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無言花(王男觀後投稿版)

為何要將感想取名做無言花,並不是看了王的男人之後,覺得很無言以對。而是在戲裡,每個角色都像一朵綻放美麗的花朵,迎著風在原地搖曳。 或者是微風,也許是狂風,花朵兒不會說話,也不能去選擇周遭環境,更無法左右自然瞬息萬變的氣候,只是默默無言地去承受歡喜或悲傷。 美麗的無言花,它是否知道自己的美麗,竟然會帶來傷心與淚水?花兒的外表都是完美的,就像山崖邊強韌的小草,不肯向現實環境妥協。美麗的無言花,在它鮮豔的色彩背後,是不是歷經了無數風雨,以及千里的漂泊? 千里之遙,路也迢迢,山坡曉色,朝旭迎曦,迷花眼笑步入京城。 漂泊風雨,愁懼兼心。命如野草,默花杜口無言,心已相交生死。 先談長生和孔吉。 他們是朝鮮時代的賤民,無論以賣藝甚至賣身,都只是為了討一口飯吃。賤民的地位很卑下,帶給週遭歡樂和獲得掌聲,但在誇張面具底下的,卻是一張忍受壓抑,滿是淚痕的臉。 長生對孔吉很疼愛,也很不捨。因為孔吉美麗陰柔的外表,讓他成為有些富家爺想要一親芳澤的對象。長生不同於一般街頭藝人的認命,就算活地再苦,他也不容許孔吉出賣自己的身體或靈魂。 在一次失手中,孔吉錯手殺了雜技團的頭兒。當長生拖著孔吉逃命,奮不故身地擋在孔吉面前,不願意讓孔吉受到任何一絲傷害,甚至替孔吉洗乾淨手上的血污,用言語去安慰慌張失措的孔吉。 對於未來,他們沒有茫然很久。遍地的花叢中,長生靈機一動,用他們常演的瞎子讓孔吉心情轉變,並且鼓起勇氣去京城發展。兩人甩開柺杖的那一個真誠擁抱,是長生身為師兄對孔吉的憐惜,也是孔吉對長生的依賴。 畢竟在當時,他們只剩下彼此,再無他人。 長生是默默付出的無言花,他總是在保護孔吉,即使入了宮,也扮演著不肯放手的角色。孔吉受到燕山王的喜愛,總是召入宮陪著燕山王玩樂。長生很介意,他不希望孔吉的心被權力和慾望給迷失,但他卻沒有將話說清楚。 長生想說,卻不知道如何說。戲子能進宮已經承受了莫大的壓力,縱使對王而言,戲子只是戲子,永遠也登不了天。但在皇宮裡的演出,對長生而言,只是不斷地在失去。 孔吉的受寵,讓長生的心裡很不平衡。他想知道孔吉在想什麼,也想知道王到底對孔吉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但對自己卑賤的身分,長生卻只能忍耐,或者靜靜地在夜裡,幫孔吉蓋上一床溫暖的被。 想離開皇宮,卻見孔吉披上了四品官的官袍而返。長生憤怒,一來有可能是因為他覺得孔吉變了,心裡已經被權力給蒙蔽,認為做官比做一個戲子好的太多太多。官有地位有身分,而戲子什麼都沒有。 二來,長生覺得他輸掉了孔吉的心,最終孔吉的選擇不是他,哪怕他們曾有過許多充滿歡笑淚水的回憶,隱藏在那件官袍之下,彷彿什麼都失去了。一件衣服阻隔了兩人,讓兩人的心都模糊,無法直視。 戲子啊戲子,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看透了世態炎涼,誰道戲子無情? 這山翻過那山,從一個村莊東徙西遷到另一個城市,沿途有的人冷漠,有的人溫暖,也有的對單純的戲子懷有悖禮的想法,將戲子當作炫耀的工具或呼來喚去的下等人。他們看得多,也瞭解地深了。 宮中演出的種種嘲戲,是戲子們反應出生活的困頓與對官場黑暗的不滿。百姓很苦,戲子更苦,因為戲子必須將歡樂帶給痛苦的百姓,而卻忘了自己也是個感情豐富的人。 入戲太深,苦的是對現實的更茫然。戲子沒有本錢遊戲人間,提著影戲人子上場,就像表演影戲一般,一旦戳破了那張紙,再美的影戲人子,也無用武之地。揭穿了戲子快樂的假面具,面具底下就是血淋淋的人生百態。 孔吉想辯解,卻不知道該如何說。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改變過他的心,他的心一直是向著師兄的。但是在燕山王召見的時候,他見到了不同於別人口中的燕山王,而這是別人所見不著的另一面。 王也是人,他竟然會哭,為什麼?孔吉從來沒有想過,一個可以呼風喚雨的皇帝,內心居然如此孤寂落寞。他害怕……或者疑惑,原來當王不比戲子快樂?戲子要求三餐溫飽,可能飽受欺凌,甚至要獻出自己的身體,王只要一聲令下,就有滿桌有如滿漢全席的炙鳳烹龍可享。 無法正視的王,擁有至高無上地位的王,竟然也是會流淚的。 孔吉同樣是朵不知如何表達感情的無言花。他知道長生對他的好,也知道長生對他的照顧,但他卻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或許孔吉知道自己的感情是什麼,但在當時的社會風氣下,他選擇沉默。 演出燕山王和綠水的戲碼,讓他們賺了錢,人生開口笑難逢,孔吉開心地喝醉了酒,但師兄問他開心什麼,他也只說了就是開心。或許這也是孔吉另一面壓抑又含蓄的性格,但也因為這種要命的默默無語,造成了他和長生的誤會。 王代表著無上權力,孔吉無法拒絕。在緊握長生的手,要他別離去時,孔吉的情緒表現是很激動的,他可以不被任何人相信,但唯獨師兄不可以不信他!他不想當官,也從沒有改變對師兄的心,可是他說不出口,唯一能強烈表現的,就只有要師兄留下來。 一張好比女子的臉,對孔吉而言並不快樂。孔吉知道因為這張臉,他讓男人瘋狂,也讓女人忌妒,更因為毫無心機的真誠笑容,卻將他帶盡未知的虛空。這是孔吉始料未即的,他只是如平常一般的笑,為什麼竟然是一種難以彌補的錯誤呢? 戲子的身體很廉價,甚至可以當作換取一餐的籌碼,這是身為身分地位階級的悲哀,也是時代洪流下,最令人不恥的醜陋嘴臉。有錢人家可以為所欲為,窮苦人家就必須將身體當作貨幣,甚至是取悅他人的財產。 長生不容許孔吉這麼做,無論對方是個有錢的大爺,還是高高在上的燕山君。對於長生而言,他們都是同樣的人,沒有差別。長生不只是在保護孔吉,更是在保護他心中的愛。長生是愛孔吉的,說成師兄對師弟的愛或呵護行得通,說得深入一點,長生對孔吉,是最重要的…..他想要留住孔吉的心。 這部電影是改編自舞台劇『爾』,同樣的四個角色,卻表現出與舞台劇截然不同的風格。舞台劇著重在所謂的宮廷鬥爭,只是藉由小丑的表現,來將整場劇碼連貫。但在王的男人中,很明顯地,主角是戲子。 編劇利用很冗長的部分,來描寫出戲子無奈的賣笑生活,以及長生和孔吉之間的革命情感,但在這個佔大多數的部分,有一種感情描述卻很奇怪變弱的突兀。以戲來看,長生和孔吉之間的感情,該是很濃厚的,但從兩人的舉止動作裡面推敲,卻感受到了突兀的疏離感。 以長生和孔吉的背景來看,他們可能從小就因為戰禍而失去親人,在戲班相依為命。在那個亂世,沒有什麼事情不可能發生的,妻離子散甚至骨肉分離,長生和孔吉算是幸運的兩人,因為他們有著互相扶持的彼此。 要表達的劇情感受很明確,但不知為什麼,總覺得少了點什麼。是交朋結義的革命感嗎?兩人的感情好,但似乎要說結義之情卻顯地薄弱。是斷袖分桃的愛情依戀嗎?單用龍陽之間的感情,去解釋孔吉和長生彼此間的關懷,又顯不足。 很多的疑問,在我看王的男人第二遍的時候,疏離感消失了,明白了導演想要表現出的手法,含蓄又平凡,但在平凡中卻將感情像細水一樣,一點一滴地注入到每個觀眾的心房,滋潤心靈貧瘠的土地。 等到發現自己已經有如劇中人,被那一點一滴卻匯聚成江流的細水吞沒時,才知道抽身已經太難,這樣的感情最讓人震撼,畫面也在電影結束之後,依然盤旋在腦海。 戲裡的孔吉話並不多,但是透過肢體表現出的感情,卻是強烈地讓人無法不去感嘆,觀眾懂,孔吉懂,長生也懂,卻總是裝作不懂。通常都是長生在講話和解決疑難,但有時候長生卻退卻了,選擇沈默。孔吉總是像個靜靜站在長生身後,用他的眼神和笑容向長生傳遞訊息。 這就是屬於長生和孔吉之間的默契,只有他們兩人瞭解的訊息。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孔吉就可以知道長生內心是歡樂還是痛苦,長生就可以知道如何解開孔吉心中的心結。這樣的默契,沒有經年累月的培養,是無法在短時間內讓人感動的。 高興飲酒而醉,孔吉也不懂表達,他只知道很高興很高興,高興地想要和師兄以及六甲,用他們自己辛苦賺的錢,一起喝地酩酊大醉。孔吉可以為了長生赴湯蹈火,溫吞的個性會因為長生的痛而燃起烈焰。 長生為了自己飽受拳腳,孔吉失手傷了人;長生為了彼此肚皮溫飽,而演出諷刺王和綠水的戲碼,賺飽了銀子,孔吉開心地醉了酒;長生因為誤解自己,脫口而出的難過,孔吉淚流滿面;長生擔下了毀皇書的罪名判死,孔吉因此崩潰,跪求王網開一面。 長生被烙瞎雙眼,跟獄卒說了那個瞎子的故事,孔吉在王的面前眼著手指戲,做下了割腕自殺的決定;叛軍衝破皇宮的守衛,一片兵荒馬亂中,長生問他來世要做什麼,孔吉回答要做一個戲子……和長生一樣的戲子,和長生在一起的戲子。 就這樣,亂軍攻陷了皇宮,他們卻一起走上了最熟悉的繩索。在眼眶中打轉的眼淚,因為孔吉的一句『下輩子要做戲子』而完全潰堤。簡單的一句話,卻是最深刻地情感表現。 皇宮中有著人情冷暖,同樣地也擁有財富權勢,但在相約來生的同時,長生和孔吉卻同樣選擇了與今生相同的命運。戲子雖然低賤,但生活卻是最無憂無慮無拘無束的,唯有當一名戲子,才擁有自由的靈魂。 對孔吉而言,長生不斷地護著他照顧他,雖然曾經誤解了他的心,但最後仍是站上了繩索,告訴自己來世不想當貴族,只想當個平凡的戲子。 對長生而言,為了孔吉而瞎了雙眼,在宮中的過去雖然有血又淚,但孔吉最後仍是回來了。不只人回來,連同心也回來了。 片尾的長生孔吉和六甲他們,快樂地敲鑼打鼓,快樂地徜徉在天地之間。這就是長生和孔吉想要的生活,哪怕是戲子,只要兩個人能夠平凡地賣藝,平凡地過著清苦的生活,甚至顛沛流離只為求取一餐溫飽,但彼此間的感情卻是濃地化不開。 長生和孔吉,命運總是相牽在一起。最後長生和孔吉快樂地他們兩人的深厚感情,是燕山王永遠無法得到的真愛。與其說燕山王是個殘暴不仁的暴君,戲裡面給我的感受,卻不如說燕山王其實是個很任性的皇帝。 在此稍微說明一下韓國的文字演變。在戲裡面很多場景,無論是佈景或是宮殿的名稱,都是『中國』字,因為韓國自古以來,極受到很深的漢文化影響。 古韓國,除了兩班(貴族)以及知識份子(儒生)有受教育的機會之外,平民幾乎是目不視丁,並且兩班和知識份子是用漢文書寫,這和百姓又大不相同,所以有所謂寫漢字,說韓語的現象。 一直到朝鮮的第四代世宗大王,才決定發明屬於韓國的文字。世宗大王約在1443年創制文字,燕山王則是在世宗大王之後,約是1490到1500年初的君王,所以才會有漢文和韓文交錯的情形發生,不過以貴族而言,還是以漢文為主。 所以孫文天下為公的小扇子,在片中是個BUG,是年代問題,而並非是中文字問題。 朝鮮王朝是韓國最後一個王朝,但燕山君卻不是朝鮮王朝的最後一位君王。燕山王是何等地暴虐?片中太過輕描淡寫,但就所演出來的部分,燕山王是個很任性又個性陰情不定,佔有慾強烈並且有戀母情結的人。 對於燕山王對孔吉的感情,其實並非能解讀成愛情,但卻可以感受出,孔吉對於燕山王,是一種挑戰著眾多老臣的薦言,不顧一切地任性妄為,想要擁有的『物品』或『戲子』。 鳳凰是傳說中的神鳥,也是百鳥之王。美麗的羽毛和不可一世的外貌,無論是雄性的鳳,還是雌性的凰,就連別名鶤雞也是特別強調牠的巨大以及與眾不同。但到底何處不同?鳳凰是神鳥,也是凡鳥,但是牠不會哭泣悲嚎,因為牠的身份告誡牠不會!也不能! 但除去虛名,鳳凰又是什麼呢? 他被囚禁在名為皇宮的鳥籠裡,外頭的天空很藍,風景很美,但他能見著的,就是富麗的琉璃瓦,以及一格一格的糊紙瑣窗。直到情緒崩潰直奔戲班子打紮的住所,即使蓬窗陋室,對一名被束縛的靈魂而言,卻是有如登上極樂的仙境。 從小失去母親尹氏,宮中的權力鬥爭和勾心鬥角,后妃間的爭寵伎倆,在燕山王的心中留下陰影,母親被賜毒酒一命嗚呼的景象,對四五歲的孩童來說,要如何承受明白『不得不』的分離?他無法抹去悲傷的記憶,就如同他將怨恨深埋心底,等著有天能夠雪恨。 奢華又苦悶,制式的舞蹈,歌舞也必須要有一定的規範,是宮中可以被接受的享樂。連飲酒作樂,都必須在定有的框框內唱歌跳舞,一旦超出了,就是不合體制,違反禮教,甚至對不起開國創業的先祖。 從小遭受的陰影,讓燕山君變得依戀,而且對於人或物品,有異常的執著。身為一個皇帝,燕山君其實並沒有多大的權力,而且還必須不斷地承受老臣用先皇兩字的壓迫,逼燕山君做到跟先皇一樣的地步。自恃甚高的大臣,憑藉著年紀和資歷想要為所欲為,對於燕山君來說,很悲哀。 坐上皇帝的位置,穿上象徵皇帝的龍袍,戴上皇帝的帝冠,燕山君只有外表像個皇帝,其實內心早就被先皇的靈魂所佔據。他不是先皇,但卻必須向跟著幽靈的指引一般,順著先皇的步伐前進。 提傀儡上戲場,傀儡再怎麼逼真表演,仍舊比不上真人。燕山君就是被先皇和老臣操控的傀儡,無論做了好的或壞的決策,好的永遠比不上先皇的功績彪炳,壞的就是不聽薦言的昏庸之君。 傀儡如燕山君,又怎能知道,傀儡也是能擁有感情的? 至少在戲上,傀儡是活的。 孔吉是他想留下的所有物,但他卻粗魯地不知道該如何去珍惜。燕山王很任性,他為了反擊老舊的禮教和束縛,讓戲子留在宮中,隨時依他的高興,和處善的計策,表演著那些大臣們眼中低俗的娛樂。 低俗的戲碼,卻是戲子們活命的唯一方法。他們在民間,用腥羶的對白和露骨的性暗示,去取悅圍觀的群眾,但在宮中,他們取悅的,卻是一頭又一頭披著柔順羊外衣的野狼。那些群臣的猙獰面目,比起低俗的表演更讓人不屑一顧。 演出尹妃的死,是處善的主意。在這裡不得不說一下,處善的表現同樣讓我眼睛一亮。他服侍過三位皇帝,燕山君是第三位,當群臣希望他能夠順從天命服侍第四位君王時,處善巧妙地拒絕了。 什麼是天命?天子的命是掌握在天,還是掌握在自己手上?或者他根本無法選擇命運。相傳天子是天,是上天指派下凡的子,可以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一旦失去天命的依附與人民的期望,卻變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隨時等著被推翻,再立新天子。 成功的是王,失敗的是寇,一線之隔取決在於民,何來天命?天命難欺,或許冥冥之中真得有定數,只是那些定數不是一朝一夕馬上形成的,而是一年一年的醞釀,選擇在最適當的時機爆發。 皇天無親,惟德是輔。民心無常,惟惠之懷。失了民心,什麼都不是。 處善一直謹守著分際,哪怕早已看出燕山君對孔吉的感情,哪怕燕山君下令要殺了長生,他都用屬於自己的方式,讓燕山君下了台階。叛軍攻入皇宮,處善早就已經上吊自殺,這是他對燕山君的忠,或許愚,但是的確是令人動容的。 就宦官而言,處善讓戲子入宮的動機並不單純。他無言地用直接行動來表示自己的心意,或許是利用,也或許是提醒,但對處善而言,什麼是天命?是否真的天命所歸就會帶給朝鮮安定富庶與繁榮?處善知道燕山君心中的恨意與怒火,所以不著痕跡地讓燕山君除掉了眼中釘。 處善同樣是一朵無言花,一朵默默守候在王的身旁,給予提點的蒼老之花。有一種花,在春季盛開,白色或紫紅的花朵象徵著不滅與光榮,香味濃烈地讓人無法不去正視它的存在,這種顯眼的陪襯之花,名為瑞香。 處善就像瑞香,光榮地寧願選擇自我了結,而不是和叛軍一同殺進宮廷擁立第四位皇帝。他的年歲和智慧,沉著又冷靜的心思,在燕山王窩在綠水腿上,大喊處善之名卻得不到回應的同時,處善這朵花,已經走到生命的盡頭。 枯萎了,這朵曾經侍奉三位君王的花,在無聲無息中凋零,而這也意味著燕山君即將被罷絀,但他不是唯一,而是被朝代民與臣凝聚的巨大洪水給吞噬。 關於燕山君李隆(연산군)的歷史,在此並不贅述,只約略談到幾點。孔吉演出燕山君的生母,將血腥地後宮爭鬥赤裸裸地搬上臺面,這段的宮廷內鬥,主要起源於先皇嚴氏和鄭氏兩位寵妃的饞言,加上仁萃大妃要成宗廢后,使得當時的尹妃被趕出宮,在燕山君四五歲左右的時候以毒酒賜死。 這也是為何在演出那段戲碼的時候,皇太后和兩位先皇的寵妃,會如此緊張的原因。因為被深埋的秘密,就這麼堂而皇之地在面前上演。處善的借刀殺人,藉著戲子的戲,讓燕山君能夠報血仇。 此時的燕山君就像刺兒草,滿身都充滿了厭世和報復的黑色思想。或許在燕山君拔出劍推倒兩位先皇寵妃時,他的腦海裡就不斷地將孔吉和母親的影像重疊,失去!失去!燕山君抖動震撼的手,不容許唯一的機會溜走,那杯毒酒,就是點燃怒火的引線。 再者,燕山君對於儒學採取的態度是排斥的,這和母親尹氏有關。尹氏篤信佛學,對燕山君而言,在母親的教育之下,他對儒學逐漸產生排斥之感。於是乎在登位之後,燕山君很多的作法,都與臣子相抵觸,這也是片中燕山君與群臣為何水火不容的隱藏背景。 燕山君是朝鮮歷史上的暴君,在他任內引發了兩次與儒士之禍。因為要以佛教儀式安葬母親遭到反對,便殺盡反對人士。為了鞏固自身權利,以嚴刑峻法讓人心生忌憚,並且荒淫無道以醫女充妓,史書上的悖惡兩字,可以看出燕山君是多麼罪惡的昏君。 皇帝必須要捨棄情感,但當已經捨棄情感到冷面,甚至做出來的事情只是為了自己享樂,令人髮指的時候,這樣的不歸路是自己所鋪成的道路,而不是為了黎民百姓而必須的壓抑。 要戲子孔吉當上四品官,除了一部份的原因是他寵愛孔吉之外,另一個原因就是他想和那些士大夫分庭抗禮。你們口口聲聲講求宗法與規矩,我偏偏不要循著先皇的規矩走,我就是要一個市井的戲子在皇宮裡面做大官,你們能奈我何? 狩獵之時孔吉遭受到追殺,更讓燕山君覺得那些臣子要剝奪他的所有物,以此為藉口,殺了當初端毒酒給母親飲下的大臣。皇帝殺人,除去心腹大患,回到宮中卻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地嘻笑玩樂,但孔吉卻已經累了。 我深信,孔吉在用盡力氣射出那一箭的時候,有想過要殺了王的念頭,只是箭射偏了。因為王,讓他失去了一起同甘共苦的好朋友,因為王的冷血無情,讓他徹底寒了心。或許也是他自己的心寒了,如果不是他,六甲就不會因他而亡。 痛苦傷心難過的孔吉,射出一箭之後而昏倒。燕山君的那個吻,不算是吻,到像是替自己的所有物品印記。因為燕山君雖然貴為一個皇帝,卻什麼也得不到。他只能趁著孔吉無意識地當下,將孔吉好像當成自己的所有物。 這是身為皇帝的悲哀,就連一名戲子,他都沒有擁有的權利。或許流放到江華島一年的歲月,燕山君才懂得愛人與愛己,但已經太晚了。貶為庶人不再是高高在上,而苟延殘喘的性命,在賜死之後也沒有抵抗的力量。 燕山君對綠水,除了情慾的發洩之外,一直讓我有種依戀母親的感受。小時候缺少母愛的不圓滿,讓他眷戀著女體,就像眷戀著母親的懷抱一樣。綠水的手段,我可以理解,源自女性對感情的佔有慾和皇后地位的戀棧。 哪一個爬到頂端高高在上的人,願意讓自己重重地摔下來呢? 對很多以男人為主的國家而言,女人總是男人附屬品的傳統,是將女性不斷物化,甚至認為女人低弱地必須覆著男人的羽翼才能存活。女人就該沈默,女人就該妒忌,女人就該為了男人活著。 綠水從孔吉一出現在面前,就對他懷有強烈的敵意,因為她感受到王的目光停留在戲子的身上,而那名戲子雖然為男兒身,卻是擁有如女子般地媚態和清秀面孔。綠水會慌,畢竟她曾經是個妓女,若不是貴為皇后,原先的身份和戲子一樣卑賤。 看似天衣無縫的手法,卻沒有想到長生竟然會代替孔吉頂罪。綠水因為忌妒而無言,她滿腔的不滿與醋意濃濃地在心中醞釀,她想要讓燕山王永遠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之下,而不是讓一個亦男亦女的戲子操控。 妒忌是心魔,永遠擺脫不了的魔障。綠水的怒火在最後爆發,她不想再多言,只想用行動告訴燕山王她有多奮慨。她曾經被冷落,也曾經心如蛇蠍,但或許她的種種行為,是愛,也是因為對皇后地位無上的迷戀。 當孔吉跟燕山王講了長生在獄中講述的故事,卻選擇割腕自殺,燕山王知道孔吉的心,他根本留不住。孔吉向著長生,一直都是,而他卻以為自己是個高高在上的王,但最後什麼都失去了。自殺獲救的孔吉,早就已經看透一切,除了長生,再也沒有其他能讓他掉淚難過的人了。 燕山王選擇回到綠水的懷抱,綠水並沒有贏,因為她也知道,燕山王即將走到末路,她的皇后位置也有名無實。可是她卻沒有拒絕,這是讓我頗值得玩味的地方。以綠水的背景來說,她是妓女出生,所謂送往迎來的花街人生,有多少人花錢在她的裙下放縱? 但最後她與燕山王看著長生和孔吉在繩索上的表演,亂軍大舉殺進,皇宮內早就走得走逃地逃,身邊的仕官前來告訴綠水消息,她卻沒有走的打算。為什麼?與燕山王同樣被戲子的表演所吸引?還是綠水認為逃走也於事無補,早死晚死都沒有活命的機會,所以她不逃? 綠水在片中算是個反派,但她最後揮手要仕官離開的那一幕卻震撼了我。她為什麼不走?因為有自知之名?因為想保有皇后的尊嚴?還是因為她愛著燕山王?這個無言的小動作,卻可以有很多種不同的解讀,但單方面的解讀永遠是不客觀的。 她恨過孔吉,卻在最後一刻放棄了。同樣華麗的皇宮,卻已經失去平常的歌舞昇平,亂軍中,四人的恩怨愛戀妒恨都放下了,但不比孔吉和長生相約來生的承諾,燕山王和綠水是無言的,沒有人知道他們內心在想些什麼,有時無聲更勝有聲。 無言花,花無言,一朵又一朵的花兒,交錯而成地卻是一齣血淚交織的回憶。 綠水像是一朵萬壽菊和玫瑰共生的花,充滿著忌妒,但卻仍要用鮮豔的花色和美貌的花型,去隱藏著莖上危險的細刺。這是綠水令人憤怒又心疼的偽裝,可她卻像花中之王一般,盡情地綻放美麗又醜陋的一面,綠水玫瑰,美艷又如蛇蠍的危險女子。 燕山王像秋石斛一般,象徵著迷惑與不解。 燕山王的一生是很悲哀的,縱使史家將他歸在朝鮮的暴君之列,但撇開重重歷史的帷幕,片中的燕山王不斷地想找尋答案,想找到一個可以永遠陪伴自己的歸屬感,卻一直被壓在先皇和種種禮教之內。他的迷惑無人能解,就像他自己也不了解自己,更遑論他人能夠透視燕山王的內心。 鳳凰不會哭,但也如凡鳥,渴望著吟唱嬉戲。但若厭惡自身的華羽,自己都不愛自己的人,有什麼資格讓他人來愛你呢?那不是鳳凰,而是連一隻自在跳躍,披著一身咖啡色低沈外衣的麻雀都比不上。 長生有如菖蒲,代表著樸實。菖蒲不美,淡黃色的小花卻可以耐嚴寒,更是在端午節時掛在簷下的重要物。 除此之外,菖蒲更是可以用來安定心神的草藥,但讓人難以忘懷他的存在。他總是默默地照顧著孔吉,保護著孔吉不讓他受到傷害,穩定孔吉慌亂著急的情緒。 那是一個人吃人的凶殘世界,賤民有如在食物鍊的最底端,飽受欺凌。可長生從來沒有妄自菲薄過,就算是賤民,也有生存的尊嚴。跟著孔吉習字,不肯為了五斗米而讓孔吉出賣自己的肉體。對於長生而言,他是守護著孔吉的菖蒲,平淡卻濃烈的情感,讓人動容。 而孔吉,就像夜來香一般。夜來香很美,香味也很濃郁,但只有夜間才開放,而且有如曇花一現,和菖蒲是明顯地對比。夜來香代表著柔和,同樣地孔吉的個性一直很柔順,甚至有點膽怯和懦弱。可是最後夜來香自然綻放了,為了長生而香味撲鼻,而不是用強迫的手段,去逼迫它開花。 孔吉的笑,很真誠自然,但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發自內心的微笑,竟然會成為一種墜入罪惡的開端。他的沉默與無言,已經壓抑地夠久了,在長生被烙瞎雙眼時的嘶吼,最後在繩索上淒厲的哭喊與相約,是孔吉這朵美麗之花,即將凋謝前的情感宣洩。 他不想再忍,他不想再隱藏自己的感情,他想讓長生知道,長生在自己心裡的地位有多重要,他想讓長生知道,什麼權力官位他通通不屑一顧,他只要和長生在一起,哪怕是當個三餐無法溫飽的戲子。 夜來香綻放了,而且是異常地在白天耀眼開放,清雅的香味就如同孔吉的陰柔婉約,將他與長生緊緊包覆著,共許下來生相遇相知相守的承諾與誓言。美麗的夜來香啊! 花兒花兒,今生未完成的姻緣,來生別忘了要記得我。 이 생애 못한 사랑 이 생애 못한 인연 먼길 돌아 다시 만나는 날 나를 놓지 말아요 『我在這裡,你在哪裡?』 『我在這裡,你又在哪裡?』 『我在哪裡了,你又去了哪裡?』 『我不就在這裡嗎?』 『找到你了……』 『我也找到你了……』 相擁的兩人,在來世找到了彼此,未盡的姻緣,在來生重寫屬於兩人的姻緣。 『我演了一輩子的瞎子,想不到真的變瞎之後,還真不習慣啊!』 『我可以當你一輩子的眼睛…』 看!山坡上成片的小白花兒,開地滿山遍野,好像下了一場雪似的。 『我們上京城!』 『好!』 花兒,可以比小草還堅韌。 熱鬧的腳步走在坡上蜿蜒的小徑,笑語未曾停歇。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