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0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雲娘我愛妳(Kuso)

當年的六人組好麻吉,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決裂?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曾經的桃源之境,變成了血腥屠殺的戰場?為什麼曾經的六人行,卻分崩離析?有個被埋在冰裡成了枝仔冰;有個漂浮在酒池上成了木乃伊;有個隱姓埋名變成了執掌世家的太君;有個被關在法門差點沒了命;最讓人跌破眼鏡的,就是收了個徒弟其實是個女兒,藏身不老城化身一百八十度讓人完全認不出的『劍』和『君』! 究竟!這六個人到底有什麼恩怨情仇?這一切都不重要(喂)。因為,這篇文章的重點是在說明,六禍蒼龍如何表現對法雲子的愛,甜言蜜語算什麼,擄獲芳心一定要送禮才能出奇制勝,為了他的霸業,可以用生命的一半做交換。 故事,開始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素還真還沒有踩著蓮花出現前,在中原東邊靠海的小村莊裡,有一個姑娘姓法名甜甜,從小就在孤兒院過著很辛苦的生活。 甜甜長得很漂亮,水汪汪的大眼睛,美麗的瓜子臉,總是讓孤兒院裡的男孩為她爭風吃醋打個沒完,甜甜總是束手無策,只能看著那些男孩子幼稚地打來打去。 甜甜常常在夜晚的時候,趁著院長和院生都睡著的時候,偷偷溜下床,跑去院子裡看星星,她沒有別的願望,她只希望能夠遇到一個愛她和她愛的男人,娶她做老婆,讓她離開孤兒院。 今天,是甜甜的十八歲生日,她一如往常地溜下床,跑去孤兒院的院子裡,雙手緊握祝福自己生日快樂。就在祝福完的同時,突然一顆淡黃色拖著長長尾巴流星從天際劃過。甜甜很開心,因為聽過大人們說,看見流星是很幸運的,許下的願望都會實現,甜甜馬上閉起眼睛,許下了願望。 『我希望有個愛我的男人娶我做老婆。』 就在甜甜張開眼睛的同時,一張陌生的大臉就這麼出現在甜甜眼前,甜甜嚇了一大跳,正想尖叫時,男人趕緊上前摀注甜甜的嘴,說道:「別叫,我不是壞人,我只是剛好路過這裡。」 男人身上散發出陽剛的氣息,而且男人的聲音很好聽。甜甜張著大眼,看著突然出現在面前的男人,面容有點瘦削,但眼睛好似桃花眼,勾著她的魂,甜甜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會放電的眼睛。男人的嘴角微微向上勾,豐潤的嘴唇看起來樣著水光,性感指數破表,甜甜只覺得身體好軟,無力地只能任憑男人扣著她的腰,讓她不段貼近男人充滿賀爾蒙味道的胸膛。 點點頭表示不會叫救命,男人鬆開了手,甜甜小聲問道:「你是誰?這麼晚了來這裡做什麼?」 「我叫王六禍,本來要去荒城拜師學藝,誰知道迷路了。小姑娘,妳知道哪裡可以讓我借宿一晚嗎?」 法甜甜搖搖頭,王六禍皺起眉頭,似乎也很苦惱應該怎麼辦。不過那思考鬱結的苦瓜臉,讓法甜甜更是覺得這個男人散發一股要命的吸引力,她快因為失血過多暈過去了,這個男人真是要命的帥。 「那我不打擾姑娘了,告辭。」話說完王六禍就轉身要走。 「你……王…王六禍,」咬著手指甲,法甜甜不知道這樣子說合不合女人家的矜持和氣質:「你……你不問我叫什麼名字?」 對齁!王六禍恍然大悟,轉身問道:「妳叫什麼名字?」 「奴家叫法甜甜。」嬌羞。 「!」 「怎麼了?」 「沒…沒有,妳的名字…很可……可愛。」聽起來就知道在說謊。 「嗯,如果王大哥你不嫌棄的話,你可以和我擠一個晚上。」法甜甜的嘴巴欲言又止,這樣邀男人進房,會不會很怪?可是她真的覺得,自己愛上這個男人了。 「多謝甜甜姑娘。」 『自然』地伸出手摟著法甜甜,聞到六禍身上的男人味,法甜甜簡直快招架不住。擁著法甜甜進房,兩人合衣上床。但精力旺盛的年輕人怎麼受得了身邊躺著一位美佳人?王六禍情慾上湧,『自然』地壓上法甜甜的身,脫去兩人身上的衣物,成就雲雨好事。 這是王六禍和法甜甜的第一次。 ===*====※====*=== 那夜過後,王六禍就告訴法甜甜,他是天上的雲,總是漂泊不定,不可能永遠待在一個地方。法甜甜想了想,偎在王六禍赤裸的胸膛,看著那精壯結實的體魄,決定託付終生給王六禍,並且將自己的名字改成『雲子』,雲子的意思就是雲之子,表示雲在哪,她就在哪,有著一顆永遠等待王六禍的心。 三百年後,王六禍練就了絕世神功,並且得到了沉潛的蒼龍之力,改名六禍蒼龍,決定要以自己的力量,創立一個嶄新的桃源世界。他找了擅用毒術的西南巫師毘非笑、相傳殺人斷喉不見血的騰風汲無蹤、學識見地所向無敵的飄州神隱、指爪功夫一流的紫宮彤麟,五個人組成了所謂的造天計畫,想要毀滅天之後,再創新的天。 他們替自己取了代號,毘非笑因為手段毒辣,一出手敵手絕無生機,所以替自己取了──『絕』。汲無蹤來無影去無蹤,好像飛來飛去沒有定所的鳥兒,加上行蹤隱密,所以有了『飛』的代號。飄州神隱帶著一個黑面具,跟武功相比之下,更是喜歡讀書,所以稱為『書』是當仁不讓。紫宮彤麟身穿一襲輕飄的白衣,手持紅色的鳳尾傘,就像下凡的仙女,所以稱為『仙』。 他是這些人的頭頭,以後開創盛世之後,他居於領導之位,又是造天計畫的召集人,順理成章,用一個最宏亮最有氣勢的代稱,當然非『君』莫屬。 五個人的身分,只有六禍蒼龍知道每個人的身分。其餘的人只聽過他人之名,卻沒有見過彼此。一日,六禍蒼龍途經中原時,卻迷了路,被濃厚的大霧影響失去方向感,等到霧散,他只知身處在深山的一座山洞中,洞口有一個石碑,寫著『阡陌道』。 「是誰?膽敢闖入阡陌道?」 女聲喝叱,六禍蒼龍提高戒心,凝聚掌氣準備伺機而動。只見洞口銀光一閃,一名橘衣女子身手佼健,手持雙劍殺出。六禍蒼龍心生疑惑,一見殺出的是名美艷女子,便狠不下心出招。以防禦止住女子的攻勢,女子見六禍蒼龍輕視自己,心中很不是滋味,下手更是狠冽,毫不留情。 這時六禍蒼龍心生一計,故意露出防衛的空門,讓女子雙劍有機可趁。果然,女子雙劍覓得空隙,就這麼刺進六禍的右臂,頓時鮮血淋漓。女子大驚,這男人為什麼不躲?難道是刻意讓自己刺這一劍? 「你是何用意?」收劍,語氣冰冷。 「誤入阡陌道,是六禍蒼龍之錯,被姑娘刺中一劍也算應該。」 女子踉蹌向後退了幾步。「你…你說你叫?」熟悉的臉龐,勾起她的回憶。 「吾乃六禍蒼龍。」 「你!」 「吾怎樣?!」 女子突然眼淚撲漱漱直掉,梨花帶淚問道:「你記得法雲子嗎?」 法雲子?對這個名字沒有什麼印象。從他十八歲成年之後,獵豔的名單就不斷增加,印象中有馬子、艾玉子、葡桃子、簫瑤子、金天子、邪織子、黃霜子、輕羊子、舞稻子、沐健子、滄白齊子、吞坲銅子、射笙彤子……這麼多子,就是沒有印象有個女人叫做法雲子,還跟他在床上『談心』過。但是,無論如何,說記得比不記得活的機率大,所以六禍蒼龍說出了違心之論。 「啊…是妳,妳是雲娘嗎?」 法雲子撲向六禍蒼龍,那軟弱無骨的身子,還有誘人的體香,就這麼在六禍蒼龍的懷中,像一朵等著被憐惜的花,渾圓的胸脯儘管隔著衣物,還是能感到那份讓人難以抗拒的柔軟,六禍蒼龍的小禍龍開始蠢蠢欲動。 「甜甜等你等了好久啊……」 甜甜!?他記得了!就是那日他迷路時遇見的小姑娘……想不到經過三百年,小姑娘臉蛋越來越漂亮,身材越來越火辣,而且雙劍劍法還練地不讓鬚眉,難到她就是命中註定,能夠幫助他完成霸業的另一半嗎? 「甜甜,我好想妳……」 情生意動,六禍蒼龍打橫抱起法雲子,進入阡陌道,成就睽違三百年的好事。(這三百年是以法雲子等待的時間算的) 這是六禍蒼龍和法雲子的第二次。 ===*====※====*=== 幽篁嶺上,有著一座亭子,自從法雲子加入造天計畫,成為『劍』之後,雲淵亭就成了她和六禍蒼龍單獨的會面之所。但好景不常,原本立意良善的造天計畫,突然成了南武林三月浩劫的元兇。 一行五人相繼失蹤,就連君,也在赴了書飛一會之後,從此消失蹤影。法雲子這時,發現自己懷孕了,懷了六禍蒼龍的骨肉。她慌,她怕,她不知道應該怎麼去面對突然降臨的生命,所以她生下了女兒之後,就以收徒的名義,將母女以師徒相稱,讓女兒學習自己的月眉劍法。 又過了三百年之後,本以為已經平息的三月浩劫,又因為有心人的追查開始慢慢浮上檯面。玄機門之役,六禍蒼龍再次重生的消息傳遍武林,法雲子又喜又驚,像個待嫁少女等待著夫郎,每當滿月之夜,法雲子都會到幽篁嶺,期待再次見到那個心心念念之人。 今晚,是六禍蒼龍復活之後的第一個滿月之夜,法雲子靜靜站在雲淵亭中等待,抬頭看著高掛在夜空的白玉盤,心中百感交急。她的夫郎……這些年受了什麼樣的苦?她能將有了女兒的事實告訴他嗎?還是要永遠將這個秘密藏在心中? 「幽篁嶺、雲淵亭,劍伴君龍竹月盟……」 嘆氣,帶著期待。看著雲淵亭四周,是成片的翠綠竹林,因為她愛竹,對竹的喜好超過一切珠寶首飾,六禍蒼龍為了討她的歡心,種了整片的竹林。竹葉香和霧氣,瀰漫幽篁嶺,如果加上明亮的滿月,是一片絕美之景。月,是六禍蒼龍的最愛,竹月爭輝,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承諾。 「飛雁磯、寂寥鳴,寄音傳書吾卿情。」 聽見熟悉的詩句,法雲子猛然轉身,只見六禍蒼龍站在亭外,一如當年嘴角勾起迷人的笑,放電的眼睛就這麼直直地看著她。法雲子心情激動,她多想撲向六禍蒼龍的懷抱,貪戀他身上的氣息。 「你來了……」 「吾怎麼可能不來?」步上亭,執起法雲子的手,在手背上落下輕輕的一吻。這一吻讓法雲子渾身酥麻,過往的甜蜜一一在眼前浮現,但她卻刻意閃躲著六禍蒼龍,轉身背立那張讓她淪陷的帥氣臉龐。 「我以為…你忘了此處。」 「君心不變。」 這句兩人承諾讓法雲子心防瓦解,旋身看著六禍蒼龍,只見六禍蒼龍牽起她的雙手,將她擁進懷,手指看似輕薄地勾起她的下顎,低頭親吻著她的額、粉嫩的臉頰,以及甜如蜜桃的唇。 緊扣法雲子的腰,攙扶她坐在亭子的圍籬上。鼻尖互相輕觸,法雲子意亂情迷,說出了諾言:「劍意不改。」 兩人纏綿一陣,法雲子突然理智戰勝了感性,她想起他們的女兒,決定要向六禍蒼龍問個明白。「你有想過生兒育女嗎?他們在不在你的計畫之中?」 六禍蒼龍輕笑,他可以感受到法雲子起伏劇烈的胸膛,以及自己下身尚未解決的悶痛。生兒育女有何不可,只是他們也只能當作棋子,計畫中的棋子。該捨棄的時候,就必須狠下心捨棄,君之道,不容許阻礙。 「妳就是吾的計畫。」 吻封住了法雲子的唇,疊上法雲子的身。雲霧籠罩的雲淵亭,風吹過竹葉發出颯颯之聲,與風竹之鳴相和的,是男人低沉的喘息,以及女人化骨的呻吟,還有散落在亭中的衣物。 這是六禍蒼龍和法雲子的第三次。 ===*====※====*=== 原以為裝好人計畫天衣無縫,可以除掉眼中釘飛,並博取中原正道一頁書等人的信任,六禍蒼龍的如意算盤,卻被突然竄出墳墓的飛給打亂。 不聽解釋,不需解釋,汲無蹤一出墓對六禍蒼龍就是一陣猛攻,一見汲無蹤,六禍蒼龍不敢相信眼前所見,一時慌了手腳,人在慌亂時總是心煩意亂,六禍蒼龍不及防備,被汲無蹤打地節節敗退。 不只如此,加上法門殷末簫,中原正道一頁書等人的逼殺,六禍蒼龍傷痕累累,早已筋疲力盡,拖著一條命想要找得生機。渾沌的腦海依稀記得,他曾去拜訪居住在冷峰殘月的智者寂寞侯,寂寞侯曾經告訴他,走投無路時,可以前去冷峰殘月,會有一線生機。 身上的血不停流,六禍蒼龍拖命虛弱的傷體,一路踉蹌奔至冷峰殘月。只見冷峰殘月一如往常靜謐,入口的九錫劍也安靜地沒有任何反應,六禍蒼龍抱著最後一絲希望,踏進冷峰殘月。就在此時,天上打了雷,大雨滂沱而下,斗大雨水打在傷口上,是要把身體撕裂的痛。 冷峰殘月內,不見寂寞侯的身影,六禍蒼龍訝異同時,從裡頭閃出了一個黑影。『是寂寞侯……』六禍蒼龍絕望的心再次復活,他相信寂寞侯絕對不會放棄他,因為他是天命所歸的王者。但是── 「呼拉!呼拉呼拉!呼──拉──」 一隻黑色長著小翅膀的可愛小龍,口中呼拉呼拉叫著,似乎很開心地繞著六禍蒼龍轉圈圈,大大的圓眼睛咕溜咕溜地轉,天真地看著一臉錯愕,希望完全破滅,身處絕望世界的六禍蒼龍。 什麼!他抱著快死的軀體前來冷峰殘月,迎接他的,只有這隻只會呼拉呼拉叫的小黑龍?寂寞侯…寂寞侯難道是在玩他? 「難道…難道吾有事情…….沒有完成……不…不可能……」 頹然落寞,不可一世的霸者,就這麼雙膝跪地,跪在滂沱的雨中,臉上分不清是落下的雨水,還是不甘心的淚水。六禍蒼龍完全絕望同時,遠方傳來規律的腳步聲,一聲一聲慢慢逼近,六禍蒼龍早已無了心,是要來取他性命的也好,反正他什麼都沒有了。 這時,雨似乎停了,六禍蒼龍緩緩抬起頭,只見一個身穿灰白衣裳的男人,面容瘦削帶著病容,撐著一把傘站在他的面前。熟悉的面孔,曾經的相會,來者就是冷峰殘月之主──文武冠冕寂寞侯。 「你願意為你的霸業,付出怎麼樣的代價?」寂寞侯冷冷開口。 「你要…要吾付出……怎麼樣的…代……代價……」 過了許久,寂寞侯的臉上一貫漠然,緩緩說出條件:「生命的一半。」 六禍蒼龍絕地逢生,經由寂寞侯的指點,他必須鞏固現有的人心,要保有原有的勢力,才有本錢拓展。於是,他第一個想到要繫在身邊的人,就是擁有高超劍法,月眉雙劍出神入化的法雲子。 於是,六禍蒼龍選定了法雲子的最愛,要用這項別出心裁的禮物,緊緊套住法雲子的心。經過一番明查暗訪,六禍蒼龍終於找到了天底下最特別的竹,事不疑遲,六禍蒼龍一找到最特別的竹子,馬上命人形師將幽篁嶺雲淵亭重新裝潢一遍。他要牢牢抓住法雲子,現在的他,不容許再次的失去。 七天後,人形師受六禍蒼龍之命,約法雲子在幽篁嶺外見。 「主母,這是主上對你的一片心意。」 人形師優雅地欠身,以紳士的姿勢彎腰指向煥然一新的幽篁嶺。法雲子不明所以,用疑問的口氣問道:「幽篁嶺這個地方已經存在許久。」 露出神秘的笑容,周身飛舞著藍色的玫瑰花瓣,人形師身影消失之前,只留下一句話:「主上已在亭中等候主母。」 幽篁嶺中的霧比平常還要濃厚,法雲子按照印象踏著步伐,走到雲淵亭。六禍蒼龍一見法雲子,馬上給了一個比平常熱情百倍的擁抱。「雲娘,這是吾愛妳的證明,送給妳的禮物。」 法雲子不明所以,只見六禍蒼龍一揮袖,濃厚的霧氣散去,幽篁嶺周圍的景色慢慢浮現在眼前。但眼前的景象越清楚,法雲子臉上的十字筋就越來越多,臉上的肌肉不斷抽蓄,兩手開始蜷成拳頭,越握越緊。 「雲娘,吾知道妳愛竹,所以特別找了這特別的竹子栽種,喜歡嗎?」甜言蜜語,六禍蒼龍的語氣出奇的柔,他知道這招天時地利人和一定有效,法雲子一定會再次愛上他,不離不棄。 「六.禍.蒼.龍!」法雲子全身顫抖,她的寶貝竹子……她的寶貝竹子……拳頭已經握得死緊,骨頭還發出卡卡的聲音。 聲音聽起來怎麼不太對?跟預期中的驚喜若狂有很大的差距,加上看著法雲子又青又紫的臉色,難道這竹子不漂亮,法雲子不喜歡?不可能,法雲子愛竹成痴,什麼樣的竹子都愛,存錢筒用砍下來的竹子,喜歡跳『白浪滔滔我不怕』的竹竿舞,女兒身上的衣服也像竹葉,炒菜喜歡吃竹笙炒肉絲,吃肉粽連粽葉也吃,飯也都特別愛吃竹筒飯。 「雲娘,難道妳不喜歡?」 法雲子回答的音量,好比一頁書的天龍吼,外加背景音效一氣動山河,可謂天地昏蕩蕩,日月暗無光,幽篁嶺一片風聲鶴唳,六禍蒼龍察覺矛頭不對,不斷向後退,但緊張之勢一觸即發。 法雲子咬牙,惡狠狠地看著六禍蒼龍,眼睛裡噴出火焰。「張大你的瞇瞇眼給我看清楚!你以為一節一節的就是竹子了嗎?!」 「呃……雲…雲娘,難…難道不是嗎?」他看了很多遍了,沒有錯呀。 「把我的寶貝孟宗竹給還來!」 抽出雙劍,法雲子毫不留情對六禍蒼龍猛攻,一向靜謐的幽篁嶺,今晚成了打殺的血腥之所。法雲子怒火上衝,氣急敗壞的混亂劍法,讓六禍蒼龍不知如何抵擋,只能拼命以輕功閃躲劍氣寒光。 「雲娘妳到底怎麼了?」 喝──! 「雲娘妳難道不喜歡嗎?」 會喜歡才有鬼──! 「『雪』娘妳住手啊!」看來六禍蒼龍已經語無倫次了。 誰是雪娘啊──! 一來一往中,除了六禍蒼龍不斷的問句,還有劍的鏗鐺之聲外,就只有法雲子怒吼的四個字,不斷在幽篁嶺周圍迴蕩。這四個字,代表著身為君六禍蒼龍的失策,更闡明劍法雲子無法忍受的『大禮』。 「那──是──甘──蔗──!!」 ===*====※====*=== 同一時分的冷峰殘月,寂寞侯正在悠哉地喝著現泡的凍頂烏龍茶,欣賞天上漂亮的圓月,以及滿天閃耀的星斗,而呼拉就在旁邊快樂地跑來跑去,還會找寂寞侯撒嬌,寂寞侯摸摸呼拉的頭,看著守在冷峰殘月入口九錫劍的銀芒。 寂寞侯喝了口茶,悠悠說道:「嗯……生命的一半…….」 看來這次六禍蒼龍不失掉半條命也難。加油啊六禍!失去生命的一半之後,就可以換得永垂不朽(?)的霸業了唷。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