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天涯彼方(二十四)

天底下沒有什麼事情不會發生,就算認為那是天方夜譚,只有在神話故事裡才會出現的劇情,在現實生活中也是會成真的。 因為苦主藥師慕少艾,正在狂飲一罈一罈的酒,生悶氣。 這陣子有冷鋒過境,一連數天除了寒冷,就是沒有停歇的雨勢。雨有時傾盆而下,有時如絲飄零,濕黏的氣候讓心情已經很差的慕少艾,更是像發霉一樣,對什麼事都提不起勁,整天唯一做得事,就是拼命喝酒。 谷底因為地勢關係,氣溫更是嚴寒冷峻,異樣的天候讓慕少艾懷疑是不是要下雪。不過現在外頭再怎麼風雨交加,甚至是下雪落霜,都比不上慕少艾告白失敗的絕望遺憾。 他的初戀……就敗在一本莫名其妙的『龍陽風月寶鑑』上。那本書早在素還真離開後,就被慕少艾一頁頁撕爛,只差沒把書頁給吞下去,連書皮都沒有殘骸留下。什麼龍陽風月!男人跟男人在一起,就只有那檔子事可做嗎?誰說男人對男人就不用負責的?他最討厭那種只會用下半身思考的生物,簡直打壞男人的形象。 坐在屋簷下,慕少艾渾身溼透,頭髮亂地像蓬鬆遇水而糾結的稻草,不只是因為從屋簷落下的雨珠,還有狂飲的酒使然。有一串金色的風鈴,掛在屋簷下,風一吹,小巧的鐵鐘像是群魔亂舞般,互相碰撞,敲出高高低低的聲響。以往慕少艾總認為風鈴是天籟,是風所譜出的樂章,值得細細品味,但人的感官是會隨著心境而變,慕少艾現在只覺得那串風鈴十分惱人。 「吵死……嗝…了……」風鈴是故意的嗎?淨會挑心情不佳時響個不停。慕少艾一氣,手中的陶瓷酒罈瞬間被捏得粉碎,罈中的女兒紅佳釀溢出,慕少艾的手滿是濃郁的酒香。 凌空一躍,慕少艾想也沒想,就把掛在橫樑上的風鈴給解下來,順手一扔,剛好扔到正撐著傘,蹲在湖邊和魚爺爺聊天的阿九跟前。「嗝……安靜多了…人難交陪……嗝……連送的風鈴也難纏……」 解決耳邊惱人的噪音,慕少艾滿意地笑了。順手往屋牆邊探,解開酒罈上的紅巾,再開一罈,不要命地痛喝。他想醉,只有醉了才能忘記那件傷心往事。鹿王泊寒波你小心點,慕少艾總有一天會找你算帳! 六翼風鈴在地上滾了幾圈,因為下雨天,峴匿迷谷的土地上,到處都是水漥和被雨打濕的落葉,原本金色耀眼的風鈴,被有如爛泥的水漬和軟葉覆上,變得黯淡無光,完全沒有六翼風鈴的氣勢。連小鐘裡的小槌棒,都被落葉和稀泥灌入卡死,完全發不出任何聲音。 阿九和蠹魚孫被天外扔來的風鈴給嚇了一跳,蠹魚孫膽子小,乾脆沉入湖底來個眼不見為淨。這個風鈴是羽叔叔送給少艾老大的,聽說叫做六翼,上頭的金色小鐘可是黃金打造的。少艾一直都很寶貝,老是說要是真的一貧如洗到家徒四壁,還可以拿著風鈴去找接濟,要不就是當了來解燃眉之急。 不過,看現在這個樣子,黃金風鈴也沒有用,恐怕只有上頭住在華麗別墅裡的素還真,才有辦法讓少艾老大消火。阿九用手拎起風鈴,上下抖啊抖,試圖把卡在小鐘裡頭的落葉和爛泥給抖下來。抖動時的風鈴聲,就像個行動遲緩的老太婆,佇著柺杖悶哼,也像被割去聲帶的犬,無助沙啞的悲嚎。 這個聲音讓慕少艾聽了渾身起雞皮疙瘩,現在把風鈴解下來還不夠,他還想把風鈴給拆了,讓它永遠發不出聲音。 「少艾,這是羽叔叔送的耶……」心疼地摸著風鈴,阿九把風鈴抖乾淨,濺起的水花以及甩出的泥漿,把全身弄得髒兮兮。拉過一塊袖子當作抹布,努力地想把風鈴給擦乾淨,不過慕少艾似乎不太領情。 「那又如何……嗝……」風鈴?礙事的玩意。 「嗯……羽叔叔如果知道,會很生氣…張開八翼氣你…你…」你怎麼可以亂丟他送的風鈴?這句話阿九吐吐舌,不敢問。 「風鈴送我…表示我…嗝……有擁有權……需要我三餐…嗝……焚香祝禱,還是……嗝……融了…做金條?」就是那些莫名其妙的損友,老是把這串風鈴當作羽人非獍送他的定情物,拜託!人和鳥能有什麼感情?他可沒有人獸戀的癖好,真是受夠那些自以為是的媒人嘴,藥師我是懶得解釋,不代表默許。 「可是羽叔叔說,這是特別送…送給你的……」怯生生的看著手上的風鈴,這是阿九第一次,看見慕少艾聽見羽叔叔的名字發脾氣。 「煩!嗝……藥師…我的名…名字……一定要和…那隻鳥……劃上等號嗎?」救命恩人歸救命恩人,他感謝羽人非獍救他一命,免於因採藥墜落山崖而亡。他想結交羽人非獍這個朋友,但不代表他就得事事跟羽人非獍扯在一起。偶爾一次他可以當作沒發生,兩次可以忍,三次以上分明是挑戰極限。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特別是心情不好的時候,任何一點小事都可以讓他大發雷霆。 「少艾……」 「嗝……拿酒來…嗝……」酒罈空了,慕少艾將酒罈倒置,接了幾滴殘留的佳釀,口氣不怎麼好。阿九正要走進屋子搬酒時,一個白色的人影,淋著雨低頭走進峴匿迷谷。黑紅色錯雜的髮,被雨淋成一塊塊像是濕黏的餅皮,雪白綠邊的衣裳,在霪雨綿綿的空間裡,好像飄蕩的幽靈。 「慕少艾,你怎麼喝地這麼醉?」來人低沉啟口,阿九一聽到聲音,馬上勾著擱在桌上的風鈴,從屋子裡衝到男人面前。 「羽叔叔───你看你看。」男人一看到原本別緻精巧,綻放著金色光華的風鈴,變成沾上溼葉塵泥的狼狽模樣,暗沉的沒有一絲光彩,不禁皺起眉,臉上的表情盡是不悅。但悶吞的個性讓他沒有馬上發作,而是靜靜地看著坐在屋簷下,爛醉的慕少艾。 聽見羽人非獍的聲音,慕少艾連頭都不想抬,儘管醉酒,但他的酒量很好,而且也不影響聽力。「阿九,去……嗝……泡苦茶……」手撐著牆壁,慕少艾藉力使力,踉蹌的身體想要站起來,卻因為頭昏腦沉,讓他又跌坐在地。 「小心!」飛奔上前。 羽人非獍見狀,趕緊上前扶起慕少艾,誰知這個動作卻讓慕少艾大為光火,甩開羽人非獍攙著自己的雙手,怒喝:「不要碰我!」隨即跌跌撞撞進屋,還順道將門上了閂。這個舉動讓羽人非獍的雙手懸在半空,尷尬地不知如何是好。 阿九拉拉羽人非獍衣服上的白辮子,考慮著是否要將事情的始末告訴他。「羽叔叔──你不要生少艾老大的氣……事情是這樣的……」考慮一下,阿九拉著羽人非獍走到外頭的涼亭,決定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好好交代。 約莫過了一刻,在屋子裡生悶氣的慕少艾,情緒也漸漸恢復冷靜,越想越覺得不好意思。羽人非獍畢竟是自己的朋友,也是恩人,莫名遷怒於情於理都說不通。他的確會為了朋友而死,尤其是羽人非獍,因為一命抵一命,償還是應該的,加上他實在很好奇,明明是個比他小很多歲的孩子,為什麼老是不笑?替他隱瞞過往,是不想揭開瘡疤,但這不代表羽人非獍在心中的地位有多特別。 他的心已經被崖上的清香白蓮擄獲,也是該破除流竄在兩人間流言蜚語的時候了。抓抓頭臉上帶著愧疚的紅霞,慕少艾緩緩拉開門閂,看著在外頭談天說地的兩人,思索著要如何開口。 雨已經停了,灰色的烏雲也被風慢慢吹散,有些許的陽光穿過雲層露臉。下雨造成空氣中有豐富的水氣,陽光照射下,一道紅澄黃綠的彩虹,如同半月橋高掛在天際。眼見虹彩,不再是陰鬱的雨天,慕少艾的心彷彿也多了一道彩虹,頓時笑開了懷。 不過聽著阿九訴說慕少艾情緒不穩來由的羽人非獍,臉上像是塗了一層又一層的蠟,蒼白地快跟潔白的衣服融成一體。看來從阿九口中說出的原由,對羽人非獍有很大的影響力。他一直想要贖罪,卻不斷地讓他人背負著非原罪。 「羽仔,阿九是在跟你說什麼?怎麼臉色這麼難看?」倚在門旁,慕少艾雖然還是有些醉,但是穩定的心情讓他的頭腦更為清晰。 「慕少艾,身為你的朋友,我支持你的任何決定。」想不到只是一串風鈴,竟讓慕少艾承受了這麼久的流言,慕少艾從來沒告訴過他,想必是顧及自己,不願打擾他在落下孤燈的安寧日子。唉…羽人非獍不值得你這麼做。 「笨貓加油添醋說了不少,事情沒有想像的那麼嚴重。」慕少艾依然笑臉盈人,阿九見少艾老大心情轉好,跳下石椅,蹦蹦跳跳往慕少艾懷裡鑽。摸摸阿九的頭,慕少艾笑問:「說這麼多話不會口渴嗎?」 阿九搖搖頭,指著落寞坐在椅子上頭的羽人非獍,好像要慕少艾安慰一下,羽人非獍受到創傷的心情,不過慕少艾笑而不言。 「抱歉。」桌上的風鈴已經用湖水洗淨,羽人非獍提著風鈴上的提勾,起身朝慕少艾走近。 「是朋友就不用道歉。」接過風鈴,足輕瞪將風鈴重新掛回屋簷上,風鈴再次迎著風,敲擊出清脆悅耳的美妙樂章。慕少艾笑著回答:「該道歉的是我,遷怒於你,實在過意不去。」 「是朋友就不用道歉。」轉身,欲回落下孤燈。 「呼呼!那可以差遣嗎?」若有所思看著阿九,慕少艾笑得有點賊。 「嗯?」再旋身,縱使和慕少艾認識這麼久,他還是摸不清慕少艾鬼靈精的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慕少艾是個很任性,也很率性真我的人,這是他羽人非獍追求一輩子,也無法達到的灑脫境界。 「藥師我有事要上崖,阿九就托你照顧一陣。」他是藥師慕少艾,絕不能被小挫敗打倒。 「因為……他?」方才阿九只說,慕少艾的意中人住在崖上,童言童語卻不肯透露名姓和確切的住所,看來慕少艾上崖是為了佳人。君子有成人之美,他何嘗不為呢?「祝你馬到功成。」 「哎呀呀!真是爽快的個性!阿九,記得泡壺苦茶請你羽叔叔喝,還有別太皮。」阿九點點頭,慕少艾隨即化作一道黃色光影,朝崖上直衝,彷彿要衝入雲霄:「藥師我去啦!哈-哈──」 追愛之路,不由分說。 藥師果真是個率性忠於自我的人吶! (下回見) 後記: 小之把劇情都打散重拼了XD 如果覺得有不了解的地方,小之會熱心為您解答前傳劇情的編排^___^ 跟原先設想的劇情完全不一樣,果然越寫越多了XD 來喊一下! 霍元甲mv好讚!主角換一顆頭更好~(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