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041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蔚藍

               要命!我還真寫了= =b刺激太大是不是啊?       茶色如波浪起伏微捲的瀏海,一綹一綹彷彿是畫筆勾勒的線條,將眼前純淨的海天一色區分出一塊一塊不同的天地。足下踏著柔軟好似成片白櫻花舖成的沙灘,眼前是一望無垠的廣闊大海,幾乎透明地澄澈,毫無保留地映照著毫無任何雜色的天際,偶然飄過如棉絮輕柔的純白雲朵,是莫內筆下用油彩層層疊疊的勾勒,成了屏幕中最撫慰的天使羽翼。   那是讓人難以言喻的藍,就像在一塊水藍色的布幔上隨意灑落大小不一的閃亮鑽石,耀眼地光彩奪目,如同高掛在正中的火熱太陽,讓他的心開始燃燒,莫名悸動彷彿電流從腳底一路刺激著過往回憶直到腦門,那人的笑容如同一雙緊擁他的雙手將他包覆,週圍導演和工作人員的耳提面命如息息之風略過耳畔,因他的耳中現在只能容下想念之人的銀鈴笑語。   儘管屬於同一個國家,這裡的景緻和高樓林立,人們步伐急促焦躁的東京完全不同。因為雜誌和學年曆拍攝來這裡工作過好幾次,每回在工作人員一聲令下脫掉上衣,僅穿著顏色鮮豔的海灘褲打著赤膊在沙灘奔跑,都會讓他有一種遠離煩囂,徹底解放自己的感動。尤其是和他擁有同樣頻率的那個人並肩在沙灘上玩鬧嬉戲,他們讓人驚呼的默契曾被其他成員笑說是"渾然天成"。   男孩們在熾熱的沙灘盡情奔跑,揮灑青春的汗水,毫無顧忌的歡聲笑語就是炎夏最消暑的沁涼樂章。不知道從哪一次開始,或許是去年的學年曆拍攝,當他一如往常脫去上衣望向眼前對準他的單眼鏡頭,身旁因為陽光反射而有些刺眼的反光板推波助瀾,將頑皮站在攝影師後頭那張古靈精怪的鬼臉襯托地更為可愛迷人。但他知道的,他穩定的心跳是因為那人的一句話而開始紊亂,故作鎮定的眼神想要掩飾不安,他居然想知道這句話是玩笑還是認真的。   "身材真好,枕在那胸膛應該很溫暖吧!"   成員們因為感情好,有時會開過於曖昧的玩笑,加上雜誌編輯的加油添醋,會引來很多不必要的謠言和妄想。他雖然打從內心不喜歡,可是基於事務所的規定和政策,所能做的只能按下滿腔的不滿,用堆砌出來的笑容融入與自己格格不入的歡樂氛圍。"如果成員是女孩子的話,最想跟誰交往?",編輯丟出這個好似炸彈炸開心湖陣陣漣漪的問題,他下意識地往他的方向看去,正巧他的目光也毫無避諱地看向自己,四目交接的下一秒,兩人默契十足卻有如驚弓之鳥趕緊把眼神往別處撇開,沒有目標地東張西望。   "藪吧,喜歡他的眼睛,覺得被他溫柔注視會很不好意思。"  "唔嗯,絕對是慧醬。慧醬最懂我了♥"   講話不能好好講嗎?加什麼愛心?真刺眼。他在心裡滴咕著,不過這是最安全的答案了吧。奇數月回答BEST組,偶數月從7其它三個成員找答案,是他自己訂下的不成文規矩。偶爾他上網無聊會打出自己的名字搜尋,發現粉絲們竟然像口頭禪"真相只有一個"的柯南一樣,把雜誌上他所講過的話一一驗證,還懊惱失望地說怎麼沒有一件事情能夠前後連貫?不斷滑動著滑鼠滾輪,看著網路上討論熱烈的揭示板,他突然產生小小的反抗心,把事務所的千叮萬囑拋諸腦後,用了自己覺得很親切的化名留言。   子豚:其實雜誌上的文字都是潤飾過的,不用完全相信。   往後幾天,在拍戲的空檔他興致盎然打開手機刷開網頁,想看看先前的發言會得到什麼回覆。映入眼簾的文字讓他啞口無言,卻又忍俊不住笑出聲。"什麼嘛,不知道就不要亂說"、"新粉絲?誰准你用他的暱稱?"、"身為粉絲就是要相信!",是他已經被現實環境磨練地深知何者可為不可為?還是粉絲們的狂熱單純到賦予他全盤信任?從此之後,他只要有空檔就會去那個揭示板看消息。   兩星期前讓他在意的那個人第一次主役的報導,果不其然,一解禁網路上沸沸洋洋開始激辯與討論。與以往不同的是,不再是熱血的校園劇碼,而是必須與多位女主角談情說愛的純愛劇。三個月之前他就知道這個消息了,當下他不知道翻騰的胸口湧起的鬱悶是怎麼回事,只覺得眼前一片黑暗,景物天旋地轉,報紙上赤裸裸的"親吻戲"三個字更是好似有人拿著長茅狠狠往他的心臟戳刺,打開藏在心中的潘朵拉寶盒,把很重要的東西搶走了。   網上意見分歧,讚成和反對呈現懸殊的比例,當然反對的人是大多數的。苦笑,他比誰都不想那個愛跟他撒嬌的人長大,只是他再也不坐他的大腿,也不再拍攝的時候朝他噘起嘴笑說"親一個嘛"。曾經他很反感這種行為,因為個性有些潔癖的金牛座不太能容許過分貼近的親暱,但不曉得是怎麼回事,他居然漸漸習慣了他的擁抱和撒嬌。   故做大方,他第一時間向他說"很期待呢"這種違心之論,其實他心裡討厭的要命,討厭的程度如果用番茄做比喻,如果吃番茄能夠讓他不上劇,他會去買整袋番茄天天吃!如同那天他興高采烈說著"啊,我要去染茶髮了,不知道哪間美容院好呢。",儘管對他的開心深表不認同,他還是帶他去那間自己常去,最信任的美容院。   子豚:我也反對他演純愛劇,最討厭了ˋ︿ˊ﹀-#    表情符號是他叫他用的,因為那小子總是抱怨都是文字怎麼看得懂?他才開始學習如何用表情去寫簡訊。滑一下發送的位置,下一秒發言已經貼上揭示板,本想繼續看之後粉絲的反應是什麼,工作人員的催促讓他不得不關起手機,伸了個懶腰,為自己的怠慢朝工作人員鞠躬致歉,轉身朝女主角綻開可比陽光燦爛耀眼的笑容。   CM從日正當中拍到夕陽西斜,導演仔細檢查母帶好幾遍,"OK,辛苦了"才說完,他隨即收起笑容,再次朝工作人員鞠躬感謝,不理會想要搭話的女主角,表達歉意後隨即一個人朝遠離飯店的方向走,一直走到一處人煙稀少的沙灘,他深呼吸,而後朝著海面大吼一聲,這才將一整天積壓的壓力宣洩,像顆洩了氣的皮球,抱著雙膝坐在沙灘上。   原本如托帕石湛藍的天空像一塊嶄新畫布,一筆一筆被粉橙、黃橙、紅橙的畫筆抹上一層層的妝彩,就連原本的蔚藍海面也是閃耀著如同琥珀色的星芒,白色的細沙同樣映著橙紅,被暖色調包覆的他,抬頭望著天空,看著海平線如黑絲絨的錦織緩緩吞噬那片暖意,一顆、又一顆,微弱的星光聚少成多,繁星點點美不勝收,就連白天被遮住光線的月亮也悄悄露臉,銀白色的月光緩緩灑落,像一雙溫柔的手緊緊擁抱著他。不似東京的夜晚因為光害只能看到高樓成排將黑夜照亮成白晝的霓虹燈。    今天他在沖繩拍廣告,那小子卻是在東京拍劇,而且是他最介意的親吻戲。他一整天心神不寧,最近自己的情緒管控有些失常,對他們兩個人關係該如何定義一直處於猶豫又慌張的狀態,加上事務所在分組和工作都刻意將他們分開,連前陣子去海外開演唱會分配房間也是。   "你和岡本圭人同一間房",工作人員如是說,他就照做,接過鑰匙瞄了一眼那個因為出國滿是笑容蹦蹦跳跳開心地不得了的他,似乎不覺得有什麼不滿或不妥表現出來,他又茫然了,感覺自己就像個不斷囤積壓力的壓力鍋,總有一天會爆炸,原因他還在尋找,或者說他不想承認。   過於沉溺在自己的自怨自艾中,他沒有察覺身後漸漸朝他走近的腳步聲。後方的人饒富興味地看著呆愣愣看海的背影,來者惡作劇玩心大起,撇一眼手表上的時間,挑挑眉就這麼靜靜地站了五分鐘,直到坐著的人起身準備離開,這才突然出聲。   "想什麼這麼入神?"    被突如其來劃破寂靜的聲音嚇一跳,無暇拍掉褲子上的細沙,轉身只見一張如花笑靨盯著他瞧。又驚又喜的他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見,想給眼前的人一個大大的擁抱,但身為公眾人物又是IDOL,嚥了好幾口口水,他只從喉嚨吐出那個人的名字。"知念?"    嘟著嘴,似乎對這過於平淡的反應不太滿意。"涼介真不夠意思,我可是搭最晚一班從東京到沖繩的飛機來的欸。"   "今天不是拍戲嗎?"    "是啊。"   "感覺如何?"想到明天報紙上可能會有兩人的緋聞報導,他就來氣。   "什麼感覺呀?"   "你少裝傻。"   "就拍戲而已能有什麼感覺?拍完我都想睡了。"    "那怎麼不回家休息?"   "......"   "......"   尷尬的沉默就像不穩定的氣流,瞬間將兩人團團籠罩。知念低著頭,有意無意咬著下唇,山田知道這是他緊張的反應。山田同樣捏著自己的手腕,眼神漫無目的飄移。對於知念下戲後不回家休息而跑來沖繩,他有些生氣,因為知念不愛吃飯,最近的工作又是滿檔,就算是鐵打的身子也承受不了,更何況那薄薄的身板,還有那雙牛仔褲也遮掩不住的細腿。但更多的是疑問,知念來沖繩有知會經紀人嗎?為什麼他要來沖繩?是見自己?有話想說?看過知念工作的行程表,明天沒記錯的話,一樣有劇的拍攝,雖然是下午的戲分。   "什麼時候回去?"打破寂靜,氣氛似乎緩和不少。    "明天。"依然低著頭,咬著下唇。    "今天睡哪?"    有些遲疑,擤了擤鼻子,知念的聲音有些沙啞。"不知道。"    這時一顆眼滴好似珍珠般從知念的眼角滑落,在纖細的手背上暈染上微妙的一點。山田看地很清楚,因為月光將那滴眼淚映照地好似天上的星星。他傻在原地,沒有想過知念會在自己的面前哭泣。曾經在廣播裡說,有岡大貴告訴他知念不知道為什麼哭了,頭一個念頭是這小子從來不在自己的面前哭,有岡大貴到底是去哪裡看到的?而後他東扯西聊,很篤定地希望知念能多多依靠自己,向自己撒嬌。結果現在知念真的在他面前哭了,他卻慌張地不知所措。   "怎......怎麼了?"   "沒什麼,覺得這裡太美。"抹掉淚水,知念抬起頭,月光下山田看不清知念的眼有沒有紅,只能靠著依然沙啞的鼻音間接證實知念的確哭了,但好強的知念又倔強地不肯承認。   "你說海風太鹹我還比較容易相信。"迎面吹來的海風,黏膩的鹹味讓他想到方才知念的淚水。其實眼淚並不鹹,是入心的苦。    "給你的。"    知念從口袋掏出一個東西往山田手裡塞,旋即往燈火通明的大街方向走。山田攤開手,在掌心靜靜躺著的是一個白色信封,上頭寫著芝大神宮四字。歪著頭打開信封,一個如青草碧綠的緞面方形御守掉了出來,上頭寫著簡單四個字"幸福御守",山田看了訝然,緊緊握著御守,無法掩飾那股悸動,藏不住嘴角揚起越來越甜膩的角度,御守的力量彷彿穿透掌心,滿滿的甜蜜和幸福隨著血液流到他的全身,讓他體溫升高,渾身發燙。   猛然回神快步追上知念,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山田想都沒想就伸出雙手從背後緊緊抱住知念,知念一驚嚇本想閃躲,腰卻被有力的雙手牢牢圈住,山田更趁勝追擊,下巴自然而然靠著知念的肩,明明是句道謝的話,卻因為近乎似在耳邊的呢喃而顯地特別曖昧與煽情。"謝謝你......侑李。"     刷!知念侑李臉像剛煮熟的蝦子發紅又發燙,呼吸也逐漸急促起來。山田將所有事務所的提醒拋諸腦後,將知念侑李轉向自己,山田涼介聞著知念侑李散發出的熟悉香水味,不過熟悉當中似乎參雜著令他惱怒的新味道。低語,充滿十足的佔有慾。"你身上只能有我的味道。"   知念侑李想要反駁,卻冷不妨被山田涼介低頭在唇上就是一吻。唇瓣相接的瞬間,遠處不知何處施放的花火彷彿是要見證這最美麗的一刻,各式各樣的圖紋在天空如花朵繽紛綻放,將兩人的臉映照地光彩奪目。輕咬知念侑李的唇,知念侑李像是靈魂被抽離般雙腿一軟,簡直是掛在山田涼介身上。雖然這個吻只有短短數秒,但是兩人都對關係的變化心知肚明。將知念侑李緊緊擁進懷中,訴說屬於兩人的情話。    "這下都是我的味道了。"   "你很霸道......"偎在山田涼介的胸膛,聲音有點小彆扭,嘴角卻是揚起笑容。   "記得大阪我說得那句話嗎?"   "你講過那麼多句,我哪記得。"   "沒關係,我記得就好。"   "......"   "我的腦子要記兩個人的事,你的,我的,還有我們的。"   "バカ......"   戀人絮語,甜地像糖,濃地像蜜,隨著一波波打上岸的海浪,在兩人的心中不斷漫延。   花火伴隨海浪聲,這片蔚藍寂靜的海岸,美地像是一幅精心雕琢的工筆畫。純淨的海天一色有著月亮和繁星的見證,兩人將那道曖昧不清的牆打破,戀情因此萌芽。從今天開始,他會用一切方法保護兩個人的感情,就連之後打鬧嬉戲的雜誌拍攝,他也告誡自己必須按下滿腔翻騰的醋意,這小子在團裡實在是太受寵了。更甚者,只要有些微閃失讓媒體捕風捉影,就有可能失去最重要的人。   "ね、涼介、私のこと、好き?"   "世界一愛してるよ!私の知念侑李。"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