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13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天涯彼方(二十八)

但左等又等,入口仍是一片靜寂,這讓屈世途心中更是忐忑。 兩個時辰前,素還真前往豁然之境,和劍子仙跡以及聖蹤會面。聖蹤這個人真是隻老狐狸,不但隱藏的很好,還三天兩頭往豁然之境跑。表面上裝作關心中原局勢,其實骨子裡包藏禍心,想要藉著龍氣和邪兵衛稱霸中原。 他本來還不相信,認為這只是素還真的推測,誰知道劍子仙跡也這麼認為!現在情況是如何?聖蹤不是劍子仙跡的好朋友嗎?他們之間到底是什麼明來暗往的交情啊?時間已經過了兩個時辰,該不會聖蹤的假面具被拆穿,惱羞成怒先下手為強吧? 屈世途越想頭越痛,拉長頸子像長頸鹿一般四處觀望。就在此時,琉璃仙境外傳來打鬥的聲音,而且劍光四射。屈世途凝神一聽,分辨出有素還真、劍子仙跡和聖蹤三人,聽起來打得很激烈。 暗叫一聲“來了!”,屈世途連忙勾起放在案上布包,按照素還真的計劃,逆轉動蓮花池橋上圍欄的八角圓柱頂。頓時蓮花池的池水都被引入一個小圈,池面乾涸,開始下陷,一塊活動的石版滑開後,露出一個通道。 『佛祖保佑。』屈世途暗自祈禱,隨即閉眼縱身跳入通道內。在屈世途進入密道後,八角圓柱順轉回到原位,石版把通道合起,蓮花池再次注滿池水,池面上的蓮花依然欣欣向榮,完全看不出異狀。 打鬥依然激烈,戰火從豁然之境開始延燒。原以為計劃天衣無縫的聖蹤,在豁然之境被素還真和劍子仙跡連番逼問,問至啞口無言。情急之下,決定率先攤牌,將批在身上的羊皮震碎,露出原本野狼的貪婪本性。 「聖蹤,原來這一切都是你的佈局安排。」朦朧月色下,紫華劍的鋒芒更顯銳利非常,素還真劍尖直指陰謀者。 「好友,你…你真是讓劍子失望!」掛在背上從不輕易出鞘的古塵,為了友情決裂而出。 「哈哈───素還真,劍子仙跡,既然一切已經破局,就沒有什麼好講了。」聖蹤無遺劍式蓄勢待發,體內的邪兵衛也受到殺氣影響,蠢蠢欲動。 三把劍鏗然交錯,擦出火光點點。聖蹤計謀敗露,決定先下手為強,低喝一聲將劍指於天,化劍數百隱於風中,形成眼睛看不見的劍風。 素還真見狀,趕緊將紫華劍懸空射出,指捻八卦印作為屏障,頓時金色光華大作,素還真趁著金光影響聖蹤視線之時,以內力驅使紫華明聖劍法運招。明聖劍法伶俐非常,不斷急旋抵擋如風吹拂而來的劍氣。但百密一疏,一道劍氣穿破屏障,劃過素還真的左肩。 「啊……」血如湧泉而出,素還真匆忙以右手點住左腕之穴,避免血流不止。但梭型的傷口卻看似受到控制,又像是持續流血,這是以劍法融合邪兵衛造成的奇特傷口。 「素還真,滋味如何?讓你見識真正邪兵衛的力量。喝───」聖蹤的四肢百骸開始膨脹,妖異的青綠光芒彷彿可以穿透身軀,開始籠罩在聖蹤周圍,形成一個綠圓,將聖蹤包覆在內。劍子仙跡和素還真互看一眼,秉氣凝神觀察聖蹤的反應。 猛然一聲巨響,聖蹤頭上的扇型飾品爆衝而起,原本打裡整齊的灰白髮絲,此時凌散地披在身後。聖蹤狂笑,周圍樹木盡被摧毀,狂風急吹,將落葉吹起籠蓋昏月,大地開始如龜殼般龜裂。素還真和劍子仙跡趕緊運功騰空而起,避開山河變色的天地之變。 狂笑不止的聖蹤,運起包覆在自身的邪兵衛。頓時陰風慘慘,風雲變色,有若鬼哭神嚎天地哀鳴。邪兵衛是一種可以隨意變化形體,具有生命力的力量,加上聖蹤高身莫測的修為,更讓邪兵衛成為罪惡的殺人利器。 邪兵衛化作一道綠光直衝天際,只見天空綠光一閃,開始將周圍的雲氣凝聚成一個巨大的漩渦。當素還真兩人看傻眼,就在下一瞬間,從漩渦中急射而出數以千萬計的箭,朝素還真和劍子仙跡兩人電馳急走。 劍子仙跡手握古塵,天下無雙威風凜凜,素還真受傷內力大為削減,如此猛烈的攻勢,素還真縱使內力深厚也吃不消。劍子仙跡以雷霆之鈞,雙掌急翻道家太極再出,巨大的太極圖騰凌空而升,有如傘蓋作為銅牆鐵壁抵擋利箭之雨。箭雨被彈射到四周,落地瞬間消失,化作一縷青煙飄回聖蹤之體。 兩人且戰且退,從原先的主動攻擊改為只守不攻。邪兵衛太詭異,像是生生不息的泉源,若是耗費真氣與之硬拼,到最後一定會氣空力盡。退到琉璃仙境大門口,一路追來的聖蹤,卻突然消失蹤影。 「這……嘔……」只差一步就計劃功成,難道聖蹤察覺異狀?素還真停下腳步,忍耐已久的傷勢爆發,口吐朱紅。 「素還真,你的傷?」傷口已經從左肩瀰漫開來,聖蹤的心思不是普通毒辣,竟用劍氣混合邪兵衛攻之。 踉蹌而行,跌跌撞撞吩咐劍子仙跡進入琉璃仙境。就在此時,陣陣奪魂鼓聲傳來,劍子仙跡迎面承受強烈音波,雖運功封住七竅,但低沉如雷鳴的鼓聲,還是將劍子仙跡衣服震裂,來不及反應同時,聖蹤劍氣再至,劍子仙跡當場腑臟受創,嘔出數口鮮血。 「聖蹤!嘔……噗……」強烈力道讓劍子仙跡受重創。 「前輩小心!」拂塵一掃,以柔克剛化解接二連三的鼓聲和劍氣。素還真以拂塵纏繞紫華劍,織成綿密劍網獲得暫時喘息。「鬼祟之徒,現身吧!」 「素還真好膽識!」偷襲之人手持人皮石鼓現身,竟是北嵎皇城的前國師地理司。素還真了然於胸,看來猜測無誤,修練雙極心源的本體和化體,擁有各自的思想和行為模式,但是化體因為物極必反,而讓面容凹陷。聖蹤就是地理司的本體。「非常人也。」 「處心積慮得到龍氣,地理司實乃非常人也,素某愧不敢當。」留意地理司的動向,素還真暗自凝功運氣,身後披風一揚,以掌氣將劍子仙跡送到琉璃仙境內,以求安全之策。 「不──可──啊───」無奈身受重傷,劍子仙跡無力返回琉璃仙境外。 「素還真你!」地理司準備拍響人皮石鼓,卻疏於防範,沒有料到素還真這一招。「保全劍子仙跡之命,就是你的如意算盤嗎?哈!」 就在同一時分,素還真和地理司都稍微閃神的剎那,一道強烈的掌氣宏然如破風之箭,朝素還真直襲而來。地理司閃身而過,素還真踩著不穩的腳步抵擋,無奈邪兵衛造成的傷口難以癒合,欲奔回琉璃仙境已遲了一步,只聽見素還真暗叫一聲不妙,立即化為一座金像。 劍子仙跡一見素還真化為金像,扶住桌緣想起身救援,無奈早先以為銷聲匿跡的聖蹤,實際上早已搶先一步躲進琉璃仙境。趁劍子仙跡受傷又疏於防備,急於救人的同時,劍光併射再次重創劍子仙跡受傷的軀體。被打飛的身影,再次口吐深色之血,硬生生衝破琉璃仙境內廳旁的裝飾欄杆,白影直墜落崖。 暗處的人影現身,走出仙境與地理司和出手金銀鄧九五兩人會合,並且互通戰況。看著素還真的金像,聖蹤得意地哈哈大笑,輕蔑而言:「一代神人不過爾爾,連二弟十丈之掌都無法逃過。哈哈──」轉身面向地理司:「必須加快龍氣與邪兵為合一之事。」 地理司頷首,兩人以及一座華轎,隨即化成光影而去。 雲開,月依然不明,像是哭泣地彎月,滴落了滾滾珠淚。彷彿天地都在悲泣,哀悼一代神人清香白蓮素還真,一生不平凡的起落後,終歸是復歸塵土的平凡末路。什麼豐功偉業,甚者是鬥計權謀,仍是南柯一夢。 琉璃仙境除了略顯凌亂之外,看不出有任何異狀。唯一與平常不同的,就是靜靜坐落在拱門外三步之遙的金像。三步之差,如能早先一步逃進琉璃仙境,遠離金銀雙絕掌的十丈外,就可以免於被金封的命運。 夜裡霜露重,金像上的水氣開始凝成冰。風嗚咽拂過左肩上仍留著傷口的金像,水珠從眼角沿著臉頰滑落,就像是素還真哭泣的眼淚…… (待續) 後記:這篇可能會續很久(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