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執戒(十六。完。開放版)

大日殿中,只有光明尊者正在佛前獻花祝禱。 方才途經蓮華天池,不見一步蓮華,善法天子以為一步蓮華前來大日殿禮佛,但事實證明,一步蓮華做出了他最不願去設想的猜測。 『聖尊者呢?』 『這……聖尊者前往風水禁地。』 『傷體已復,功體未癒?』 善法天子說得很淡,但言語中藏不住憂心和焦急。一步蓮華是他修行佛道上的貴人,一步蓮華的感性慈悲,更是和他理性的入世修行互補。釋尊者的預言詩應驗了,『慈悲渡者妙蓮華,善足行跡現佛尊』兩句,就是在說他和聖尊者,雖然一走慈悲途一行智慧道,但最終的大願相同── 捨命入世。 風水禁地是禍世災地,若能破除此處不祥地,免除眾生之苦難,救芸芸眾生脫離水火災禍,他捨其身捨其命又何妨?生生世世,來來去去,活佛是人世間的菩薩,隨緣而來,承願而去,一切都可為眾生割捨,包括性命。 夜裡的草原,涼風吹起來有種刺入骨髓中的冷寒,明月繁星,黑夜璀璨的光華依然閃耀,映著迎風而拂的草,空氣中滿滿是舒暢的草香。月色同樣照著一個一個小水漥,水漥如鏡面波光粼粼,好像與天上閃鑽之星爭著風采。 清醒的赫連胤麒,站在蒙古包外,仰頭看著南方的天空。他的思緒很清明,水珀色的星眸透出祥和智慧,掌心所出現的卍字,讓他更確信了該走的道路。這片草原,是他生活十六年的家鄉,但他明白,是他該踏出這片草原的時機了。 「善法天子……善…善法……」 赫連胤麒喃喃念著,腦海裡有斷斷續續的記憶湧現。這個名他很熟悉,在夢境中出現了十五年,而今晚的夢,讓他見到了善法天子的法相。左掌心隱隱透著灼熱,胤麒不覺得難過,反倒是感覺舒暢溫暖。 為何善法天子與自己的面貌無異?身在廣闊草原,十六年前的轟轟烈烈的風水禁地之役,他略有耳聞,也感佩善法天子為此犧牲的情操。看著如翰宇的草原山巒,靜寂地好像一幅潑墨的山水畫。心中默算著日子,赫連胤麒這才不可置信發現,十六年前發生慘烈犧牲的那一日,就是自己的生辰。 這就是他心心念念想要修行的道路嗎?冥冥之中的注定,好像前世與今生的相繫,告訴他今生必須完成的願。他相信有前世今生,也知道這世他應該要盡何種責任,但他很謙卑的朝南方天空磕了一個長頭。 因為善法天子在他心中,是萬聖巖不可褻瀆的得道高僧。他只是徜徉在外蒙古的一介凡俗,有著跟凡人無異的喜怒哀樂,也因為生活環境所需,食肉非茹全素,甚者還因為指腹為婚的兩難下成了婚。 這身,只是普通的肉相,不是善法天子莊嚴法喜的青蓮身。 『吾心有修羅,這是吾的執,同樣看不破。』 『至少你明白自己該改進之處,也是一種優點,一種修行。就如同一步蓮華的大慈悲,也是一種佛者之心,算是優點。』 『死了一事無成,便是缺點。』 『哈!你的嘴真利,不過知道的人就知道你在說什麼。』 『吾佛慈量。』 前世的記憶開始一幕幕出現在眼前,赫連胤麒嘴角掛著笑容,下定決心轉身回到蒙古包,攤開了一張羊皮紙,倒水至硯台,用墨條磨著墨。整了整毛筆的狼毫,蘸了磨好的香墨,赫連胤麒在羊皮紙上寫了跟爹媽和札多的告別信。 寫完書信,赫連胤麒吹著羊皮紙上未乾的墨漬,順手取來防身用的彎刀,撩起一搓藍髮,毫不猶豫地削斷。將削下的藍髮小心翼翼放在羊皮紙上,表明自己發願剃度長伴如來的決心。 「種種方便,說微妙法;能令眾生、發歡喜心。慈遍無緣,悲至同體;於蠢動含靈,無微不至。吾佛慈悲。」 稍微打理簡單的行囊,赫連胤麒再次踏出生長許久的熟悉環境,天地之間,有著不可思議的玄妙因果。草原上的氣息,馬上男兒的英姿,游牧生活的吾拘無束,外在的生活影響不了早已歸向佛性的心靈。 西藏,是赫連胤麒心目中的聖地,也是他踏向修行路途的目的地。腳步沒有遲疑,赫連胤麒半閉的目與垂睫,如同札什倫布寺共奉的坐佛般,垂視著芸芸眾生的苦難禍劫,湛藍的星子透著救贖的慈悲心。 『喔──我以為是誰,原來是鱔魚天子。』 『行不改名,坐不變姓,善法天子。』 『隨便啦!你這隻鱔魚真的很煩,就是這種態度,讓人不爽!』 『吾乃為你身上的佛門禁招而來。』 『佛門禁招?拜託!佛門的人又不只我,還有那個什麼蓮華的。喔喔──聽說他是大日殿的住持,乾脆這樣,你也學學佛門禁招,然後把一步蓮華作掉,這樣就可以竄到住持的位置了!哈哈──』 『請修口!』 踏出堅毅的步伐,赫連胤麒內心平靜祥和,縱使西藏距離蒙古有千里之遙,但思及吟唱不已的低音梵唄,沐浸在無邊的喜樂佛法中,胤麒更是堅定了未來的方向。最靠近天堂的地方,也是成就自我修行的聖地。 一步一步,胤麒的腳步沒有停下,也沒有回首不捨故鄉。他愛這片草原;他愛曾照顧他的每一個人;他愛芸芸眾生,更愛寧靜祥和的自然。內心法喜,張眼所見處處是美是善,如來之道,就從踏出修行之途開始。 此時,一向靜謐的大地,突然傳來一聲清翠的鳥鳴。鳥鳴之聲雖然細尖,卻不覺得刺耳,而是感到悅耳動聽,好似流洩在天地之間的仙樂。胤麒心中絲毫不畏不懼,嘴角掛著微笑,看著不遠處朝自己飛來的銀色光影,距離越近,光影逐漸形成一個形體。 全身的翎羽散發出耀眼的銀光,鳥兒振翅在胤麒周身飛繞著,最後停在胤麒的左肩上。鳥兒很美,美的不像普通的飛禽。胤麒輕摸著銀色光芒的羽毛,柔順地有如天上的雲朵,也似地上盛開的花卉,芬香撲鼻又溫暖無比。 「銀色飛鴒,你也是要與我一同前往西藏,聖行無悔嗎?」 聽見胤麒的問題,鳥兒有靈性地點點頭,仰頭叫了幾聲,隨即化作一道銀色流星,射進胤麒左手掌心的卍字。胤麒輕輕雙手合十,像是給銀色飛鴒安心的保證。他的雙手,要撫平天下眾生苦;他的善心,要救贖世間貪瞋癡。 善法天子沒有離開,超脫了六道輪迴,放不下眾生的慈悲憐憫,讓他再次承願來到五濁塵世。不生不滅,而是隨善心所欲,在苦海中踏向救世途。 佛,存在於虛空芥子,也存在於凡俗極樂。法相從心,心隨善法相,唯心有佛,則凡胎亦有聖魂骨血,渡種種苦厄。 弘善揚法,禪天彌陀;塵間苦劫,子降甘霖;般若菩提,慈懷渡世;化千百苦,淨萬惡罪;明諦證道,凡身佛心;蓮華空相,善法天子。 佛魔雙界分,人間劫紛紛。善法降甘霖,苦海現佛尊。 遠處梵音朗朗,絹索聖蓮清靜,執戒法降甘霖,善念祥化天地。 無論超脫幾世輪迴,善法天子心中仍是懸念著眾生。 乃至虛空世界盡,及以眾生界盡時。此中願我恆安住,盡除眾生一切苦。 佛者捻花而笑,足踏一葉葦,渡過紅塵江浪而來…… (悉曇無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