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執戒(七)

河水映著天空的藍色,也反射出石上的青苔,河水平靜碧綠清澈,加上是高山積雪融化聚流,又有綠蔭的阻隔陽光,湖水非常冰涼,還隱隱閃爍著金藍色的波光瀲灩。 但原本清新宜人的空氣中,突然傳來一股燒焦的惡臭之味,破壞了原本潔淨無瑕的娑婆世界。一狂人頭頂上的散髮如針刺,面貌凶惡怒目橫眉,口若血盆而張,手中握著一隻被斷頸而亡的兔子,濃烈的血腥味刺激狂人更是大快朵頤。 狂人身上隱約竄著電流,而有些從手心發出的電流貫入死兔的身軀,讓原本染上腥紅鮮血的殘破身體,有些地方被電成焦炭冒煙,皮開肉綻加上鮮血淋漓,狂人眼神中閃著血色,喜怒無常卻是大受刺激而興奮。 此時一陣強風起,濃郁的蓮花香吹散了血腥和焦味,風落,在狂人面前約十五步的距離,站著一名身著藍色袈裟,頂上藍髮飄揚的修行高僧。善法天子為終結罪惡而來,未發一語氣勢已勝狂人一籌。 戤戮狂狶鼻腔噴出一口氣,十足輕蔑不屑。他最討厭萬聖巖的眾禿驢,尤其是一步蓮華和善法天子。和一步蓮華說話,會被他溫吞的性子給逼地怒火中燒;善法天子更討厭,因為善法天子早想將他打入無間,要不是一步蓮華求情,現在戤戮狂狶也不可能站在這邊享用美味的兔肉沙西米。 把兔子一丟,戤戮狂狶仰頭縱聲狂笑:「哈哈!善法天子,又是你又是你!跟那個死蓮花一樣難纏!看到你真的很煩煩煩!不把老子我抓回去,很不甘心是吧?哈哈───」 「惡徒伏罪受誅。」面對這種口出惡言的狂徒,善法天子連理都不想,手中白絹拂塵一揚,內勁成風將身後的披風吹起,弓起左前膝,右足朝後一踩,掀起漫天塵沙,擺出決不妥協的架勢,正氣凜然不容狂魔放肆! 「來吧來吧來吧!」戤戮狂狶揚起指爪,電流竄動全身急速猛攻。 「吾不會再對你容情!」不同於佛家與道家的四兩撥千金化消攻勢,善法天子白絹輕揚,輕喝一聲白絹在手中翻揚,有如劍客手中之劍,凝氣內力於掌中,身形靈巧閃過戤戮狂狶發狂似地攻擊,先贊戤戮狂狶左胸一掌,而後手持之潔絹如水中奔騰掀浪的白色蛟龍,緊纏住戤戮狂狶滿是電流的手臂。 在戤戮狂狶奮力想掙脫之時,瞬間足踏蓮花步,快速行至戤戮狂狶身旁,趁其嚎叫狂怒時,佛教密招之一『天之赦』應聲而出,宏大卍佛結合赦字印重創狂者胸口,戤戮狂狶當場被震退數步,口吐朱紅。 「喂喂喂!有種就把我身上的貫脈釘解開,我們來公平的決鬥。」 「惡貫滿盈之人不需寬赦。」金黃色氣流圍繞周身,善法天子修長的指尖散出點點金光,不帶感情的眼神,冷冷注視眼前粗鄙無禮,毫不知廉恥為何物,齜牙列嘴想要恫嚇他的惡徒。 「沒在怕你的啦!臭和尚!看我的雷光斬!」紫色電流化做一把巨大的無形刀,戤戮狂狶瘋狂大吼,面容一換,比原先兇惡更盛,朝善法天子身軀劈去。 巧妙閃過無形利刃的攻擊,善法天子如蜻蜓點水般足輕而落,衣袖沒有沾上一絲塵土。倏乎停下腳步,指尖金光大作,善法天子以指面對面接下從頭劈下的一刀。 「迴照大千。」只見雷刀逐漸被金光吞噬,而後一聲爆裂,戤戮狂狶再次負傷嘔紅,狼狽地跌落在地上,惡狠狠地模樣,讓善法天子更加深要滅他之念。 「哼!」戤戮狂狶怒上眉梢,攻勢也稍嫌混亂,加上被貫脈釘封制功體,自然無法佔得優勢。黑髮瞬間變紫,戤戮狂狶更顯瘋狂,善法天子心念一動,佛門即招準備上手。 腳踩五蓮雲步,善法天子眼神慈量如鷹,手中白絹上寶藍之色的佛字顯得冰涼,彷若將環境中的水氣凝成甘霖,浴佛之身。善法天子手捻浴身印,口中輕頌『嗡薩瓦德瓦答,阿臻柢,阿彌答,娑訶。』之浴佛真言,頓時拂塵消失,由佛字湧現的甘霖再凝聚成一條金色的絲線。 「善法封業!」金色絲線如捆仙索,將凌空準備展開攻擊的戤戮狂狶緊緊纏繞,甚者也在絲線上隱約看見電光流竄。 「啊!」戤戮狂狶痛地大叫,全身熱地像是快要被絲線上的電光燒焦。 善法天子以食指和大拇指捻佛印拉住絲線,臉上面容恢復祥和,靜靜走近戤戮狂狶,冷問道:「以其人知道還其人之身,痛嗎?」光明尊者所受的痛苦,焦黑的屍體令人不敢直視,惡徒就該接受同樣的制裁。 「哈哈!來啊來啊!老天要我死,我才有辦法死啦!」 惡人不改囂張本性,善法天子掌心卍字法印現,正想一掌了結惡徒性命時,天際傳來一步蓮華要他暫緩了結惡徒性命的柔音。善法天子首次臉上出現不悅的表情,惡人更嘻嘻哈哈地認為一步蓮華就是要他不滅的天,更讓善法天子氣惱。 「給吾一個可以理解的理由。」 「一頁書。」 善法天子全身激動顫抖,素還真和談吾慾雙雙戰死,再出江湖的一頁書等於是中原的精神領袖。一頁書向來嫉惡如仇,就算同是佛門中人,只要是奸詐邪魔之徒,一頁書也從不留情。 可……一步蓮華要他留下戤戮狂狶的性命,加上理由是與一頁書有關,想必一定有其反覆斟酌的考量,血湖淚陽的天災人禍,一頁書正著手此事,戤戮狂狶想必與其破解方法有關。 善法天子不語,反倒是戤戮狂狶因為一步蓮華的求情,更是張狂。「哈哈!你乾脆殺了他,這樣你就是最大的頭頭啦!哈哈──」狂笑未止,善法天子無法接受惡人對佛門的輕蔑與不禮貌,袖揮手掃掌風輕柔卻不妥協,一道掌氣不偏不倚地將戤戮狂狶打暈。 「天子,這件事吾會負責。」 「一步蓮華,你認為你的雙肩可以承擔多少責任?」是放開惡徒的不滿,也是必須放開惡徒的無奈。 「為破血湖,唯有此法。有勞你將人送至菩提天池。」一步蓮華的光影穿透樹蔭,連同法音逐漸消失。善法天子看著被封業金索捆住昏迷的戤戮狂狶,一向平靜的心激動起來。 明明當下可以除惡務盡,他卻不能下手,因為天下蒼生更需要這個『惡徒』的『幫助』才有『機會』獲得『解脫』,身為慈悲濟世出家人的他,卻不能終結造成眾生之苦的惡徒,而是為了幫天下『解禍』,而要留下他的『性命』,這是多麼諷刺的一件事。 「哼。」善法天子內心交戰,還是決定先捨小我,完成蒼生的大我,連同戤戮狂狶化作一道光影,前去菩提天池。 將戤戮狂狶送到菩提天池,善法天子看見了正在佛魔交戰的吞佛同子,以及站在蓮花座旁,正在與吞佛童子以意識交戰的一步蓮華,遠處還有熾盛的魔氣在蠢蠢欲動。 何須將眾多的責任都往自己肩膀上扛?佛魔不兩立,已經被熾盛魔氣吞蝕的佛念和人性,縱使洗淨一切有如新生,面對曾經殺人如麻的魔者,有多大把握能將魔者拉離魔界的束縛? 蓮花座上是吞佛童子,蓮花座下是戤戮狂狶,而不遠處,有久違的魔者氣息步步逼近,如此多的魔性惡者,要如何以一步蓮華之力,讓他們回到久違的光明呢?一步蓮華是否太癡?太執著?太過慈悲且軟弱? 善法天子將戤戮狂狶放下,並且與一步蓮華約定,待一步蓮華取出戤戮狂狶三根貫脈釘之一後,他再前往菩提天池將戤戮狂狶封功體七成,帶其帶至血海,寄望能將血海兩分,化解腥紅殺戮。 殺戮血腥,竟由殺戮者破,這是奇象,也是諷刺的世道。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