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執戒(十五)

牧羊人眉清目秀,縱使生活在外蒙古的草原,生活並沒有十分寬裕,但牧羊人的眉宇之間,卻是有著滿足以及樂天知命的笑容。 牧羊人騎著馬,趕著牛羊回家。一旁的狗兒汪汪叫著,牧羊人笑著,索性將驅趕牛羊的大事交給他的寶貝狗兒,一拉疆繩讓馬從奔馳改為徐行,從懷中掣出一本書,津津有味地讀起來。 書是託親戚從內蒙古帶回來的。少了草原的屏障,內蒙古長年和中原通商,已經逐漸發展起來,除了各族的商旅都會在內蒙古落腳之外,也有不少漢人開設書院,教導蒙古人讀書習字。 牧羊人悠閒地在馬上讀著書,可是他念得不是儒家的四書五經,也不是道家的老莊思想,牧羊人正津津有味讀著的,是『妙法蓮華經』其中的『如來壽量品』。牧羊人身上的氣息有著身為蒙古人的豪放與剽悍,但更多的是不知該如何形容的祥和與寧靜。 尤其是牧羊人頂上的飄揚髮絲,不同遊牧民族歷經風霜侵襲的粗糙乾澀,也不是亮麗烏黑,而是柔潤飄順,彷彿閃耀著藍色光華的湛藍之色。湛藍的髮色梳了一個高髻,長長的馬尾順著馬徐行的規律飄動,每每讓其他族人覺得格格不入。 就在此時,經書上的一句話觸動了牧羊人的心。種種方便,說微妙法;能令眾生、發歡喜心。雖然出生在外蒙古,他卻很少食肉,多聞了肉味總覺得頭暈目眩,所以多以乳製品當作餐食,或者是請親戚從內蒙幫他帶回中原麵食或乾燥蔬菜。而他茹素的行為,爹娘和兄弟姊妹雖然覺得有些特異,但亦不勉強他。 牧羊人甘之如飴,彷彿從前世開始,他就發起為眾生的慈悲願。 十六歲的年紀,牧羊人長得高俊挺拔,五官秀麗端正,再搭上柔順閃亮的湛藍秀髮,個性安靜沉穩,但布庫或馬上競技卻又是出類拔萃。十五歲那一年,他就與青梅竹馬一同長大的族長之女成婚。 「種種方便,說微妙法;能令眾生、發歡喜心。為眾生的歡喜心?」赫連胤麒輕輕說著,他的聲音很好聽,不會太低沉,也不顯得過分高亢,而是一種處於中庸之道,彷彿有一種魔力,能夠讓聽者被深深吸引住的嗓音。「慈遍無緣,悲至同體,於蠢動含靈,無微不至。此乃真慈悲,嗯……」 閉起的雙眼,顫動的長睫,赫連胤麒讓心靈放空,細細思索著兩句佛典上文字引申的禪意。他很喜歡讀書,尤其是讀著經書,總讓他心裡覺得祥和平靜。 寬闊的草原上,天色暗地特別快,不一會兒夕陽西下,一塊黑色的鵝絨如同仙女的披風吻上天,還帶著無數璀璨的寶石,月兒高掛,灑在草地上的銀白月光,更是加添了屬於塞外美麗夜晚的風光。 「啊……天色已晚,太晚回去札多妹妹又會擔心了。」 耶律札多是他的妻,但與其說是妻,不如說是妹。無法推拒的指腹為婚,他亦不想傷害女孩的心。大婚前三日,他同耶律札多徹夜長談,耶律札多明白他心中有出家的念頭,只是礙於尚有未盡的責任,而不忍離開家鄉,行修行之道。 有夫妻的名,卻無夫妻的實。縱使雙方家長總是催促著他倆生娃娃,兩人都是表面應允,內心搖頭,說著善意的謊言。札多聽過胤麒出生時,外蒙發生的異象。 十六年前,胤麒出生前一個月,六月外蒙有一場大旱,火紅的太陽將草原上的水源都蒸發地只剩一處處凹地,牧草不在青翠,而是枯萎泛黃,牛羊沒了賴以為生的食物,很多牲畜都活活餓死。 大旱遲續一個月,就在胤麒出生的前一刻,原本晴朗的萬里無雲青空,以及高掛的火熱艷陽,突然被一塊五彩的雲朵所覆蓋。涼爽的風吹著,風中還帶有隱隱的花香。此時從雲朵中,一隻五彩的異獸奔騰而出,異獸仰頭而鳴,從五彩雲中開始落下清澈的雨水,解救了早已龜裂的大地,乾旱的土地下,深埋的種子受到雨水的滋潤而開始萌芽。 眾人訝異同時,草原上的一座蒙古包中,突然有濃郁的花香傳出。眾人紛紛趕至蒙古包中,只見一個甫出生不久的嬰孩,沒有啼哭,反而是咯咯笑著讓母親抱在懷中。嬰孩的四周同樣有著與圍繞異獸周身相同的五彩雲,而且頂上的胎毛並非稀疏,而是茂密且柔細的湛藍色。 之後眾族人透過踏遍中原經商的旅人得知,那日見到的異獸,形似鹿,但體積較大,有著牛尾馬蹄,頭上有一隻獨角,就是中原人口中的『麒麟』,而且『麒麟』是世有聖人時,方會出現的吉祥之獸。 於是乎,孩童被取名為『胤麒』,有著帶來吉祥福澤的意思。 十六年前,異度魔界正侵略中原,三惑星和淚陽紅月,將中原鬧地腥風血雨。十六年前,在血腥的教訓之後,萬聖巖的聖尊者一步蓮華,終於思得解破風水禁地之法。 胤麒十五年來,每到中原曆七月十四這一天,睡夢中他都會做一場夢。 藍色身影步履很輕盈,在站在五個通道前,藍衣男子面臨著江浪滔滔的水之陣,手中佛字拂塵輕掃,足踏蓮花步,雖然口氣很輕,卻有著讓人無法置信的果敢與堅毅。 『水化萬形,皆為幻象,其質仍為水,一切盡歸平,盡歸常。』 話語一落,大水退去。就在此時,夢中的場景抖然一換,十五年來沒有改變。 似乎是在一個廣闊的洞穴,說是洞穴,更像是山壁內人工建造的空地。空地的正中央,有一個紅色的火球,就像高照的艷陽,照著原本漆黑的洞穴。而空地旁,有五條延伸的通道,各有一個人站在通道前,微仰著頭像是在思量著巨大的火球,該如何破解。 五個人中四個人,胤麒夢中都可以將他們的臉看地清楚,但其中一抹藍色的身影,卻是十五年來,都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像。每當此時,其中一名留著鬍子的男人,瞬間被火球射出的雷光給擊中,頓時爆碎。 『紫宮遠!』褐髮男子穿著飄揚紫衣,仙風道骨卻顯地慌亂地喊出這個名。 『不妙!快到子時,必須設法破陣。』 『讓吾來。』 未等其他三人答話,藍衣男子說出『讓吾來』三字後,隨即縱身跳入被雷電包圍的火球中。強烈的紫雷開始貫穿四肢百骸,男子運動全身功力抵擋,臉上滿是冷汗和痛苦之情。手心、天靈、眼、耳、鼻、胸腹、腳底…… 雷電不斷打進體內,五臟六腑早已受到焦灼之傷,熱感和疼痛在體內蔓延,藍衣男子依然無畏無懼,強忍著電流進身的痛楚,提醒眾人趕緊離開。 『走啊!』 『善法天子!』 『走啊!』 臉上的冷汗,是硬運功體與陣法抗衡的強忍。 語方落,竄進體內的強烈電流開始衝出,善法天子運起全身功力阻擋,卻為時已晚,頓時全身紫電流竄,爆裂碎體而亡。眾人訝然不可置信,遲疑一會,無奈嘆息閃身,從因善法天子犧牲而出現的生門逃出。 十五年來,夢境至此結束,胤麒很想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事,卻總是頓時從睡夢中清醒。藍衣男子是誰?穿著寶藍色的直裰,手中拿著絹索拂子,應該是出家人。可……為何他總是無法瞧見藍衣男子的相貌? 但今天,同樣是七月十四,夢卻延續下去了。 接續的夢境中,一顆不大的綠色圓球從天而降,破碎的身軀漸漸凝聚球上,球上的花香味很真實,真實地不像是夢。一直在遠處看著的赫連胤麒,彷彿被蓮花香味吸引般,緩緩朝綠球走去。 就在胤麒距離綠球三步之距時,綠球產生了裂痕,從球中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一個卍字。裂痕剝落,綠色的圓球其實是蓮花種子,沉眠的青色之蓮慢慢綻放,閃耀著金黃湛藍的蓮瓣,開出一個很漂亮的形狀。 蓮座上的卍字緩緩凌空,漂浮在胤麒眼前,莫名的吸引力讓胤麒不由得伸出左手,在指尖觸碰到卍字的同時,卍字迅速穿透胤麒的手掌心,胤麒手上頓時出現了一把掛著白絹和佛字的拂子。 『這……這是怎麼回事?』拂子在手中若隱若現,胤麒仰頭再望,青蓮座上站著一手持數珠、蓮華、錫丈等法器的菩薩,菩薩的面容從模糊到清晰,面相莊嚴法相飽滿,額間的白毫發出柔和的祥光。 菩薩穿著與夢中藍衣人同樣的寶藍色直裰,但最讓胤麒訝異的是,菩薩的莊顏面容……與自己的臉孔如出一轍。菩薩慈祥和藹,朝胤麒微笑點頭,輕聲說道:『人間劫紛紛,慈悲渡眾生。』,語調令人動容,隨後青蓮連同菩薩法身和法語漸漸消失。 胤麒想出聲,卻發現早已清醒,像是要證明似的,胤麒靜靜地舉起左手看著,只見一淺淺的卍字有如刺青,烙在掌心。 「善法降甘霖,苦海現佛尊……」胤麒眼角掛著淚,是感動與欣慰的淚水。 慈悲渡者足踏一葉葦,再次為五濁眾生微笑入世。 善法甘霖,承願而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