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頻伽共命(五)

現在的小雙平安嗎?軍師應該隨時會去西苑查探小雙目前的情況,他一定可以找到魄絲,然後迅速趕回翳流將小雙的身體縫合。但另一方面,越接近東北的方向,北辰元凰就越來越心痛,因為腳步越接近曾經的北域,那個在他手中滅亡的皇朝。 現在的北嵎……是何種模樣?還是一片焦土廢墟嗎?前方十里處即將踏近北嵎皇城的故址,也是通往女界的必經道路。北辰元凰腳步躊躇了,看著越來越熟悉卻顯陌生的景物,千百種思緒化作愁風,像個分離數十載回歸故鄉近鄉情怯的遊子。 斑駁的城牆和一片火焰肆虐後的殘破景象,倒塌破爛的房舍以及散落在地的一專一瓦,不難看出曾經的市井繁華。有如殘敗的廢墟,卻依然展現著他的生命力,硬是從瓦礫堆中奮力生長的小草,不知何處飛來的花種子落地生根,倔強地在焦土中盛開。 「北嵎子民永不認輸。」命若野草強韌,從不向現實低頭,用力量開創屬於自己的人生,而不是被環境情勢所打倒。那些花草雖然不嬌貴美麗,就連名字也缺如,可是視線中確實看到它的不凡生命。 「父王…太傅……你們過得好嗎?」仰頭望天,天空碧藍藍如水,北辰元凰想起小時候以前只要是好天氣,晴朗帶點微風,他總吵著要太傅陪他放風箏。到了十三歲後,他的生活就被禮教規矩重重地壓著,似乎連抬頭望天都是奢侈。 正當北辰元凰決定繼續向前走時,一聲能安定心神的呼喚傳來,不由得讓北辰元凰停下腳步,帶著疑惑不解轉身。 「佛魔雙界分,人間劫紛紛,善法降甘霖,苦海現佛尊。施主請留步。」 眼前是一個身著華服的修道之人,看著衣服上頭的佛教印記和帽帶上『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應該是出家人,可是以出家人無慾無求的觀點來看,這人的裝扮卻華麗地不像刻苦悟道的修行者。 藍色系的袈裟不同以往的佛家僧人,藍色的錦緞外頭還繡上一層淺藍色的珍珠紗,卍佛印則是以金色繡線縫成,領口胸前和腰間各有一個。脖子上掛著一條黑色黝亮的念珠,應該是由一百零八顆圓形黑珍珠所串成,足下僧鞋上是藍色印花包鞋,上頭的花樣是淡粉色的蓮花。 頭頂更不用說了,沒有剃頭也沒有戒疤,而是一頭閃亮柔細的藍色秀髮。在髮上帶著一頂……法冠?藍色的髮和金色和銀色鎖片鑲嵌,形成一朵頂上盛開的金色法蓮,遠看很像新嫁娘的花冠,只差在鳳冠前的流蘇被兩條繡有『南無阿彌陀佛』的冠帶取代。 男人面容祥和,目光炯炯有神,琥珀色的瞳子有如水晶,晶瑩剔透閃爍著光華萬丈,慈悲中帶有不輕易妥協的威儀,順著臉頰兩側流洩的藍髮,將臉形修飾地恰到好處,瘦削卻不顯單薄,而彷彿隱藏著無限力量。 額頭眉心上有顆象徵智慧的水晶小珠,珠旁和臉頰兩側都有天然而生的白色淺紋,簡單的線條就像是蓮花瓣,一瓣一瓣因為妙法甘露而滋潤盛開。微笑卻不肯輕易妥協的唇片,象徵著佛法無邊。 手持與頭髮一樣寶藍如天的拂塵,上頭有一朵粉色的蓮花,說起話來慢條斯理有條不紊,是一種會讓人不由自主凝神細聽的法語蓮華。如此的僧人,說是雲遊閒僧或是廟宇住持都顯牽強,而且北辰元凰還可以感受到來僧的內力不弱,是未知他的身分所以無須掩飾?還是有充分自信毫不掩飾? 矛盾的氣質盡在僧人氣息中融合,讓北辰元凰只覺得眼前此人,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 妖僧。 「嗯?」內元暗提,北辰元凰心生警戒。 「吾乃大日殿即導師,上善下法,特為了施主而來。」善法天子語氣平和,沒有因為北辰元凰懷有敵意的答句而牽動情緒。 「哦?大日殿遠在中原,聖僧長途跋涉,只為見吾一面?這似乎不符常理。」語氣冷峻,北辰元凰聽過大日殿這個地方。 「何謂常理?人無常,世間無理,而在隨善心所欲。生為命,來去為定,而歸於天地塵土。施主,吾有一問,相信地獄或西方極樂的存在嗎?」 北辰元凰被『生為命,來去為定』這七個字有如錘重重敲擊心扉。他與善法天子初次見面,但心事好像已被看透。「聖僧長伴青燈古佛,想必仔細研讀過佛家經典,有地獄無地獄,同樣隨善心所欲。信者則地獄存,不信者縱使西方極樂亦是空話。」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輕甩拂塵,善法天子輕挪腳步,足下現出朵朵蓮花:「既是隨善心所欲,那麼強行逆天,會有何種後果?」 「非是逆天,而是等值的利益交換。」 「換得回最初嗎?」 這妖僧!北辰元凰紗帽下怒眉騰騰,善法天子總在若有所指地暗示,好似被赤裸裸看穿一切,甚至看穿心底的想法!連想要做什麼都被一一點破。善法天子到底是誰?為什麼要這麼做?他知道些什麼? 雙手緊握拳,北辰元凰忍下滿腔怒火,掉頭想要轉身離開。這時身後的善法天子嘴角淡淡勾起微笑,細聲道:「擺脫不了魔障,而被情與愛操控一切,世間萬法皆空相,空為色色為空,何不放下呢?」 「…………因為刻骨銘心。」咬著牙,北辰元凰轉身冷對。 「罷了,吾不懂情也不懂愛,但懂緣分。施主與其緣分未盡,珍惜所愛所愛珍惜,答案在於自己。」 「緣分還是要靠自己去創造。」他信天,更信人定勝天。 「吾言盡於此,雖語施恩不望報,但請信吾一言,答案在於自己。」拂塵朝身後一甩,善法天子的身影逐漸模糊化作一朵青色之蓮,不久從天際傳來讓北辰元凰震撼不已的話:「吾身無障物,以此聊表施主破黑龍陣之情。」 什麼?! 「聖僧請留步!」語落,北辰元凰想留人卻晚了一步,青蓮已經化作青煙消失在方寸,連同善法天子身上的蓮花檀香都消失,好像從頭至尾都只有他一人站在故土。 他知道是自己破了黑龍陣!他知道他的身分是北辰元凰!若他與萬聖巖有關,那與正道可能也有聯繫,卻沒有對自己下手,甚至指引自己一條明路?!這是怎麼回事?善法天子到底是敵是友? 「答案在於自己?」 這是個暗示?還是個勸告?善法天子是不是要他放棄救回姬小雙的念頭?還是他遍尋不著的魄絲,下落和自己有關?怎麼可能!他成為教皇是近期的事,連同繡蚺女界的消息也是這幾日才有所聽聞,到底是怎麼回事? 但善法天子的甘霖,滋潤了他貧瘠空虛的心靈,讓北辰元凰的內心不再茫然,能救回姬小雙的希望越來越大了,而他的內心也似乎越來越柔和平靜。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