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13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天涯彼方(二十五)

素還真坐在前廳,看似悠閒喝著上好的烏龍茶,靜靜地看著像隻小蜜蜂的屈世途忙進忙出。外表看起來沉穩內斂,智慧超群,其實內心被公事與私事錯縱盤據,像大樹在地底下胡亂生長的樹根,糾結又撲朔迷離。 屈世途早就發現,自從幾天前素還真回來之後,就變的異常安靜,原本健談的個性,突然之間像變了個人,這讓屈世途覺得很怪,也不敢開口問。前天又出現了一位坐轎子的,聽說是地理司真身的出手金銀鄧九五,異度魔界的事情還沒告一段落,又有新興勢力虎視眈眈,這個節骨眼上,他還是打算乖乖地做好分內之事,免得又讓素還真額頭上的皺紋多一條。 「好友,需要幫忙就說一聲。」素還真淡淡開口,屈世途很識相地搖手拒絕。 看到屈世途連回答都省下來,素還真不禁苦笑出聲。不愧是一同出武林,相交好幾百年的知己,既懂得察言觀色,也將他的心情看透。低頭看著映在茶面,自己鬱結深鎖的眉頭,素還真再次失了神。 『別走,還真……』 從來沒有人如此親暱喚他的名。還真……自己從出生到現在,用了幾百年的名兒,為何從慕少艾口中說出,聽起來就是格外不同?慕少艾低沉饒富魅力的嗓音,自信卻帶點迷濛,肯定卻帶有輕挑的語氣,卻不會讓他覺得,慕少艾是個輕浮不禮貌的登徒子。 他對慕少艾的感情,的確不同於一般朋友,甚者…他並不排斥被慕少艾抱著的感覺。充滿藥草香的胸膛,是個很安穩的依靠。素還真回想起溫暖的懷抱,雖然同為男子,可是還是讓他陷落其中,不捨抽身而退。 這該是素還真有的態度嗎?什麼時候竟也期待起慕少艾的保護?那本書其實他並不介意,從慕少艾也驚慌失措的態度,也知道這本書出乎預料。不過被封為神人如他,看了那本書的插圖之後,才知道原來男子和男子,也可以享魚水之歡。不自覺嘴角勾起洋溢幸福甜蜜的笑容,這個笑容又被屈世途看在眼底。 『春天來了,愛神也來了。到底是誰?能讓這個武林名人再次動情?』屈世途有很多疑問,但沒有一個敢問出口,因為他還想活命。 陡然,素還真的思緒從甜蜜的糖罐裡拉回來。 嘴角上揚的笑容消失了,眉頭似乎鎖得更緊。自從人邪…應該說是吞佛童子與劍雪無名正式對戰,劍邪與人邪能破金封的消息也浮上檯面,但異度魔界就從武林上銷聲匿跡。是否佛劍分說尋找阿那律眼的消息曝光,讓異度魔界警戒心大起,化明為暗?還是異度魔界派出眼線,混進中原查探消息? 乘轎而來的出手金銀鄧九五,到底是何來歷?聖蹤…雖然表面上是在替中原正道化解接二連三的攻勢,但幾次相談的言詞間,以及過於恰巧的斡旋時機,卻讓人感受出前後矛盾不合理之處。還有星象高人地理司…吸取了龍氣之後武功大進,意圖染指中原…… 一切的巧合,該不會……他們三人彼此之間有某種相關? 「嗯──」敵暗我明,情勢不利。如果想要獲得第一手的資訊,就必須捨去素還真這個皮囊的外衣。素還真似乎擬好對策,儘管危險,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只好豁命一拼。「好友,方便借一步說話嗎?」 拍拍袖口和衣服沾上的灰塵,屈世途把最後一趟搬出的書攤好,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揉著發疼地肩胛骨,冷笑走進琉璃仙境前廳:「語氣太過客氣,包准沒好事。借一步說話?哼哼──借幾步我也不能說不。」朝素還真對面的圓凳子一坐,屈世途沒好氣地發牢騷。 「能者多勞啊。」替屈世途斟了杯茶,更讓屈世途覺得素還真沒安好心。 「好啦好啦!說不過你啦!想到什麼好計?」沒事獻殷勤,鐵定不是輕鬆的工作。素還真有幾根頭髮他都瞭若指掌,這種別於平常的心機,怎會逃過他屈世途敏銳的雙眼?薑是老的辣,他是老薑!但素還真是『陳年』老薑…… 「道友,要甘願做歡喜受,這樣才有福報。」 「拜託咧!我能不甘願做嗎?我的名字又不是素還真。」怪哩!怎麼有個黃衣男子站在琉璃仙境院子裡,他什麼時候來的?怎麼連半聲都不吭?男人面孔好生疏,不過五官端正,容貌俊秀,翩翩公子哥兒樣,身上也沒散發出殺氣,看來是友非敵。唯一突兀的就是眉毛長了點,刺青礙眼了點…… 素還真背朝著院子,眼睛也不是長在背後。不過連素還真都沒有察覺到琉璃仙境多了客人,看來那位男子輕功極佳,武功底子該是不弱。男人不發一語,僵直地站在那,應該是來找素還真的,不過雖然沒殺氣,男子眼中在悶燒的怒火是怎麼一回事?他又不認識那個男子,何必一見面就像要把他吞吃入腹? 「喂!素還真啊……」有個奇怪的男人在盯著你……還是盯著我? 未等屈世途問完,素還真俏皮地比了一個『噓』的手勢,起身走到屈世途身旁,俯下身輕聲在屈世途耳邊交代。「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因為視覺上的誤差,素還真俯下身,在屈世途耳邊交代事情,再平常不過的姿勢,看在慕少艾眼中,卻成了素還真在與那個留鬍子的老男人親暱!慕少艾妒火中燒,像一頭看到鬥牛士的紅色披風,就想衝過去用牛角狂頂的鬥牛。 「有勞道友了。」素還真給屈世途一個會心的微笑,屈世途卻暗自叫苦。素還真對屈世途的那抹微笑,更讓慕少艾投射而來的殺人眼光越來越強烈。他是無辜的……男人到底是誰啊?冤有頭債有主,要找素還真也要找對人…… 「素……素還真……這…這麼做……好…好嗎?」上下牙齒狂顫,如果眼神真的可以殺人,屈世途恐怕已經魂斷琉璃仙境。 「放心吧!只有這個方法才能抽絲剝繭,將所有問題迎刃而解。」屈世途有必要恐懼成這樣嗎?太陽露臉,氣溫回升,問題有這麼大的殺傷力,讓一個見過大風浪的老前輩,恐懼成有如初生嬰兒? 「素…素還真……你不要…靠…靠我…這…這麼近……後面…後面……」伸出食指朝後比,屈世途真的很想趕快逃離。 「嗯?」屈世途年紀大了,連話都不說清楚。優雅順著手指方向轉身,驚見朝思暮想的人影就站在自己面前,素還真既是驚喜,又是錯愕,不可置信的語調脫口而出:「慕少艾,你怎會在此?」 『他叫慕少艾?!』哇咧!那就是素還真的救命恩人,簡稱第二春。怪不得慕少艾對他敵意這麼深,誤會!誤會啊!見苗頭不對,屈世途找了藉口開溜。「廚……廚房裡燒的水滾…滾了……」我也可以滾。 「呼呼!藥師我打擾到你了嗎?」皮笑肉不笑。 「好友,什麼風將你吹來琉璃仙境?」有必要花費唇舌解釋了。 「當然是……春風。」本想上崖將幾天前的誤會解釋清楚,不過現在有更重要的事,就是排除他追愛之路前的所有障礙──那個留著小鬍子的老男人…… 看來慕少艾打翻所有的醋桶,整間琉璃仙境都是酸味…… (下回見) 後記: 心累了就是這般。星羅,姐姐會疼你的...不要哭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