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執戒(九)

誰知回到萬聖巖,又遇見火焰魔者吞佛童子,這讓善法天子認為,一步蓮華肩上的責任,不禁將自己逼入險境,也將整座萬聖巖處在岌岌可危之態。 魔性魔心若能輕易渡化,世上就無魔者。 「唉……」睜開雙眼,原本捻著蓮花印的指慢慢鬆開,合十默念阿彌陀佛法號,渡眾生苦厄,冀望甘霖現。經過調息,善法天子所受之創已經復原地差不多,戤戮狂狶的狂烈之氣,也被聖氣所抵銷。 下蒲團,緩緩取下頂上身為即導師的法冠,善法天子將法冠小心放在案上,動身前往浴池洗三。萬聖巖的浴池設計很簡單,各有一大一小的木盆,以及一個小木板凳。大木盆可容一人盤坐,裡頭總是有著八分滿的溫熱之水,是作為浴身之用,水面上漂浮著一兩朵散發香氣的蓮花。 蓮花並非刻意採摘,而是盛開後自然凋零的殘蓮。小木盆原先是讓遊僧用來浸泡日行千里托缽疲累的雙足。因為勢局的動盪不安,遊僧漸少,小木盆演變為修行僧洗三前,用來洗手與將毛巾打濕的器具,裡頭的水一年更換一次,卻是終年乾淨清澈,還散發出淡淡清香。 善法天子掬起小木盆中的清水,象徵洗去一日塵埃,旋身取下放在大木盆旁木櫃上,上頭繡有一藍色『善』字的浴袱。攤開浴袱,裡頭有一條白色滾寶藍色邊的長巾,一塊約莫掌心大的蓮花皂,還有一個木製的小杓。 先解上衣脫下至腰,尚未卸下身上寶藍夾紗直裰,善法天子解開腰間繫住裙子的繩結,坐在木板凳上,脫下足下藍色的僧侶鞋,先左腳再右腳,將纏至膝蓋的腳布鬆開,圍住其身,而後信手取來掛在大木盆旁的大塊方巾,當裙繫之,並將勛褲捲好摺疊整齊,放在方才的浴袱上。 程序繁瑣,善法天子卻不嫌麻煩。既然投身為佛,自該受到佛之規範,出家人應守的戒條,洗三之規,萬聖巖並不強迫僧人依循,但善法天子總照著懷海禪師所編寫的『百丈清規』古訓。五分法身香,清規與解脫、戒、定、慧、解脫知見相應,從善法天子入萬聖巖之門開始,即嚴持而守行。 以杓舀水,善法天子一杓杓舀起大木盆中的熱水,往身上澆。寶藍色的髮隨意披散,因為澆著水而平貼在胸前和光滑的背脊,水滴從脖子上順著肌理流下,臉上也有因為熱氣而生的香汗,順著臉頰滑落,氤氳之色讓半裸的善法天子更添朦朧美感。 但其美卻不淫穢,亦不猥褻,更非是讓人心念墜入非非。無論何時何地,善法天子都是優雅如斯,戒守清規之嚴謹。 善法天子拿起蓮花皂,輕輕在手上搓揉,不一會雙手都是散發蓮花香味的白色泡沫。以泡沫洗去身上的塵垢,善法天子以木杓舀水而沖,頓時精神氣爽。 勻稱的大腿,延伸到小腿和足踝,善法天子的腿很修長,而且因為長年的淨心修行,腿上不見凌亂而生的雜毛,而是長著色淡又細小柔順的毛,不仔細看還看不出來。再次搓揉蓮花皂,將泡沫從大腿抹到腳底,洗去奔波一天的凡世塵埃,木杓水沖下,看著泡沫從有到無,善法天子不禁苦嘆。 「足下塵埃,可用蓮花淨水洗去,心中塵埃,該如何洗淨?」善法天子回想過去到現在,臉上似乎笑容越來越少。 俯身拿起袱上的長巾,放進大木盆中沾濕,善法天子連擰乾毛巾的動作都很輕柔,而且有一定的規矩。先將長巾對折在對折,左端朝前右端朝後旋扭,看著從長巾上擰出的水,善法天子多希望惡狂之徒內心的惡念,也能將之擰乾,而後以蓮花淨水取代。 用半乾的毛巾擦拭身體,從頸到胸,而後到腰腹以及大腿,延伸到小腿以及足踝和腳底。再次將毛巾沾濕擰乾,善法天子細心擦著身體另一私密處,擦完後再將毛巾搓洗一遍,最後以手掬清水洗臉,以巾輕擦。 世人對出家眾總是有著奇怪的念頭,這讓善法天子覺得莞爾。出家眾亦是人,與平常人無差別特異之處。 同樣需要吃,只是茹素;同樣需要眠,只是早睡早起寅時早課;身體構造與平常男女眾生相同,只是必須斷慾,不可有淫穢私情之念。更不用說禮佛之殿堂是何等神聖,豈能褻瀆? 善法天子曾經無意撞見一對熱戀的男女,前來朝聖拜佛,卻一時意亂情迷在大日殿後偷偷歡好起來。善法天子臉色鐵青,他明白人與人之間感情之微妙,也明白七情六慾是最難戒的毒藥,有時的確難以克制,於是他好言勸戒,將那對男女『請』出萬聖巖,並拒絕讓他們再次進入。 超脫理法不外乎情,但情也要止乎禮,何時何地該為何事,有理法之規,同樣可以說情。但情若太過,且未能因地制宜,對如此眾生無須講情。那對衣衫不整的男女慌張羞憤,落荒而逃的模樣,至今善法天子回想起,還是不禁搖頭嘆息。 有情並非悖亂,而是合規合舉。大日殿何等雄偉莊嚴,木魚擊磬之聲,梵唄佛音繚繞,蓮花香味清雅飄散,檀香薰煙裊裊,卍字法輪長轉,乃佛門至高清聖之地,豈能容吟聲浪語之穢? 身體已乾,善法天子穿上寶藍夾紗直裰,綁回腳布穿上僧侶鞋,取來另一條淡藍色的正方巾,擦著濕漉漉的藍色秀髮至半乾,隨即步出浴池,走回到他的修行院所『法善聽禪』。 夜色正濃,萬聖巖內卻不覺露重寒冷,而是清爽宜人,空氣中總是飄著淡淡的沉木檀香。月不明,星也稀,雲霧很厚重,夜色深沈地帶著如墨的靛藍色。善法天子駐足仰望,水珀色的眸子因為夜色同樣變深,如同咖啡色的琥珀,深邃地清澈明亮。 沐浴後從浴池回到法善聽禪這一小段路,善法天子總會放慢腳步,思索著一天以來所發生的事,與說過的話,這是從善法天子入萬聖巖後不久養成的習慣。夜很靜,心也容易平靜,夜裡放空的思緒可以讓分析越見清晰。 「繁雲遮明月,天際不見星。雲開可見星輝皎月,卻嘆何時柳暗花明?勘不破心魔之障,亦是無法清心。凡心未能入聖,已濁於塵世之流,何能隨善所欲?吾佛慈量……」 足下依然是一步一蓮花,亥時整法善聽禪燭火熄。情理法三方之間,即導師善法天子一向拿捏合宜的平衡天秤,似乎開始朝一方偏袒。 那方是法?是理?還是情? 無論是法是理還是情,分岔的道路指向同一個終點。 終歸佛性。 (待續) 後記: 出家人洗澡的細節請詳見百丈清規。 卷幾忘了,不是卷四就是卷五,不是卷五就是卷六吧!(奔) 看這回請聽善法天子,很祥和。 真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