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13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天涯彼方(二十七)

慕少艾摸著白蓮如蓮瓣柔嫩又帶有粗糙的皮膚,心疼的感覺從心底深處蕩開。這雙手看似文弱,卻掌握了武林半邊天,歲月的歷練在手上留下細微的痕跡,而什麼時候,他才能與這雙手的主人,執手到老呢? 順勢以食指和中指,輕壓素還真的左手脈絡,慕少艾臉色頓時暗沉,略有責備的意味:「怎麼沒有好好調理?你體內的氣流很不穩。」 這種氣流很奇怪,有時能感受到存在的脈衝,有時又感到氣流沉降到深處,甚至缺如。彷彿是兩三個人存在的脈象,既分離又合而為一,力量增強或是返弱,令慕少艾非常訝異。 這是素還真使用一人三化的後遺症。一人三化的武功,必須要內力十分深厚的人才有資格修練。化體密笈主要有十三層,每一層都必須循序漸進,苦練將近一甲子,或許有成功的機會。 第一層的一人三化,只能化出另外兩個模糊光影,光影不具人形,同樣不具修練者的內力與根基。等到突破第一層修練至第五層,化出的兩個光影,以具備有與修練者一模一樣外表的人形。若在閉關潛修,第十層的精髓,是可以化出與修練者身形相貌完全不同的分身。再次突破到第十一層,化體各可具備修練者三分之一的功力。 文獻上的記載,古往今來修練一人三化之人,都只能修練到第十一層。素還真鑽研多年,突破困境與瓶頸,成為將一人三化十三層完全修練功成,爐火純菁。第十三層的究極化體,除了能擁有與本尊完全不同或相同的相貌之外,尚可分化陰陽,並且無論武功、智慧、內力,甚至是修為,都與本尊修練者相差無異,甚者化體可以擁有應對進退,甚至與人交談的自我思考能力。 人非十全,人所創出的武功兵法也非十美,一人三化未臻完美之處,就是縱使練到第十三層,若化體受到損傷,本尊就會有真氣之流相衝,甚至心悸等因。素還真化出化體不久,氣流不穩是應然,不過素還真沒打算把自己“請君入甕”的計劃告訴慕少艾。 將手縮回,素還真別過身,不敢再看那張讓他放不下心的容顏。以化體行事有一定的危險性,若稍有閃神,恐怕這條小命也賠進去。慕少艾是無辜的,他不該被捲進這淌混水。輕聲囑咐:「酒是穿腸毒,別再不要命喝地酩酊大醉。」 慕少艾優雅地用單手撐著頭,另一手拿著不離身的煙管,想抽煙卻發現煙絲已經燒完。看著眼前鬧脾氣的美人。素還真是那種第一眼覺得很美的人,而且看了第二眼第三眼也不會膩,反而越看越有韻味。這叫做情人眼中出西施嗎?呵── 往懷裡掏一陣,拿出隨身攜帶的煙絲袋,煙絲袋是咖啡色,繡有金龍的旗袍布,圈口還加了一圈兔毛,忒是可愛。搓了一些蓮花煙絲放進煙管,大拇指和中指摩擦“答”一聲,好像打火石般,點著了煙絲,繼續吞雲吐霧。 蓮花煙是特別為了素還真,找遍大街小巷才找到的。味道很純,抽起來也比藥草煙絲還香,可是價格很高昂,幾公絲就要將近十兩銀。不過慕少艾可一點也不介意,畢竟美人也要配美煙。 「唉唉!你是第一個叫藥師我不要喝酒的人。」這份關懷收下了,不過體內不尋常亂衝的真氣,讓他十分擔憂。素還真是不是隱瞞他什麼事?「素還真,麒麟穴讓你贏了,藥師我也有些不甘願。這樣吧!藥師我對武林事很有興趣,不如我們再比一次,贏了你到峴匿迷谷退隱,我來替你主持大局。」 「別開玩笑。」踏進武林不是兒戲。撲鼻而來是清雅的淡香,跟琉璃仙境自然散出的蓮香一樣,素還真很驚奇,訝異而問:「這是什麼煙?」 「哎呀呀!藥師我很認真吶。」走至素還真身後,撩起一綹雪白,聞著蓮香。「上等的蓮花煙絲,簡稱蓮花煙。想嚐一口嗎?」 慕少艾輕笑,繞到素還真面前,比出邀請的姿勢,把煙管轉了幾圈,反手遞到白蓮手上。遲疑一陣,素還真接過煙管,抽了一口。蓮花香味伴隨著煙霧,從唇到舌,再漾到喉間。口腔形成密閉空間,像是一座周圍都是高山的山壑,雲霧聚集在谷間,吐出煙時,像是從谷底振開雙翅,準備朝天際一非沖天的老鷹。 「咳……咳咳……」 但畢竟素還真是第一次抽煙,純熟地吞雲吐霧還是不太習慣,一時剎了氣,把煙給吸進胸膛,嗆地無法自然呼吸,撫著胸猛咳。慕少艾見狀,趕緊輕擁著素還真,拍著他的背脊,減緩被煙嗆到的不適。慕少艾的溫柔舉動,讓素還真回憶起他清醒那天,慕少艾也是同樣溫柔地輕拍他的胸膛…… 「唉唉!味道還是太嗆嗎?」見素還真臉都咳到漲紅,慕少艾很自責。接過煙管插在腰際。 「咳…無……無妨……咳……好煙……」咳彎了腰,素還真整個人就像趴在慕少艾身上。 兩人過於親密的動作,正好讓準備外出,進行素還真交代計劃的屈世途撞個正著。眼睛瞇得像一條細縫,屈世途捲著小鬍子,露出上下整齊的白牙,笑開懷掂起腳尖躡手躡腳降低音量,偷偷摸摸從兩人身後閃出門。 『春花雙蕊喜事來,那個叫慕少艾的真不錯,呵呵──』儘管不想答應素還真那個金蟬脫殼之計,但素還真說了算,他沒有反駁的立場。 咳嗽趨於緩和,素還真這才站直身,臉還是有些紅,但呼吸已經順暢。「多謝好友……素某失態了……時候不早,素某尚有要事,不方便招待好友。」縱使想多留慕少艾在琉璃仙境片刻,局勢多變不允許他自私而為。 下逐客令。「呼呼!趕藥師我下崖?」抽出腰際煙管,當慕少艾的唇碰到煙嘴時,嘴角勾起無心插柳的得意微笑。呵呵──這可是間接接吻吶! 「抱歉,下回請容素某親自下崖陪罪。」 「省起來。藥師我光顧著閒扯,卻忘了正事。此番下崖,是要為了那本書…道歉。」到了該說離別時?為何美妙的時光總是過地特別快? 臉一紅,素還真搖頭也搖手,表明不介意的態度:「無妨,好友無須掛懷此等小事。食色性也,人之情常。」男人與男人……他與慕少艾……啊!素還真啊素還真,你想到哪裡去了? 「哎呀呀!看來藥師我要在峴匿迷谷立個牌子。」腳步雖往外頭走,但卻頻頻回首而望……不捨白蓮啊! 「呵呵──什麼牌子?」素還真想出聲留住慕少艾離去的腳步,但他知道不行也不能:「好友慢行,容素某不送。」 「等你下次下崖的時候來看吧!」人已離去,但仙境空氣中,似乎還留下淡淡的藥草香。 「慕少艾……」唇上,同樣是慕少艾身上的味道。 命運的輪軸,轉到了撥雲見日的關鍵點。琉璃仙境與峴匿迷谷,看似兩個毫不相干之處,其實已經糾纏不清。 只是,在聖蹤一事尚未解決前,什麼都是未知數……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