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天涯彼方(二十六)

琉璃仙境院內有個蓮花池,池水跟外頭流經的河水相通,河邊種著幾株柳樹,每當風起之時,柳枝的前段輕輕在河面上輕劃,有如畫匠手中的妙筆,以河面當成宣綿之紙,繪出栩栩如生的丹青。 原本麒麟穴的地氣就已經很富靈性,在素還真入住之後,由於神人的不凡風采,加上玩點風水堪輿,以水氣匯聚麒麟穴的地氣,並且將蓮池與之相通,因此儘管氣候陰冷,甚至嚴寒,琉璃仙境池裡的蓮花,依然盛開如仲夏。 慕少艾很佩服素還真的巧思,半圓形的拱門,不同於武林上其他組織派別巍峨的大門。拱門造型小巧而圓潤,淺淺的紫色與身旁的綠柳,加上平靜如鏡的蔚藍之河,色彩鮮明,彷彿與世隔絕。慕少艾突然覺得自己是突兀的存在,像個想要找尋桃花源的武陵人。 沒有四方門形的尖角,取而代之的是更寬闊的視野。當天與素還真閒話一番後,他就匆匆下崖,沒仔細觀察琉璃仙境的造景。如今一看,更是讚嘆絕倫。拱門之內,是一片綠草如茵的草地,還有一座冒著白煙的蓮花池。蓮池上造著小橋,有如從人間要進入仙境的登仙梯。 不過……這麼美輪美奐的絕仙之地,為什麼除了素還真居住之外,還有一個看起來年紀有點大,感情跟素還真好像不錯的男人?!他是誰?為什麼可以自由地在琉璃仙境進出?他是誰?為什麼從來沒聽過素還真提起?是親戚?是朋友?不可能是愛人吧?! 眼前的素還真,看起來氣色不錯,初見他的驚訝已經平復。慕少艾是妒忌的,因為素還真從來沒有在他面前,露出方才跟那個老男人說話的天真笑容,更不用說是說悄悄話了。這麼親暱的行為,他絕不容許素還真對別的男人…或女人做! 不過……他跟素還真的關係只是朋友,這樣的念頭,好像獨占慾太強烈。不成!他是藥師慕少艾,要保持良好的君子風度,就算他和老男人是情敵,也要公平競爭。腦袋裡雖然這麼想,但餘光瞥見方才素還真替男人斟得那杯茶,慕少艾馬上推翻所有所謂的“君子風度”,冷冷看著素還真。 須臾,慕少艾率先打破沉默,口氣有些冷淡,用水煙管指著右側的圓椅,問道:「呼呼!藥師我難得上崖,不請我坐嗎?」 「椅子就在那兒,好友要坐就請。」真是個愛計較,又愛遷怒的男人。 「素還真,說句好久不見,請好友入坐……」換用水煙管指著方才屈世途喝得那杯茶,慕少艾的語氣更冷了:「再斟杯茶很難嗎?」 心眼還不是普通小。素還真搖頭,慕少艾的孩子性真是表露無疑,這也讓素還真興起想要開個小玩笑的念頭。「好友,好久不見,請坐。」素還真手持茶壺,替慕少艾斟了杯茶,輕推茶杯到慕少艾眼前,笑言:「請用茶。」 心滿意足坐上圓椅,開心將茶一飲而盡,慕少艾向來做事說話都不拖泥帶水,直接開門見山問道:「那位老兄是?怎麼會住在琉璃仙境?」 「這嘛……他叫屈世途。」素還真面露難色,猶豫不決。 屈世途?聽名字就知道不響亮。 「你請來的管家?」何必這麼麻煩?免費現成的管家就住在崖底下,而且比方才那位還年輕,還賞心悅目,用白花花的銀子請來一個外人待在琉璃仙境,真是不保險又不明智。「唉唉!明天就跟他說過了試用期,不及格不錄用,藥師我上崖來幫你,免費管家隨叫隨到。」 「非也。」如果屈世途聽見慕少艾說他是管家,可能會馬上把人給攆出去。「好友尚有藥師之職,怎可侷限於仙境一隅?」 不是管家?!真是婉轉又不傷人的拒絕法。慕少艾心中警鈴大作,小心翼翼斟酌再問:「那就是仰慕賢人之名,前來義務幫忙的……」老人會成員,慕少艾是這麼認為的:「熱心人士。」冷哼,這個答案連慕少艾自己都覺得好笑,趕緊抽口水煙化解緊張氣氛。 煙圈飄到素還真眼前,伸出手掌心朝上像托盤似地,托住煙圈,鼓起雙頰輕吹一口氣,把煙圈再吹到慕少艾的耳邊。素還真可愛的模樣,讓慕少艾身體一震,加上煙圈的熱氣,好像是素還真的耳語,馬上從耳後起了成排雞皮疙瘩。 「也不是。」坐在慕少艾對面,素還真雙手交握,磨蹭著下巴,好整以暇地看著慕少艾手足無措的反應。屈世途是誰很重要嗎?這男人簡直是鑽牛角尖,看來得想個“不同凡響”的答案,讓他被自己的醋海淹沒。 「喂喂!話說清楚。」素還真曖昧的態度,讓慕少艾如坐針氈坐立難安。 絕。對。不。可。能!那個留鬍子的老男人,絕對不是素還真的情人。但如果非是愛人,素還真講話何必兜了這麼大一圈。不可能!他要對自己有信心!素還真對自己是有情的,不然就不會在翠珩洞和數天前,兩次卸下心防。 「他是…對素某而言,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當然,認識了幾百年,怎不重要?從出道開始就是自己的得力左右手,陪他度過多少生死關卡,機關巧物通通難不倒,還曾經在風雲榜上名列天下第一巧。原本名為一線生,自從受他的請託,去天策真龍當臥底軍師後,屈世途反而變成他慣用的名字。 很…重要的人?還強調兩次!一個人能夠接受一次失戀打擊,再站起來叫做為了愛義無反顧,可以證明愛情的力量很偉大。不過在短短數天,承受了第二次失戀的打擊,還能再站起來的話,就是非常人了。慕少艾的臉就像苦瓜跟黃蓮併蒂而生,苦到心坎都變成一攤死水。 「呼呼!請問重要是多重要?」慕少艾第一次敗在一本書,第二次輸給一頭老山羊,不過他就不信會輸第三次。「跟藥師我比呢?」 「好友……」定位不同,如何比較?屈世途和他是朋友,慕少艾則是…認識的時間不長,卻有一見如故的熟識感。他們之間的感情,感覺起來比他和屈世途深,這是怎麼回事?但縱使如此,仍然尚未達到戀人的境界。「這個問題讓素某好生為難,可否不回答?」 「呼呼!」慕少艾吸了一口煙淡淡回答,不改灑脫本性,反正素還真的口風緊不是一兩天的事,再逼問下去也問不出所以然,不如就當作自己在素還真心中的地位,的確與眾不同吧。「最近武林應該沒有大事發生。」如果有,你就不會清閒地在琉璃仙境喝茶。 「託好友的福,武林甚為平安。」起身作揖,素還真笑著走到慕少艾身後,想拍肩安慰一下友人,卻眼尖發現在肩上衣縫間,有一塊暗紅色的碎屑,而且慕少艾身上的酒味很濃。 用手指捻起仔細端視,素還真馬上知道這是酒甕的碎片。碎片細小,但是周圍已經粉末化,整體結構變地非常脆弱,不是摔碎,而是以外力震碎的影響。素還真用力一捏,整塊碎屑化為粉塵,素還真有點生氣,慕少艾又喝酒了。 酒能夠讓人醉,蓮更讓人心醉。 還真,你知道藥師我為何而醉,你也是個非清醒的人吶!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