼方(二十一)

這就是盆菜的由來。由新界此處開始流傳,每當過年時,家家戶戶都會準備豐盛的菜餚,裝在盆中,作為新年的盆菜。從上層到下層的吃法,有苦盡甘來迎接新春之意,自此流傳到全中原。 經過百年的演變,盆菜原本的意義已經改變。過年圍爐的吃盆菜,不只菜色精緻,連盆菜的盆,也不再是原先農家們隨意取來的木盆。有的適用竹藤編成竹籃,籃子上頭的盆是頂級的黑沙鍋;有的則是特別用琉璃燒製而成的琉璃盆。 鹿王泊寒波最喜歡做年菜,尤其是盆菜。無論是豆腐排翅、紅燒蹄筋、蜜汁燒雞、生蠔鮮蝦,外加墊底的新鮮高麗菜,從上到下,清爽和油膩口味互相交替,既可以讓味蕾獲得最好的犒賞,也可以減緩總是大魚大肉的不適。 今天,鹿王特地弄了一道別有風味的冰凍滷味,夾在桂花雞肉片和魚子酥中央,準備搭配以紅糖和甘泉熬煮的甜湯,湯裡頭浮著許多顆,又圓又大搖了很久的芝麻湯圓,吆喝著前來拜年的朋友們大快朵頤。 慕少艾和阿九一路走,走到鹿王泊寒波的居所──有點偏僻的悟明峰。平時像座鬼屋的悟明峰,此時果然張燈結綵,燈火通明照亮夜空,像是千年古剎在辦廟會。慕少艾深吸一口氣,瀰漫在空氣中香噴噴的味道,讓飢腸轆轆的慕少艾直吞口水,巴不得趕緊用秋風掃落葉之態,將美味的佳餚獻給勞苦功高的五臟廟。 「呼呼!阿九,你家鹿爺爺真是閒不下來。」 「少艾老大,餓!阿九餓!喵嗚──」走了大半天的路,阿九的前胸早就貼上後背,快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拉著慕少艾的袖襬,阿九跟慕少艾撒嬌,希望能早點吃到香味撲鼻的美味。 「哎呀呀!藥師我有荼毒你嗎?」講得一副幾百天沒吃飯的樣子,給外人看到,說不定還會誤會藥師慕少艾,虐待瀕臨絕種的靈貓。 「喵喵──」 就在慕少艾正要踏進悟明峰時,突然右腳腳底筋不自覺的抽痛,心也緊縮一下,好像心跳停了數秒。慕少艾擰著心,鬱悶的不舒服感,讓他感到疑問。身子骨一向硬朗如牛的他,怎麼會突然心悸不安?從腳底痛到心,慕少艾整個人像座雕像,直楞楞地用右腳在前微舉,左腳入地三吋,外加西施捧心的怪異舉動,站在悟明峰外。 「阿九,先進去搶幾盆好料來。」儘管全身疼地齜牙裂嘴,慕少艾不改幽默。 「少艾老大,你沒事吧?!」歪著頭,阿九打量慕少艾怪異的行為舉止。 「叫你去就快去,囉唆!」沒瞧見藥師我現在步履維艱嗎? 阿九一知半解地“喔”了一聲,轉身跳進悟明峰。慕少艾額頭上的冷汗,像不用錢的瀑布,快將整張臉浸濕。哪裡的筋抽起來,都有辦法迎刃而解,唯有腳底。足無法踩地,連帶無法施力,慕少艾想拿腰間小錦囊中的銀針,都動彈不得。腳抽筋事小,心悸的不安縈繞,才讓慕少艾擔心。 這是個不好的兆頭,慕少艾第一個想到就是素還真的安危。素還真是不是出事了?早就提醒他,武林這塊是非地,早點抽身早點解脫,偏偏他就是不聽!硬要以武林和平為己任,這男人怎麼這麼盧?好心的勸戒老是當成耳邊風。 撲鼻而來的年菜香味,老朋友的閒話家常,兩者也無法讓慕少艾皺結的臉上泛出笑容。擔心!擔心遠在琉璃仙境的素還真,是否遇到惡剎擋路,甚至有生命危險。慕少艾食慾沒了,連同想聊天的如火興致也被大水澆熄。就在右腳底筋漸漸放鬆,不再緊繃地有如一條隨時會斷的弦,慕少艾輕輕放下右腳,嘗試著走幾步路。 就在此時,一個灰白髮色,蓄有山羊鬍的中年男子,好整以暇地晃到慕少艾面前,一開口,就是消遣身為藥師的慕少艾。摸著山羊鬍,男子手指捲啊捲的,像是個在看熱鬧的旁觀者。「唷──稀客稀客,悟明峰看來是個不祥之地,讓貴客裹足不前啊!」 「泊仔,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藥師我是為了行萬里路作準備。」 「看起來不太像。」眨眨眼,泊寒波搭上慕少艾的肩,看著那張俊臉,因為痛苦而扭曲,但慕少艾又要裝做沒事的逞強模樣,噗嗤笑出聲:「哈哈──給你一個良心建議,老艾還是去讀書,抽了筋怎麼行萬里?哈哈哈──」 慕少艾氣的吹鬍子瞪眼,他最討厭人家叫他老艾,他很老嗎?看起來很老嗎?眉毛長一點不代表年紀大,是個人特色,比來比去至少比泊寒波年輕,那頭鹿擺明是故意的。「唉唉!老艾這廂給羊鹿老爺爺問安。」 名字明明叫做鹿王,偏偏留著山羊鬍,真是怪人一枚。剛好阿九是貓科動物,正好羊鹿……虎口。 「好啦!不鬧你了,腳能走了嗎?」再鬧下去說不定會把慕少艾惹毛,因為眼前的白髮男子看起來心情不太好。 緩緩走了幾步,慕少艾的腳已經好很多了,在心口造成壓力的大石也已散去,但慕少艾還是覺得不妥,總覺得有事情發生了,事件的當事人就是素還真。「如果藥師我說還是不能走,你要借鹿蹄給我嗎?」邁步走進悟明峰,慕少艾有種想折回峴匿迷谷,然後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崖的衝動。 走路還一跛一跛,鹿王泊寒波搖頭苦笑,認識慕少艾百年來,牛脾氣不只沒改,還變本加厲了。追上前,鹿王不忘碎碎念著,推銷丙戌年的最新力作“旺財盆菜”,不過慕少艾似乎沒什麼興致。 「牛喔!果然牽到北京還是牛。」一點面子都不給,物以類聚的最佳典範。 「至少牛還是十二生肖排老二的,不像鹿,連邊邊都沒沾上。」看來慕少艾已經忘了他最愛的芝麻湯圓。 「貓也沒有啊!不過貓的死對頭老鼠居然是老大。」呵呵笑著,鹿王絲毫不認輸,不肯居於下風。 「阿九不是貓,是老虎。」專門吃羊鹿這種四不像生物。 「剛好是元宵啊!」泊寒波趁勝追擊。 「那是虎子。」慕少艾冷笑,老虎和虎子都有虎字,但是意思差很多。 看來慕少艾技高一籌,鹿王可能要再苦修一甲子,才有辯得過慕少艾的機會。 ===*====※====*=== 從銀兔高掛等到東方泛起些微光亮,坐在石椅上的素還真,越來越不安。慕少艾很少出谷超過一天,就算出外採藥,也總趕著在十二個時辰內返家。昨晚在屋舍周圍晃了一圈,採藥的竹簍靜靜放在後院。既然竹簍在,表示慕少艾不是去採藥。 阿九也不在,難不成是去拜訪朋友?思及至此,素還真心中一酸,有點埋怨自己的溫吞個性。老早就忘了已經快到元宵,忙得焦頭爛額的他,過日子早就忘了今夕是何夕,更遑論憶起年節時分了。慕少艾有想過上崖找他嗎? 若有,是不是他剛好與慕少艾錯身而過?現在慕少艾在琉璃仙境等著他嗎?還是上天開的玩笑?該不會是老天爺在提醒,要把握當下,不要再躲避感情?人本來就有情感,清香白蓮素還真也不例外,他躲了這麼多年,封藏感情這麼多年,到底為了什麼? 神人不能有愛?但神人終歸是人,只要是人,怎麼可能半點存有感情的慾望都沒有。他在自欺,也在欺人。明知道慕少艾的心意,卻無法打掉建造在兩人中央的高牆堡壘。就算高牆倒下,堡壘傾隳,他也無法跨出接受的那一步。 原因不是慕少艾是男人,而是自己老愛胡思亂想的毛病,讓他在事情還沒發生前,就已經做了一堆假設。好聽叫做未雨綢繆,實際上是杞人憂天。但若不站在慕少艾的立場思考,他就無法安心。 該等不該等,簡單的問題對素還真而言,卻是影響未來的重要抉擇。如果繼續等,慕少艾不知何時才會回歸,崖上風雲變色,風急氣狂,儘管崖下的氣流不受影響,但他總不能突然消失武林十天半個月。不等,身上的濃郁蓮香不會輕易散去,如果慕少艾這幾天回來,聞到了蓮香卻沒見到人,會不會認為這是“可聞蓮馨不見蓮心”的暗示,從此和他斷絕往來? 「兩難啊!」天色泛起魚肚白,如果推算無誤,今天就是熱鬧的元宵了。 記得以前每到元宵,他和無忌天子以及談無慾兩位師弟,總是纏著八趾麒麟,要師父幫他們削竹子編製花燈。無忌和無慾喜歡提動物造型,和農曆年生肖相符合的花燈。只有他,總在維妙維肖的生肖花燈上頭,畫龍點睛加上一朵白蓮花。清香白蓮之名,當然要有白蓮襯托。兩位師弟總吵著跟師父要蓮,說師兄有他們怎麼沒有,搞得八趾師父總是千拜託萬拜託,求他別再加些有的沒有的工,讓師弟眼紅。 『師父───』小無忌淚眼汪汪,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本就睡眼惺忪的熊貓眼,更加楚楚可憐:『師兄的飛龍為什麼不是飛在雲上,我也要蓮花啦!』 『哼!』小無慾心高氣傲,氣呼呼地跟師父報怨:『師父偏心,做給師兄的都比較美。』心結,是從小時候開始結下的樑子。 『無忌無慾,你們真想要飛龍賀蓮慶太平,找素還真要去。』八趾麒麟被三個小蘿蔔頭搞得心情煩躁,只想趕快把燙手山芋丟掉。 呵──每年他還是依然顧我,日月星三才子,既然名為日才子,當然就是與眾不同,有別於他人的優越感。 直到他與師弟踏出半斗坪,師傅被武林洪流吞沒之後,此番快樂的情景已不復見。在江湖上過一天算一天,整天提心吊膽,雖稱不上顛沛流離,但也缺乏放鬆閒暇之時,驕傲如孔雀的個性,也被磨成如同麻雀的凡鳥。什麼節慶?什麼年歲?早就忘了什麼是歡欣鼓舞的賀年感覺。 「唉……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物換星移,一切恍若隔世。數百年前同樣欣賞的月色,依然高掛在空,月色依舊如同出水芙蓉嫻雅自適,但人世早已全非。八趾師父和無忌師弟,早已離開人世。而無慾師弟則是歷經大起大落,巧遇貴人正在等待時機復出。 日月星三才子,當下僅剩他日才子,依然在江湖奔走,在武林一波波的驚濤駭浪中沉浮。每回奮力想游回岸上,卻又被捲入更深的漩渦。他累了,真的累了…好想不顧一切地休息,離開這片血淚的海洋。 「至少等到過完元宵。」素還真說得很淡,卻掩不了語氣中的失落與惆悵。因為素還真害怕,他害怕若這次錯過與慕少艾見面的機會,下回……不知何時才能再見到那張總是笑意深遠的臉龐。素還真不否認,他很喜歡看著慕少艾,真的很喜歡…… 月降金烏升,峴匿迷谷欣欣向榮的早晨,正要開始,素還真寄望能一掃陰霾。 (下回見) 後記: 素素有時候真的想太多= = 盆菜部分,一部份是歷史,一部份是小之加油添醋(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