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桃花香如故─桃花戀

一夜失眠,隔日一早,女官準備替她換上大紅的喜袍和皇后冠時,也難掩哭紅腫的雙眼。下八人大轎,她裝模作樣地假裝害怕陽光,紅色的蓋頭上頭繡了一隻鳳凰,女官攙扶著她,而她的頭一直不敢抬起。只因,她怕看見那個男人。 男人英俊挺拔,一身帝王袍更顯地氣宇軒昂,玉樹臨風,還有身為一國之君的威儀和霸氣。以眼神吩咐女官放手,男人步下金龍階,她緊張地拼命抿著唇,只能不斷盯著男人足下的五爪金龍靴,一步步朝她靠近。 溫柔地環住她的腰,男人吩咐禮官一切儀式從簡,喝了杯酒,拜過天地和母后,太后諄諄告訴他們兩人,要互相扶持相親相愛,而後男人就以皇后身體微恙,不能太過勞累為由,讓她先回寢宮歇息。 就此,她成了他的妻,在禮官宣佈禮成之後,她的身分,就是北嵎皇城的皇后,身繫維護北辰皇朝的責任。 洞房花燭,該是春色無邊的花好月圓,男人同樣身著帝袍進了喜房,卻是無喜色,面露著無奈,吟了一首意義深遠的詩。掀起紅蓋頭,男人端來合巹酒,敬她克服謠言讓婚禮順利進行,欠身謝皇上賜酒,她卻難掩落寞,只因── 酒是她一人獨自飲下。 『 皇上你來了。』 『皇上嗎?真是好生疏的稱呼。桃生露井上,李樹生桃旁。江修,被迫離開朕的又何止是你?這是坐上這個位置的代價?還是處罰?』 『皇上,妾身不明白。』 其實她懂,她懂這首詩的涵義,這首詩是在暗示李代桃僵,月吟荷有些慌,害怕替身的身分已經被男人識破。但男人卻沒有任何後悔的意思。若他早已察覺她是替身,怎麼可能還風風光光地將她迎娶進門?這樣不是貽笑大方嗎? 該是良宵,男人並未解下羅帳赴雲雨,就連她不顧女子矜持,暗示『春宵一刻值千金,良夜易逝不易留』,男人也不為所動,以心煩要她陪伴散心為由,執起她的手,扶著她的纖腰走到外頭,赴與狄的調解之宴。 所以月吟荷單純地相信,北辰元凰是愛她的。就連新婚之夜在外等狄飲宴之前,他握著她的手,靜靜看著她的容顏,倒了杯酒問道『吟荷,妳能告訴我,到底哪一個才是真的妳?』,那深情款款的眼神,欲言又止的滿腹黃蓮,似乎在掙扎著該愛,還是不該愛。 真的月吟荷是胡蝶衣,而只是替身的她,現在是真的月吟荷。 『皇上,你醉了。』 『是嗎?哈哈--我自罰一杯。』 但從那夜之後,皇帝越來越少次踏進她所居住的宮宇,而且頂多只有客套近乎刻意地噓寒問暖,完全沒有了先前的感情,兩人的關係有如蒙上一層冰。僅有的夫妻之名,卻沒有夫妻之實,她獨守著空閨,期待他的臨幸,卻總是三番兩次落空。 那日她決定去看看許久不見的他,還特別端上了親手泡製的參湯。 御書房裡的他,正在低首批閱奏摺,宦人通報皇后娘娘駕到,並沒有讓他停下手中的狼毫筆,甚者連頭也沒有抬起來,只淡淡回了句『宣』,臉上淡漠地沒有任何表情。月吟荷端著參湯,巧笑倩悉美目盼兮地朝北辰元凰走進,將參湯放在案上,頭靠著他的肩。 就是這令人難忘的奇南香味,她向他撒著嬌,柔媚無骨的聲調希望他能放下手中的事務,先將她用心意和愛意泡製的參湯飲下,誰知,他仍然是毫無反應,依然振筆急書批閱著朝臣上奏的奏章。 秋波流轉,她看著狼毫在他手上,寫出的字端正中帶有些疏狂,卻不顯潦草,而是有如一朵朵的桃花在奏章上盛開。她問男人是否願意陪她去御花園走走,享受夜晚的清涼自在,北辰元凰頭也不抬地拒絕,冷言她可與女官一同去賞。 不死心地她,將白皙透紅的蔥指按上奏章,希望能替他批閱如山的奏摺,分憂解勞,誰知卻在下一刻,男人握上她的手,抬起頭對上她的星子,卻是帶著憤怒和壓抑。男人將她的手拿離奏摺,並且迅速將筆架回筆架,捲起正在批閱的奏章,活動著筋骨像在放鬆,執起她的手一同走到御書房門口,只說了一句── 『我累了,妳也早點休息。』 拂袖,離去,只留下錯愕的月吟荷。為什麼對她如此冷淡?難道他對『月吟荷』已經沒有愛情了嗎?不可能……哭泣的眼淚沒有讓離開書房的男人回首,看著桌上已經涼了的參湯,她所能做的,就是回到自己的宮中,盡情地哭泣。 天衣無縫,其實早被看穿。就在月吟荷耐不住心中的疑問,有一日攔住前來問候的北辰元凰,如泣如訴地問著,為何要對她如此冷淡,北辰元凰『刷』一聲將折扇收起,似笑非笑地問了她一個青天霹靂的問題。 『朕以前如何待妳,妳真的知道嗎?』 原來,從當天她閃躲那個吻,以及男人說她身子骨瘦了點,吩咐她要愛惜身體吃胖一點開始,他就知道了她是個替身。他不戳破的原因是什麼?是要她自己親口將混進北嵎的目的全盤拖出嗎? 她不要…… 不要…… 她真的愛上了這個溫柔體貼的男人…… 『何不坦承呢?』 這句話後,她潰堤的淚水再也只不住,將疏樓龍宿要她進入北嵎,以及平時以煙火為信號的秘密全盤拖出。恩人與愛人互相衝擊,當要取捨的時候,她只能愧對培育並且賦予她美麗容貌的恩人,選擇她以為能夠託付一生的男人。 『我是活生生的人,不是嗜血族,你願意接受我嗎?』 『當然……』 又是欺騙。男人冷哼,臉上卻是她久違的溫柔表情。男人伸出雙臂,將她緊緊擁在懷中,靠著北辰元凰溫暖的胸膛,聞著身上的奇南香,聽著穩定規律的心跳,月吟荷只覺得自己好幸福好幸福,她將彼此間的冰牆融化了,依戀地回抱男人,將頭枕在男人的頸肩,以為誠實替她換來了早已被冰封的幸福。 她錯了,男人雖然擁著她,卻無法原諒接二連三的背叛。他愛的人是嗜血族,有目的的接近,卻讓他付出了真愛。明知這個女人有的只是一張雷同的相貌,也是有所圖謀的接近,他卻狠不下心將她推離。因為他知道──她愛他。 『吟荷,連妳也欺騙我……哈哈……皇城之內,除了權力,還有什麼是真的?』 假設的猜測成了真,當愛已經失去了純粹,就只剩下了利用。北辰元凰來看她的次數變多了,也會抱著她吻著她,但就是總有藉口讓兩人不同房,更不用說夫妻的魚水之歡了。北辰元凰與月吟荷之間的關係,似乎還是隔著難以跨越的鴻溝。 愛戀已凋,殘夢易醒。 月吟荷在欺人,也自欺,唯有如此,替身的影才能真實存在。 (桃花戀完。續桃花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