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愛涼の花笑顔 ♥
關於部落格
圖文備份處。山田涼介唯飯。其他家不歡迎
  • 4010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執戒番外之【正月初四-莫朗千莫】

格局方正的萬聖巖,在四角架起了巨大的蟠龍經柱,上頭掛著許多色彩鮮豔的旗幟和佛幡,經柱上迎風飄揚的旗幟,發出如同僧侶誦經般地低吼聲,更像穩定人心的磐石,讓平日就已經莊嚴宏偉的萬聖巖,更是神聖不凡。 五十年一次的莫朗千莫,是萬聖巖從釋尊開始的傳召法會,善法天子接掌大日殿即導師之位之後,刪減了規矩繁複的禁令,也免去太過的娛樂,將重心放在供養佛法僧以及唐加(經學考試和辯論),竭誠歡迎萬聖嚴眾僧或是遊山玩水的遊僧,一同論經辯道,精采可期。 這日天尚未亮,約莫寅時三刻,善法天子已梳洗完畢,頭戴即導師法冠,身穿寶藍色的袈裟直綴,手持佛字絹索,率領眾僧,在萬聖巖的拉然巴廣場誦經祈禱。誦經祈福上達天廳,祈求天下無災無難,人民安居樂業,祥和平安。 每日的祈禱之後,善法天子就會盤坐在拉然巴廣場的講經台上,講經台的造型是一朵半開的蓮花,花瓣下方圍覆著一層繡有法輪和卍字的綢幔。此時,在萬聖巖外的眾人就開始騷動起來,因為一連二十一天的莫朗千莫傳召之會,他們最期待的,就是聽善法天子講經。 引頸期盼的眾人有些喧鬧,甚至還發生推擠,許多人莫不掂著足仰著頭,期望能一觀善法天子的莊嚴法相。朝佛三頂禮之後,善法天子睜開雙眼,慈悲的瞳掃過眾人,原本吵雜的人群和燥動的人心,見到那抹清澈有如甘霖的目光,漸漸平復有如兵荒馬亂的爭戰,雙手自然合十,有的低頭懺悔方才的行為;有的在口中莫念佛號,有的流下感動的淚水。 善法天子步伐輕盈,如風不著痕跡地走上階梯,揚起的披風飄掠過放在階梯兩側的光明燈,燭火搖曳卻不熄滅,也沒有燒著到善法天子的袈裟。待善法天子坐定,此時講經台旁的僧侶吹響法螺,螺聲如雷貫耳,在萬聖巖周圍形成強大的共鳴,千人之眾,除了法螺之聲外,一片鴉雀無聲。 輕揮袖,靜靜翻開眼前的經典,善法天子開口啟法語,講述著佛教的經典。聲音低沉卻宏亮,在幅員遼闊的萬聖巖,卻可以將聲音傳遍方圓十里。炯炯有神的眼神,如深邃的漩渦,注視著台下的僧侶和信眾,將他們的心捲進平靜和祥和的般若海。 沒有特殊的神力,只有虔誠的信仰,善法天子的法語如仙樂,一字一句清晰地傳進每個人的耳中,讓人聽起來如沐春風,原本緊繃的情緒漸漸放鬆,嘴角都泛著微笑,沉浸在佛法無邊的莊嚴肅穆。 約莫一個時辰後,善法天子拿起眼前的白色小瓷杯,裡頭裝的是可以解渴的清澈泉水,善法天子輕啜一口,冰涼的感覺舒爽心扉,一解乾澀的唇瓣,香甜的甘醇在口中化開,心曠神怡。 「聽過西方極樂的淨土中,有八座功德圓滿的清池嗎?」有人搖頭,有人點頭,但更多人是茫然,不明所以。「方才之水,有若功德泉。」 「一甘而美;二涼澄淨;三軟且安;四輕帶潤澤;五清可除患;六不臭能增益;七飲不傷喉;八入不傷腹,八大殊勝功德,可稱完美。」 聽見此語,台下之人開始交頭接耳,討論著這神奇的水有何妙用,要去人間何處尋,大家都躍躍欲試,想要有機會一飲功德之泉。此時一身穿紅色衣袍的僧侶,搓著雙手好一會,深吸一口氣後,向前跨了一步,眾人鴉雀無聲。 僧人朝善法天子行了問訊禮,怯生生抬起頭,有些害怕,語氣顫抖開口問道:「羅札斗膽上問即導師,萬聖巖中有此種神水嗎?」 善法天子沒有正面回答,手中絹索輕掃,下一秒鐘,帶著濃厚檀香的風,就這麼將瓷杯包裹在風裡,凌空懸浮至僧侶的面前。眾人張目結舌發出驚呼,發問的僧人更是被眼前景象所震撼,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無須害怕,看著杯中之水。」 僧人照著善法天子的話去做,只見杯中之水清澈透明,晃動的水面波紋宛若法輪,反照陽光散出淡淡的金色光華,耀眼璀璨。 僧人看了杯中之水好一會,沒有發現任何特異之處,杯中之水,就如往常再飲的泉水一般,無色無味。羅札領悟不出所以然,深鎖著眉頭,慢慢抬起頭望向講經台,發現善法天子正在注視著自己,羅札僧見著那雙充滿智慧的眸子,一時間,因為領悟不出其中的道理而感到羞愧,認為自己逾越了。 「羅札……羅札駑鈍踰了矩,不明白即導師之意。」 雙手合十口念寶懺,羅札是萬聖巖的頭陀僧,也就是所謂的雜役僧,不須研讀經典,負責勞動和保衛萬聖巖的安全。按照常理,他是不能出現在講經台前聆聽善法天子佈道的。 「明白自己的缺失,懂地面對自我心魔修羅,何來踰矩之說?」 瞬間,羅札覺得善法天子不茍言笑的嘴角,牽起一抹能撫慰人心的笑。羅札低下頭,因為善法天子沒有怪罪自己,而是換個方式給予嘉許,讓他感到法喜快樂。 「請即導師開釋。」恭敬。 「信奉本師釋迦牟尼,必須遵奉六度波羅密,六度是指何六事?」 思索一陣,羅札方答:「智慧、精進、禪定、持戒、佈施、忍辱,乃六度波羅密。」 「何者為六度之首?」 「佈施。」 「佈施是否是一種功德?」 「啊……」 發出一聲驚嘆,羅札的心有如被法杵刺中。即導師簡單的一個問句,卻讓他有醍醐貫頂的頓悟,他似乎有些明白了。周圍喧囂的眾人也是同樣,開始思索著善法天子這個問句的意義。有些人露出恍然大悟的微笑;有些人頻頻問著週遭的人到底意義為何。 水,看似平凡卻有萬相。 無論是冰,是霜,還是朝露;是海、是湖,還是江河;是雪、是雲、還是霪雨,都是一樣的本質。水是大地的母親,已無數的型態滋養著萬物,它無聲無息地守護著這片土地,就算大雨頃盆,土石洪流海嘯怒濤,大地巨變之後,毀滅而造就新的生命力。 它可以載舟,也可以覆舟;可以灌溉,也會氾濫成災。善的感謝,惡的歷練,一體兩面就如同形形色色的生命,有天就有地;有光就有影;有好就有壞;有繁就有易;有神佛就有鬼魅;有相聚就有分離。瓷杯中的水,一如往常,並無特別之處,它只是一般雪融後成的水,不是從須彌山的七內海,更不是從西方極樂而來。 功德,在於做與不做。水是潔淨是髒渾,端視飲之者的心。 「尚善若水,莫強求。」 法語落,法螺再響,法輪轉動;眾人仰首,功德圓滿。千人齊念『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佛號,音調緩而樸實,聲如鑼鼓震天,朗朗之聲在萬聖巖周圍響徹雲霄。 善法天子手結觀音法印,如觀音從淨瓶中抽出細柳枝而灑,方才瓷杯中的水此時凝聚成一個巨大的水珠,緩緩向上而升,眾人嘖嘖稱奇,看著凝聚的水珠越來越大。 善法天子步下講經台,階上的光明燈依然閃耀。 每踩一步,檀香之味有若從足下蓮步中孕蘊而生,香氣瀰漫,眾僧欠身恭送即導師。善法天子慈悲與智慧兼修,不獨善其身也不自命清高,就如同他在曾做過的夢中得到的開釋──人無常,世間無理,唯有隨善心所欲。 發願,唯善不違法。 善法善法,世間之法乃人所訂,目的在勸人莫做惡行,但法也不全為善。法者,過於剛強而不通情理,這不是善法天子所一心企求的。善法天子所追求的,是自然而然的善之法。惡者懲之,善者導之,縱惡而讓善者傷,非慈悲者所為。 「佛魔雙界分,人間劫紛紛;善法降甘霖,苦海現佛尊。」 水珠應聲而破,散落的水珠如同一場甘霖之雨,洗淨了一身的髒污和心中的不潔淨。裊裊上升的煙霧中,佛幡和旗幟依然飄揚,天降甘霖的雨露,是善法天子慈悲的從心法語。 無須多言,無須勉強,自然能領會者,就能夠在人間這個苦海中,明白善的真理,受到真佛尊的指引。 (正月初四-莫朗千莫篇完) 後記: 此番外篇系列文章,日期皆是以西藏曆法算。 尚善若水改自─上善若水一句,並非字誤。 正統的莫朗千莫,至今約十五年間舉行三次,是大傳召的難得盛會。文中以萬聖巖為主軸加以改寫,省去賽馬舞蹈等餘興活動,將重心放在唐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