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執戒(六)

善法天子喜歡坐在菩提樹下禪修,或是拿著佛經坐在樹下研讀,常常吸引來萬聖巖燒香拜佛信徒的目光。 戴上即導師的法冠之後,善法天子將藍髮朝後梳,刻意將髮繞了耳朵兩圈,象徵身為大日殿即導師,也是執法者,更要諦聽眾生之聲,明辨耳中聽聞。法眼更不能不視民間苦,手持佛字白絹拂塵,華麗的裝扮並沒有掩蓋原先所有的俊秀面容,反而是越見莊嚴清聖,脫俗地有如入凡之佛聖。 每年七月雖是習俗中的鬼月,對篤信佛教的信徒而言,七月並非鬼門開,而是孝親感恩月,最為人所知的傳說故事,就是親入地獄救母的目蓮。在這一個月內,會有粱皇寶懺等大型法會,萬聖巖身為佛教精神聖地,理所當然會舉辦盛大的浴佛孝親會,也稱盂蘭盆會。 而那一年的法會,善法天子初接掌即導師之位,主導法會進行。因善法天子的默言善名和莊嚴法相遠播,慕名而來的人更有如過江之鯽,萬聖巖擴大舉辦,但善法天子卻不覺勞累,因為只要見到眾生喜樂的笑容,善法天子的一切苦就被洗淨。 那一晚,善法天子在亥時準時就寢,神奇的是,當晚一躺上草蓆,隨即有若靈魂離體沉眠。恍惚中,是艷陽高照的晴天,善法天子赤足走在草地泥土上,卻不覺炎熱難耐。周圍是簡單的泥造建築,有幾座三角錐形的尖塔,圍繞著一棵參天巨樹而建。 樹下聚集著修行的僧人,有的倒立以頭撐地雙腳合十;有的以荊棘為蒲團在上頭打坐入定,還有的將單腳高舉過頭,以金雞獨立的姿勢不動如山;更有的僧人面對巨樹而立,足已陷下土中三吋仍不為所動。 善法天子感到疑惑,眼前景色好似印度的伽藍院,而參天巨樹相傳就是佛陀悟道證法的菩提樹。『聖僧,此處可是伽藍院?巨樹可是參道菩提?』 『你覺得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表象罷了。』金雞獨立的僧人閉著眼回答。 『浮華之表象?』 『是啊!這裡是不是伽藍院,那顆樹是不是菩提樹,唯心而已。心認定為是則是,否則否,需要問嗎?』面對巨樹參透佛理的另一僧人接口,身不動,心也不動。 『嗯……』善法天子低頭沉思一陣,抬起頭正想繼續問道時,眼前的菩提樹已經憑空消失,在原地取代的,是一座從地底冒出的噴泉。閉目再張,噴泉變成一根粗大的石雕柱,上頭有一頭不怒而威的雄獅。善法天子一時愕然,不敢相信眼前所見。 再閉眼張眼而視,石雕之柱消失,而是一片紅黃紫藍爭艷的花海,上頭有好幾隻色彩鮮艷的翠鳥飛舞。心靜如平湖,善法天子念一動,萬計之芬香鮮花凌空而起,有如被風吹落的櫻片梅瓣,五顏六色十分美麗。 翠鳥順著飛旋的花瓣,逐漸幻化成一個個演奏琴箏彈撥琵琶的飛天仙女,曼妙之態婀娜多姿,面容慈祥和藹,伴著仙樂飄飄,似真實又如虛幻。善法天子微笑而凝視耳諦聽,他頓悟了。 景色回到最初,苦修僧人彷彿動也未動,依然在原處修養自身。目是空,但因心空才有辦法目空,並非目空一切,而是目空世俗一切萬象。色無礙,外在之色是隨心至,心灰則世界黑白,心染彩則萬物繽紛。 何有空色?空色皆為心來,放空一切才是大智慧。人有七情,同有六欲,無法如釋迦牟尼超脫萬物外。數年可如眨眼一瞬,天地萬物可容須彌於芥子,人是因概念而存,人渺小的有如存於天地自然的概念,可有亦可無。 『人無常,世間無理,唯有隨善心所欲啊!謹記謹記。』苦修僧異口同聲將這句話說出,回音繚繞在廣闊無垠的天與地,善法天子雙手合十默禱,眼神透出晶亮之光,僧人的開釋他牢牢記在心,直至醒來,一切仍有如夢或不是夢。 「人無常,世間無理,唯有隨善心所欲……」 默默念著記憶猶新的一句話,善法天子看著火紅血腥的天色,以及從太陽周圍不斷滴落的血淚盈盈,想著數日前因為天際日雙分,一陽墜落於地,形成一個大窟窿,窟窿裡隨即竄出了數以萬計的紅色食蟲,再映照紅陽之色,難掩之腥有如血海,夜裡該是銀白之月,華光也是一片血紅,此情此景,善法天子的心更是痛楚。 隨善心是嗎? 是不是閉眼再張後,萬惡的魔人襲滅天來在他眼中看來,會改過而化作一步蓮華之相?還是一步蓮華的莊嚴法相,閉目再張會被魔氣所吞蝕,而轉變成他最不願面對的襲滅天來? 相似的臉孔,卻是截然不同的心。 心不散亂就是定,他的心是善,為何所見到的,還是黑髮黑衣的陰沉魔者呢?善法天子輕嘆,他對襲滅天來只有一個念頭,就是除惡務盡。 可……一個有佛緣以求道修行為己念的聖尊者一步蓮華,竟會分出惡念之體,是因為過於執,執而過,所謂物極必反,極善的雙面必存在著極惡嗎? 「拋去我執方入菩提,切莫被魔所擾欺騙。」善法天子喃喃念著這短短的十六個字。當初蓮花八相之一憤怒金剛活佛桑傑丹增仁波切,在西藏接受金剛上師的密法以及阿奢黎灌頂,苦心修為心學菩提之後,隨即率眾前來萬聖巖參道。 來萬聖巖傳道數月,某日仁波切突要求一僻靜的密室,要作為靜禪除心魔的修所。善法天子應允,在桑傑丹增仁波切獨自一人進入密室之後,親眼所見密室入口聚集一片黑雲,一群凶惡的鬼魔妖邪嘻笑怒罵張牙舞爪進入密室,想要打擾仁波切清修。 善法天子錯愕,想召集高僧替仁波切護法,但仁波切座下的弟子卻阻止了,弟子告訴善法天子,活佛之所以要求要一僻靜密室,就是要以禪修和靜心,來與我執所生的邪魔惡鬼相抗衡。 整整三週二十一天,起出三天桑傑丹增仁波切有嚐幾口清粥果蔬,但三天後送上的素齋仁波切皆沒有進食,密室中偶爾發出爭鬥的怒喊;或是慈悲的佛樂;有時是烏黑的煙霧;但更多時候是萬丈的華光。 三週後桑傑丹增仁波切出關,氣色更勝以往,雖然未進食,卻是精神抖擻元氣飽滿,令善法天子不禁讚嘆佛法之妙法,的確是博大精深。 在仁波切要前往下一座佛寺弘法,向一步蓮華以及善法天子道別後,善法天子並沒有吩咐小僧整理密室,而是親自前往打理。一踏進密室,映入眼簾震撼的十六個字,到現今善法天子仍忘不了。 『拋去我執方入菩提,切莫被魔所擾欺騙。』一步蓮華,你該拋下『我執』之念,切莫被『心魔』與『吞佛之魔』欺瞞,而讓善心慈悲付諸流水。 凡人和活佛之所以不能入聖,就是因為有疑惑和困頓,這是不可免的自身。修行高深如善法天子,在理法前總不忘情,但不軟弱,也不向惡者屈服的嚴謹慈悲,才是佛魔不兩立的真理。 (待續) 後記:獻給善法T___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